• 2011-08-14

    大话非洲梦 -3 - [关于远行]

    还是没睡意,半个月养成的生物钟也不是说调就能调整回来的。刚刚很奇怪的想起了一首歌,整首就一句歌词:我在天空飞翔,你在地面游荡,看似两个地方,其实都是一样。

    这又让我很自然的想起了非洲大草原,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几千年几万年的生命礼遇与自然变迁,什么物竞与天择,什么弱肉与强食,什么争斗与厮杀,什么霸王与小丑,其实还不都在同一个地方探寻自己丛林法则吗?但它们比我们更本真,他们的战争只满足于自己的饥饿。而我们往往却更加贪得无厌,利益熏心,今天勾心斗角,明天你争我抢,有人减肥,有人饿死没粮,吃的都是良心,拉的全是思想。吃饱了喝足了的人们还跑到它们的世界去看生灵们厮杀,还拿配着精良的摄影装备拍它们,喀嚓个没完没了,美其名曰:Safari

    回望丛林似梦田,开尽梨花,春又回。

     

    Safari一词我最早是在苹果网页浏览器的图标名称上见到了,当时还觉的一头雾水,想想总和WindowsExplorer(探险家)差不多,这回才正真知道乔布斯应该也是非洲狩猎旅行的先驱了。苹果的Safari图标是个指南针,去了才知道,那还必须是要用指南针的,因为马塞马拉丛林草原那叫一个大,没有当地司机做向导肯定不行。

    Frank是我们在肯尼亚的向导兼司机,地道的黑色兄弟,很帅也很靠谱,话不多,特别的实诚。有时换个地方车子在路上要开上大半天,有时我们也偶尔要发扬上车睡觉下车拍照停车撒尿的恶略作风,Frank总是友好的顺从我们,必要时还会在特别的地方叫醒我们,给我们讲解一些名胜或典故。中途吃饭我们常常谈笑风生,而他总在一旁安静的吃点便餐,从不打扰我们。我们吃不完的一些东西会随手丢掉,Frank就叫我们把没吃完的还干净的食物打包起来分给一些当地的路人或孩子。有时路过旅游纪念品商店,他也会很清淡的和我们说不买东西没关系的,虽然我们都知道这样一来他就没回扣可拿。Frank的工资很低,很多时候都是靠带客人去商店消费后拿些回扣做保障,但他一点也不强势,不像很多国内的导游,不买东西死也不走。Frank说他最大的梦想就是能自己买一辆越野车带着各地的游客去看尽非洲的美丽。

    我们在马塞马拉Safari的时候,只要是Frank先发现了难得见到的动物,他总会通过车上的手台系统通知在附近司机们过来。还有一次去伯格利亚湖看火烈鸟,按规定晚上六点半所有游客必须撤出景区,但那天米总他们等夕阳搞创作过于投入拖迟了不少时间,回到车上已经天黑了,Frank虽然很焦急但始终没抱怨什么,因为按规定管理部门是要向司机罚重金的。

    次日米总操着标君的英语对Frank说:I'm sorry,I'm late.

    我们的行程接近一半,也就是要前往坦桑尼亚的那天,他把我们送到了机场,和我们每一个真诚的握手道别,临走时说如果下次我们还去非洲,他非常愿意再做我们的司机。亲爱的朋友,愿你早日实现梦想,下次来非洲一定再找你,再见Frank


    待续....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写得我忽然很惆怅,不应该诬陷他色情。其实是真诚的友好!
  • I'm sorry I'm late
    我记得我很标准的么
    回复米厂说:
    好吧,我从了你的意思
    2011-08-14 15:1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