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1-18

    标题不一定

    天气

    老天看来真是老糊涂了,最近总下些傻不啦叽的雪。范小妹曾唱雪一片一片一片一片,陈惠娴也唱又见雪飘过飘于伤心记忆中,李姑娘唱雪让她有点快乐那片白色和伸向远方浅浅的车辙,还是喜欢张萌萌唱的飞雪,说风中苍苍茫茫纷纷扬扬皑皑的白雪,酝酿整个秋天被凝结的错觉。当然老崔说的最好,快让我哭快让我笑,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儿野。我渴望撒野。

    工作

    大伙儿没日没夜的干着,客户们极其执着的催着,银子们还在人家那里躺着,年关马不停蹄的冲着。稿子是没完没了的做着,计划们一个一个的排着,什么时候放假一直盘算着,让身子骨去床上搁着。

    夜宵

    临晨2点半,车在三墩一路边摊前停下,摊主高兴的说,呦,今天来的早嘛,昨天四点多我们都要收摊了,你看今天有砂锅还有猪脚有大排有大肠还有鸭头。寒风中麻利的消灭了一个砂锅两个鸭头。黎明时分我朝着家门打出一记漂亮的砂锅鸭头弧线嗝。

    三陪

    两个客户分别有三个女人,约到一起谈事。唧唧喳喳嘻嘻哈哈,末了其一说,过了年请我们三个吃饭吧,然后又加上一串六小龄童般的笑声。于是我呛出几声,找到点二师兄般的感觉。

    电影

    上次进影院是黄金甲,后来就再没去过。最近大片频频,又被数人吹牛影片之精彩,作日狠狠心买了数本碟,大娘硬要我买本《棒子老虎鸡》说好看的不得了,还一再强调杭州拍的哦。后来看的我差点吐血身亡,那个烂的来是!朋友们,听我一句劝,肺腑之言呐,你要是真想看你也得忍了,求你了。

    儿子

    连续几天加班,连续几天没抱到过儿子。早上老大竟主动要我抱,而且还不肯下来。然后我对儿子说,那好吧,今天打死也不加班了,早点回来和你玩。然后,我没食言。

    饭局

    C朋友说,年底了,聚聚,我说好啊。过了一些些朋友说今晚吧,我说,今天刚刚约了饭局。又收到短信,周日六点某人做东,我说周六没空。又收到一遍短信,还多了个扩弧,里面说最近经常有弱智者把周日和周六不分,特次声明,周日就是一星期的第七天。据说上次还有位大侠说好周日六点的,却偏偏在周六时间赶往馆子。我一听,心里好过多了。在川味观门口停了半小时的车,冲进饭馆,好家伙,一个男的,八个女的。成,咱也当一回韦小宝。而且比韦兄还多一个。耶~!

    周公

    最近多梦,周先生自然每天当班。昨晚一梦颇费解,一个晚上同一梦,翻来覆去,内容竟是一条刀版线画不好。我开始担心刚刚交付印刷的东西千万别有什么闪失,周先生啊,您多关照。LP的梦比我猛,半夜口中念念有词阿米陀佛阿米陀佛阿米陀佛,竟把自己阿醒,次日一早被骂,说我回去太晚把鬼带回家,害她梦里与鬼殊死搏斗,只能自念咒语驱鬼求安。罪过罪过。周先生啊,您还得多关照。

     

    分享到:

    评论

  • 写的就是好看。弓虽!
  • 回陆小曼:借您吉言。
  • 回花房姑娘:有爽就好。
  • 每次读了你的随笔,我就不那么逼迫儿子,人的才能是天生的,祝愿闪大人也和你一样。
  • 不错不错有意思。
  • 哈哈哈~~~~~~~~~看得爽啊!
  • 老乡,你的文字,我一直看的比较爽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