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8-17

    大话非洲梦 -5 - [关于远行]

     

             在非洲的这段时间,也算是在肯尼亚与坦桑尼亚两国之间来来回回的走过几遭,对于那些或街道或郊外或乡野本来的景致与状态我一直比较专注,虽然走马匆匆,但一些画面已在脑海烙下了不浅的痕迹。如下。

    在内罗毕钱币交换所门口,男人大多衣着正式但行色匆匆,几乎看不出脸上的表情,偶尔与我目光交错,甚至没有一点友善的笑意。女人也是一样匆忙无比的样子,她们很多发型讲究,有的也染着摩登的颜色,有的也拎着印有鲜艳logo的购物袋,满满当当。茫然而逐流,像是走在延安路的庆春立交桥上。

    在一家大型超市旁,一个笑容满面的卖报人和司机攀谈着什么,偶尔也冲我兜售当日的报纸。身后几个保安模样的中年人像极了刀锋战士,但一样面无表情,冷酷的让人不敢靠近。台阶上坐着几个小青头正在嘻嘻哈哈的说着什么,时不时好奇的端详着我们。一个批花布的女人,靠在墙角,始终没有抬起她的头。也许全世界的城市都一样,麻木、忧伤。

    一群小学生,齐刷刷的穿着校服,酱红色的上衣,墨绿的裙子。害羞又好奇的看这我们,有的女孩被我们的相机照的转过了脸去,有的男孩淘气的sayhello,有的只是傻笑,有的做着鬼脸。一会儿的时间,又全部朝着一个地方欢跑而去,身后扬起的尘土模糊了绿色的裙摆。

    荒野的公路旁,几个妇女头顶着大包的东西走在水沟旁,她们始终没有看我们一眼,好像去赶集,也好像急着回家去。另一个妇女用一块红色的布帮住背上的小孩,手上拿着几个罐子,像去取水谁知道她去干嘛,背上的小孩早已呼呼睡去。车子开过,一只手揶了揶胸口的衣服又急忙的捂住了嘴。

    大树下的一家小店,被红色的可口可乐广告了,几个小伙子懒洋洋的蹲在小店的墙角,吧嗒吧嗒的抽着烟,另一边,一个少年模样的男孩跨在28寸自行车的横杠上,时而看他们说话,时候看几个小鬼打闹。靠近路基的一只大狗一动不动的趴着。

    接近拉塞马拉的山野,有两个放羊的小孩。稍大一点的那个正费劲的赶着羊群给我们的车子让道,稍小一点的朝我们机械的招手,看上去却没有一点好奇与惊呃,眼白与牙齿像两几点没有调开的白颜料,格外显眼。不远处,又有一个孩子朝这边飞快的跑过来。

    诸如此类。

     

    现在回想那些遥远的画面来还依然清晰,相机只是一个没有魂魄的机器,永远拍不出最真实的场景,动人的瞬间永远是那些最真实的本来状态。于是我常常疑惑自己拍照的初衷,也怀疑自己的观察与定格,因为常常时过境迁才想起自己忘记了拍摄,为什么当时我会忘记了拍摄,是被平淡但精彩的瞬间吸引而忘记,还是我根本没有捕捉和发现的能力。有时候觉得相机是多余的,它们如此亲密的缠在我身上做什么呢,体验过,看到了难道还不够吗,偶尔的,两台机器和我达成了一致,它们说,我们就是纠缠你千万里的华丽装饰。而那些被我拍回来保存在高级硬盘里的画面大多数成了羞涩的数据,四仰八叉的占据着我有限的空间。

    车子再次发动,尘土漫天飞扬,回头已看不清。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忧伤,特别忧伤……我没有搭乘~~~……
  • 大概半年多没来看坤哥的博客了,现在不是都微博了嘛,没想到这次有这么多的料啊。坤哥的文字一如既往的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