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9-28

    小叙

        办公室换了两棵滴水观音,换了几个灭了很久的射灯,人的某些情节就这样满足了。午后阳光很好,我不看外面,看里面。

        办公室多了两把琴,一把是小林的,一把是七七的。我的任务是把他们安放在看不到的角落,不是因为讨厌,是因为喜欢。

        大海的GAY在北京教琴,说要出教学书了,我说那你学不,他说自己喜欢大提琴,我说你真有品位。可乐说弹琴是文艺青年用来装B的,其实我有点小认同。他说喜欢鼓,突然想起自己年少时的牛仔裤后袋曾插过一阵子的鼓棒。某天我和小林说那以后我们出去可热闹了,你们带上两把琴,大海背上大提琴,可乐扛上鼓,然后我只能带上我最擅长的口哨了。

        PZ老师买了小单反,说哪天一起去磨镜头吧,再叫上SP朋友,我说他最进估计不行,因为有天夜里我为一个稿子给他打了个激动的电话,然后电话那边他比我更激动,下楼是两步并成一步走,摔了,断了两跟手指骨,还是右手。那天一起吃饭看他单手使着叉勺,儒雅极了。

        夜里阿库来电,说你这次不来阿里太亏了,这里太美了。我说这么晚了你在做甚,他说在拍星空,我说你干什么这么喘啊,难道看到神七了不成。他说妈的老子刚刚在拍照片,突然黑压压的冲来一群狗,老子撒腿就跑,这不本来氧气就不多,哎哟,妈的,哧哧哧。于是让我纳闷的是为什么他在被狗追的时候会想到给我打电话,我觉得自己并不是很像二郎神呀。

        DX说11月中旬一起去美国吧,开始以为是10月中旬,我说没空啊,他说那真遗憾,需要带什么吗,我没好意思说出口,因为我心里想的是美金。后来再聊才知道是11月。他说花半个月去横穿美国,国际驾照有门路可以搞定的。心动中,虽然上次已经证实我08不易出行。

        如果不是母亲来电我早忘了今天是我农历的生日。很多年来每次生日都在外地,这次好不容易在家,母亲希望我能回去。我说可能还是不来了,生我的苦难费等过年回来一并给您吧,母亲还问了闪闪咋样了,会走了吗,会说了吗。我说现在基本不走了,而是跑,说话已经会和我抬杠了。有天教了他一晚上的奔驰宝马法拉利,他都一一牢记,最后问他那你长大了知道要买什么车了吗,他毫不犹豫的给出一个响亮的答案---出~~租~~车~~!我刹时无语。电话那边母亲乐翻。

        假日期间杭城貌似有很多活动、演出什么的,据说最近的电影也不错,哪天去溜他一遭。

        就噶。

    分享到:

    评论

  • 第一次来这里.先问个好:生日快乐.
  • 这些日子为数人民币忙啊,怪不得心情也压抑,读你的博客是我有限微笑中的一线,啥时请你一顿以表谢意哈哈。
  • 天秤男。哈哈哈那好吧,77,你带到了曹大人那边,看他现在也说的很溜了哈哈
  • 生日快乐!
  • 还是闪闪有个性啊!
  • 当我们远行时,母亲总是牵挂不断,担心不已,直到我们回来才罢。我们的成长过程实是母亲耗尽她一生的心血的过程
  • 下次可以组个乐队叫闪来闪去。然后,你当然就是组唱大人。话说,打鼓绝对比吉他装!装的很!
  • 农历生日也快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