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6-08

    那晚喝了7扎啤酒

     

        几天前的MSN上碰到KUOTSUN,他说过几天会回杭一趟,我说好啊赶快来,到时候黄龙海鲜排挡伺候,他说:赞。
        两天后的一早,
    KUOTSUN在杭州给我电话,他说9日又要走,我说那就今晚小聚,当然是黄龙排挡,放的开也喝的下。然后又联系了另几个朋友,都是KUOTSUN上次临走前想聚的几个,都是前后脚来杭州打拼的老乡,象接风也象洗尘。
        于是故事又被拉回到十年前。十年前的阿龚已占领了他的苦乐居,我和
    KUOTSUN前后杀入,把那儿当做了我们的灵魂避难所,痛哭、欢笑、大醉、放歌、打架...如今苦乐居早已不在,但精神依旧,阿龚、KUOTSUN:以前我们曾经苍老,如今依旧风华正茂。
        十年前的流川枫还在ZS的一家报社,因每周都会及时的给一哥们儿无偿提供一张电视报而落下“电视报”的外号。那年
    KUOTSUN在当地过了离开前的最后一个生日聚会,我只能在杭州为他写下《只因有梦》遥寄于他。不日,报姑写了篇同名小文发表于报,像个礼物也像个纪念一般的温暖。两年前,流姑娘出了一本叫《迷城》的书,只是到现在还没赠我读。
        十年前我们周围有两个大师,其中一个就是女大师。大师的尊称以其性格爽朗小结不拘而得,当时感觉像个弟兄一般。她的最大特点就是就喝到9分之际开始频频用英文代替国语,以至于后来只要她一说英语我们就有点恐慌。不过,那天他没说一个外语词汇,也没再抽过一支香烟。

        最后三个男人喝了7扎啤酒,叙着那些与青春有关的日子...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忘 即将发布 2009-06-08
    岛中央 2009-06-08
    蜜桃PARTY 2008-06-08

    评论

  • 黄龙什么地方有这个排挡?下次去杭州也去吃吃喝喝···
  • 照片很有质感
  • 哈哈 真好!没准十年后的杭州也是我兄弟姐妹聚会的地方
  • 现在大家是不是越来越懒了?惜墨如金?..............写博写的如此简练。我来补充,为在成都经历512的某人接风,胖曹出血,我们沾光。不过由于是白吃,总想多吃点多喝点,结果喝的有点多,害我差点就倒下,还好还好....
  • 右边这个那是相当的帅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