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8-18

    大话非洲梦 -6 - [关于远行]

     

        为了尽量不写成记流水帐,所以就想到哪里算哪里了,您多海涵。

    都说桑给巴尔岛是世界上最美的岛屿之一,还说它像一颗璀璨的宝石一样镶在印度洋宁静水面上。其实我倒觉得美那么夸张,我就是这么认为的。可能是从小长在海岛的缘故也可能对其期望过高所导致的吧,但毕竟是此行比较例外的一处地方,所以还是科普一下吧。

    “桑给巴尔”在阿拉伯语中的意思是“黑人海岸”,多美的词汇,但之前大家总是说不顺,因为“给”也可以说成“ji”,后来就索性叫成“伤鸡巴儿岛”了。

    伤鸡巴儿由临近的多个小岛组成,原是非洲一个独立的国家,后来加入坦桑尼亚。岛上以出产丁香闻名世界,占世界丁香销售量的4/5,素有世界最香之地香岛之称,是非洲著名的旅游胜地。岛上融汇着非洲传统黑人文化、伊斯兰文化及印度文化,这种混合文化长达1000年之久,自然成了这里的一大特色。伤鸡巴儿岛的石头城早些年就被列入《世界遗产目录》。

    从肯尼亚坐飞机也就个把小时,但要先入境坦桑尼亚的阿鲁沙,然后再飞抵。

    在桑岛的三天里,下榻的酒店都是靠海的,椰子树啊沙滩啊游泳池啊以及看起来像玛丽亚的服务员啊什么的,你能想到的看到的基本和东南亚差不多,再说老生我不是也去算过新加坡泰国一类的地方么,所以兴奋度不是很高,因为这样倒也彻底放松了之前的疲惫。

    次日自然醒,直奔石头城。和所有观光客一样,逛博物馆,看老城堡,拍老房子,逛小街,走小巷,钻小店,买小东西。已近日落,面朝大海,心生无聊,看着点点白帆游走于海天一色,于是索性租艘小帆船去感受一下印度洋的风了。

    于是“Chinese is No.1”同志闪亮登场。那是位黑人小伙子,四个船员其中之一,只要他一看到相机对准自己,便会像浑身装满马达一般又扭又唱,标准的黑人节奏,最后咧开嘴露出刺眼的白牙齿笑的像朵花似的,还双手竖起大拇指追加一句:Chinese is No.1

    金黄的落日,黄金的海。船舱上的米总船尾的蒙(蒙大),桅杆下的蔡总放轻松,飘花布的桃子紧锁眉的兔(兔爸爸),还有一个嗨歌的就是我。就是这样的场面。咦,蒋老板呢?

    话说当天一早,蒋老板一人就与我等分道扬镳,他独自一人溜街去了。他逛过集市他走过军哨,他与小孩踢过足球他拍过照。后来他渴了,就买了瓶饮料,他刚开启盖来要喝,就被一辆经过身旁的公车上的黑人呵斥住了,有几个人甚至探出身来对这老板做出了割喉状,同时还愤怒的发出“咔”的一声。老板慌了,怯怯的转了个身,正要喝,又冲过几个人来朝他做割喉状,“咔”“咔”“咔”!后来来了个年长的妇人,大概的告诉他你不能喝,要不小命不保。

    老板那个怕呀,他哆嗦的在原地打了几个圈后,强忍干渴一溜烟的打车回到了酒店,走进房间锁上门,一个仰天长啸,大声道:感情浅舔一舔,感情深一口闷,感情铁,为你喝到胃出血!那瞬间,老板犹如久旱逢甘雨,把自己浇的长出了青苔。(我此时笑的三次停下手来)

    后来经查询,根据穆斯林习俗规定,严禁在公共场合喝带有酒精的液体及饮料,违者---斩!

    此后,只要我们一看到蒋老板就会冲过去朝着自己的喉咙发出“咔”的一声。从此,老板那幼小可人的心灵硬是被刻上了深深的伤痕,多少次午夜梦回伤鸡巴儿岛就有多少次的冷汗与呼叫,咔咔咔咔咔咔!刀刀见血封喉。

    桑岛的最后一天,我们换了酒店,住到了一棟小别墅,推门就是泳池,吊床,大海。大米,蒙大,兔总,桃子去了潜,蔡总,老板,我彻底烂在了沙滩边。

    那一晚,我独自一人睡在露台,听着十几米外震耳的涛声竟然开始想家,而且特别的强烈。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五个月 2007-08-18

    评论

  • 晚上还吃到蒋老板的泡面,爽!
  • 老板那个怕呀,他哆嗦的在原地打了几个圈后,强忍干渴一溜烟的打车回到了酒店,走进房间锁上门,一个仰天长啸,大声道:感情浅舔一舔,感情深一口闷,感情铁,为你喝到胃出血!那瞬间,老板犹如久旱逢甘雨,把自己浇的长出了青苔。

    我彻底笑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