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4-09

    崔健,一个属于昨天的时代

         昨晚和卢涛、李剑鸿等一同去了美院象山校区,去赴老崔的一场怀旧。陆续在雨中等了几个小时,10点30左右,老崔冒雨出场。《解决》、《让我在雨地里撒点野》、《假行僧》、《新长征路上的摇滚》、《不是我不明白》、《一无所有》、《超越那一天》、《象一把刀子》,老崔的状态依然亢奋而有力,这是我没有想到的。只是没有唱最喜欢的《一块红布》和《花房姑娘》。散场时碰到一位院长,系着红领巾,遗憾的说:我以为他会唱一块红布呢!
        现在的学生已经不知道崔健是谁了,即使知道也几乎没听过他的歌,他们都平静的带着雨伞看一场摇滚演出,当然,因为不熟,所以没有共鸣,也是正常。
        只是当年老崔的精神没想到在现在的主流听众里消失的那样的彻底。

       

        定海第二百货商场的磁带柜台上挂着一张红色的海报,上面写着-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崔健,我奇怪的看了很久,还是没买,那是1988年,我刚上初中。
        每个人都抢着看着唱着一个带花的五角星和写有解决两个大字的歌词单,那是在杭州学画时和朋友们空闲时最爱干的一件事,当时1991年。
        两个美院的姑娘来到我们寝室绘声绘色的描述着前晚崔健在杭州体育馆演出的场面,她们靠在窗口,讲的忘情又生动,我躺在上铺装睡觉,其实听的极其出神并且为买不起一张60元的门票而懊恼,那是1992年一个阳光灿烂的晌午。

        不知道和谁一起激动的看了一本《北京杂种》的录像带,崔健本色出演,那是1994年。
        在湖滨的现代书屋买了崔健一盘《红旗下的蛋》,并以此名出了黑板报参加学校黑板报比赛,遭校方领导的谈话,说有政治问题,那是1995年。
        真唱运动杭州站在现在宝淑路上的一个酒吧演出,人不多,我走到最前面,听他唱完最后一句: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就是先把假唱解决。然后从我身边挤过。那是2000年左右。

        而我也已经很久没听他的音乐了...

     

     

     

    分享到:

    评论

  • 到底是摇滚摇滚了生命?还是生命摇滚了摇滚呢?
  • 那天我也在..呵呵
  • 哈哈原来你跟我挤在同一片里.
  • 恩,有点感觉
  • 我们出生的时代他正蒙上自己的眼睛...两个年龄段的人时间上是互相错过的虽然这样还是想真实的看一场他的演出
  • 坤哥麻烦你下次提前通知一下!!!
  • 客气了。今天晚上女儿留在奶奶家了,说要给奶奶做伴。晚上我不用半夜起来给她把尿了,阿弥陀佛,难得空下一个晚上。可苦了老娘了,哎,罪过!
  • 回兄:对,确实是在家里看的。生女儿的记性要好一点的。
  •    《北京杂种》的录像带是我租来的,自己家里看的,有小孩的人了,记忆力确实有问题了。该补什么就补点,呵呵。    女儿昨天问奶奶你为什么要生俩个孩子?今天在医院吸雾时坚持给奶奶让坐,说奶奶腰不好,最后奶奶与心不忍地抱起她时,她由衷地说坐在奶奶的腿上真舒服!
  • 这种live一定要带有感情色彩去看才带劲儿~呵呵~我第一听到崔健的时候还在读小学呢!印象很深,一张盗版合辑里面的一首 不是我不明白.现在也觉得蛮好听的~下次有机会也要去观摩一下.见识一下返老还童的崔健大叔~
  • 还唱了一首《飞了》。你听崔健的时候我还穿开档裤呢!
  • 老崔可以不听了,但是精神不能丢失。
  • 辛苦的,冒雨等了几个小时,回来已经是三更半夜了.时间的变更,一切都不是从前啦,仍在坚持的只是一小部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