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8-16

    大话非洲梦 -4 - [关于远行]

     

          去往遥远的国度,路途的辗转颠簸绝对是对屁股一次次重大考验。

       7252130,搭乘埃塞俄比亚航空从萧山起飞。换好登机牌才发现我一人脱离队伍,生生的挤在一群黑人中间,郁闷了几个小时加上尾巴骨隐隐作痛,我开始躁动不安,阵阵袭来的黑人体味更让人欲罢不能,心里大骂凹逼类。6小时后经停印度德里,期间顺便和鬼佬交换了座位,坐到过道边,总算一条腿可以偶尔做一下伸展动作了。继续接下来的7个小时里,尾巴作痛已麻木,浑身酸硬才难熬,我甚至听到在不远处传来肛裂啊肛裂的低沉呻吟。毕竟是母语,连这几个词也倍感亲切,哦,肛裂啊肛裂。

        13个小时后,飞机抵达埃塞俄比亚国际机场,非洲最大的中转航空站。在埃塞机场的4个小时里大家彻底放松了屁股,来一杯纯正的肯尼亚咖啡吧,哦麦高,巴扎嘿~。继续转机,昏昏欲睡2个小时后,据说肯尼亚到了,首都内罗毕的机场像是一个历经风霜的俄式碉堡,土灰色的砖石砌的像到了江山水泥厂。

        出了机场见到了来接我们的美丽的朱莉姑娘和Frank。朱莉穿一身红色衣裳编着一头漂亮的小辫子,胸前还挂着一串五颜六色的饰品,热情的和我们每一个招呼。瞬间大家窃喜朱莉如此美丽,(因为之前包括飞机上见过的黑女们长的只在是,啧啧,那个口味重的来是…..我里个苍天吶!)大家甚至开始准备起Beautiful啊、Nice啊、Perfect啊之类的夸词来跃跃欲试了,以为此行会有如此漂亮的黑珍珠全程相随。没想到人家是来收钱的,每人又交了一千多美金后给了我们一个Frank后就消失于茫茫黑人海了。(音乐起,走你~:没有你,世界寸步难行….心中有个声音总在呼喊,你快回来…….

        这就是我们第一次见到Frank,他告诉我们距我们要去的第一站Sweet water,还有7-8个小时的车程。大家彻底麻木,实际上确实该麻的地方也都麻了。

     

        透过车窗,肯尼亚的城市与人才慢慢的在眼前浮现开来。

        这是一个几乎没有城市规划的地方,随意建造的楼房,信手捻来的棚户,混乱不堪的交通,衣着离奇的人群(有花布包裹、有毛衣、皮大衣、T恤、羽绒服、光膀子….),树上垃圾堆上大摇大摆的大辽(),躺在地上或晒太阳或睡觉的人和狗,看到越野车就会做招财猫式动作的小孩……原始的人文情节,落后的商业生态,倒也有一种特有的和谐。时而艳阳直射,时而风雨大作,减速带与乱石路,带着中国惯性的我们被彻底穿越了。

        当地时间7:30,也就是国内00:30左右,我们到了Sweet water,一个类似戈壁荒漠区的一个酒店,自此,路途上折腾的时间已近整整30个小时了,这也是大家出行那么多次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目的地花去时间最长的一次了。

        还好有美丽的木制小楼来下榻,还好有纯正的西式美餐来饕餮。


     

    分享到:

    评论

  • 我原来也计划写这么详细的,但是觉得工程太浩大实在是没有勇气开始,您代笔了,我就不用写了,哈哈~Frank,头次见的那天我说你很帅,他估计心里那叫一个美。
    回复TZ说:
    那您要写的,版本不一样的,语文老师很猛的。
    2011-08-16 16:4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