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3-15

    标题不一定

    哥 们
    哥们丙说是要去越南发展伟大事业了,我说那也挺好,至少离老家广西很近。哥们乙的女儿回家说自己在幼儿园被人欺负了,哥们乙说你不会用板凳砸啊,当然他是开玩笑的。次日老师上门说他女儿把人家砸坏了,孩子说是老爸教的。那几天哥们乙死活不肯去幼儿园接送孩子,说是没脸见到老师们。那天和哥们甲聊完事情也不早了,他信誓旦旦的桌球挑衅最终还是没能留住我。俩个大男人倒是逛一下商场,最后还是连夜返了杭,一个人有音乐做陪的路途其实是比较惬意的。
    巧 了
    三月十二日是儿子生日,也是我母亲农历的生日,儿子的第一个生日正巧和他奶奶同一天。待到农历三月十二那天还正巧是我父亲的生日。母亲生日那天总会买点东西去看外婆,年年如此。而我生日那天也就给家里打个电话而已。昨天和一朋友通话,他说该聚聚了过两天喝点小酒,我说有啥事因没,他说二月十九是他生日,哦对,和他同天生日的还有个观音菩萨。
    胖 宴
    胖子经过一个月的恋爱,幸福的登了记。说帮他设计一个结婚请柬,要新颖一点的。我说想要怎么个新颖法,他说比如喜字上面洒点金粉,我听了差点当场晕翻,说估计我很难胜任。不过他周日请吃饭,嘱咐囊囊替他发个短信邀请,囊囊临发前我说再加一句:胖子请客难得,请诸位几天内切勿进食。
    我 靠
    一哥们坐上我的车刚好CD在放一曲《智斗》,哥们我靠了一声说你猛的,好雅兴。于是我忙换了下一首---常香玉的名段《花木兰》选段,他没反应了;再下一首《都有一颗红亮的心》,哥们开始小有韵律的晃起了头,曲未终,哥们下了车,看上去很受伤。他怎能料到我CD的下一首是《十八相送》。
    谢小蒙
    晚上几个朋友小酌,叹息曾经的身材都已日渐丰满,叹息当时自认为很潇洒的长发一个个的削去。当然,我的新形象让他们想起了那部电影里面的厂长的儿子,不就是人家曾在香港主修人体摄影嘛,不就是人家说城市是个母体我们都生活在她的子宫里嘛。后来都在等另一个长毛的到来,大家纷纷想着怎样数落他的话,结果他一来大家都傻了,也剪了,还更像谢小蒙,于是我由衷的舒了口气。
     
     
    分享到:

    评论

  • 我来顶,顶个肺
  • wk, 坤哥果然是好雅兴。短发果然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