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1-26

    大海

        连续的忙碌以为日子就是那样的。不加班的夜晚反而有点不知所措起来。外面下着雨,树梢上的残叶纷纷坠落,它们以不同的飘落姿态告别了这个季节。于是看上去好象觉得更冷了些。

        在暖暖的书房里,又挂念起了大海,再个把星期他也该出院了吧。

     

        大海家在齐齐哈尔,说话倒也听不出有很强烈的北方口音,第一次见他是三年前招聘面试,穿着件紫色T恤,很清瘦的样子,印象蛮深的一点是说话礼貌儒雅谦逊。我总是喜欢这样的小伙子,因为总觉得有这样品格的人才做的好设计。那次谈话后没几天,大海就来上班了,加入了我们那曼妙又狰狞的工作。

        时间久了,我们相处也就随意起来,夸的时候夸,骂的时候骂,还有常常会根据他的一些动作或反映情况给予他很多绰号。每每我们笑的都很舒畅为止,他也从不会在意,末了还会点上一支红河在烟雾里陪着我们笑。

        大概一年后的一天,大海突然跑进来和我说他要离开了,亲戚在外地有家广告公司要他一起去打理。我很诧异也很理解他的心情,后来说,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也会尊重你的选择,去吧,去外面转转也好的,但是我还是希望有一天你会回来,希望有那个时候吧,如果真有那个可能性,我们到时候再好好珍惜。我还说过几天喝了我的喜酒再走吧。

        没几天后,大海就去了外地,和她心爱的女友。

        然后自己还是一样的再招人再面试再认识再共事。大海不在的一年间,过过往往的设计师也有好多个。他们也和大海一样在生命的线条中都与我有过一交叉,有过一段难忘的日子。不管这种时间持续的长与短,每一个都让我难忘。

        其实通过网络我和大海多多少少还是有着点联系,有次碰上他说,听说嫂子怀孕了,你要好好照顾嫂子,还嘱咐我多做点家里的事情。有时我们也聊大家都喜欢的音乐,电影。他比我小,自然听的比我时髦,所以我也常问他些很猪头的问题。过年过节也总能收到他的短信,然后我问他在外面咋样,他总说还可以,就是常常觉得自己做的东西心里没底,好象也没什么进步。我打趣的说,还做什么设计啊,到时候开宝马了别忘了带上我去兜风就行。

        一次他得知我那段时间正迷CHILL OUT音乐,他便收集了十来张CHILL OUT唱片邮给了我,说当是新年礼物吧。那时我也得知他那段时间过的不是很如意,大海半开玩笑的说,如果明年我还招人的话他再来应聘。我说你回来吧,你对设计的理想和追求可能还是我们在一起时比较容易突显,我们再一起并肩战斗吧。

        大海理了个平头,看上去精神多了。差不多在他离开的一年后我们又重新在一起共事了,一起加班,一起熬夜,一起人生与理想。

        大海回来了,和他心爱的女友。

        今年八月,我们又展转换了工作环境,公司搬家那天,他黑色的T恤泛出了白色的盐花,我和小林都笑着叫他炒菜时记得一定要先用这件T恤抹一下锅子,省点是点。他说他更喜欢新地方。

        新地方半年时间,大家从来没有过的忙碌。大海的进步是飞跃式的,常常自己也说自己做的东西比以前成熟了,一个谦逊的人能说出这样的话,我由衷的高兴。

     

        前些天我说,大家再坚持一个月,今年就结束了;大家再奋战半个月,我们就放假了。还说撑住啊这个时候谁也不许倒下。那几天大海却异常兴奋的和我说他的饭量是怎么怎么的大,胃口是怎么怎么的好。我奇怪的笑笑,心里总是不塌实。

        上星期天电话响起,显示是大海:

        “喂,xx吗,我是大海的女朋友,我和您说一下,大海可能要有一段时间不能去上班了。”

        “啊~~??!怎么了”

        “今天临晨他被送进了医院,胃穿孔。晚上要手术,所以和您说一下。”

        赶到医院时,大海身上插满了管子,旁边的一台仪器时时的显示着心跳脉搏血压什么的。手术做了两个半小时,胃已经补好了,因为食物外漏,腹腔内脏都洗过了。我说行啊你,我们也就洗个澡,你连内脏都洗了,看来应该会过个好年了。他说,本命年,没想到剩最后几天了还要这么来一下。大海的声音很虚弱也很沙哑,因为此时他的喉咙里还有管子插着。他说,我没事,不要记挂我。我说还没事呢,怪不得前几天老吃不饱,原来都漏光了。他微微笑了,疲倦的女朋友也笑了。

        第二次见他时,鼻孔少了根管子,精神好多了,还和我开起了玩笑。他说估计再个把星期就可以出院了。昨天同事去看他,最后走的时候大海叫小林说带句话给我,叫我不要记挂,他很好,我忙我的好了,过两天出院还要吃公司的年夜饭呢。

        好啊,到时候我嚼碎了喂你。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画面感好强的文字  眼睛都会发暖
  • 还好市一医院身处闹市!也不知谁家的路由器信号就这么悄悄地飘进来了!老天真是眷顾我啊!shine的人都是重感情的!很幸运很荣幸和大家一起共事!一切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还有我想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臂山」,不过shine的人都没有~
  • 回陆小曼:您是?
  • 本来年底也闲了,看你的博客也成习惯,有新的文章总会抽空看,无论多忙。儿子的成绩如预想的那样,中偏上。是啊!有时碰到”心仪“的老板会付出全部(肉体除外),我在一个地方打工也十二年了,老板好像是长辈了,你这样子对等员工一定会使公司更上一层楼
  • 愿大海早日康复~
  • 真执,感人。
  • "到时候我嚼碎了喂你",本人很感动。顶集闪设计团队。
  • 很温暖的文字.革命的本钱,要保重啊!
  • 旧年快结束的时间里,我抓紧来顶一下,祝坤年年好运,向星星及孩子问好,早回家.
  • 平淡间见真诚~~~难得的一个团队~~~祝愿集闪/榜样在新一年里更上一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