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2-11

    再别扬浦大桥

        程兄喜得千斤,昨日满月,朋友们自然是欣然之极。之前应答竟被我爽约,实在是心意难过。原因是在另一家饭店陪着所谓的客户从中午十二点一直瞎掰到三点半还掰不出个所以然的鸟事云云,后来发现中途玩一下人间蒸发是一件颇为美妙的事情。晚上匆匆填了下肚子直奔程兄的咖啡馆,发现我们的谈话有了难得的主题和少许的亢奋。更难得是闪公子将来多了一个混血儿美眉做选,岂不是美了一下大哉。
        不出所料,关于那个所谓的业务自然是夭折了,当然,那也是我所希望的。有些事情就是有着那么点矛盾西西的心理,白花花的银子谁不喜欢,难得是要那份白花花的心情。
        朋友来电话催我去上海谈点事儿不止一两次了,另外朋友长久未曾谋面的期盼更是迫切,两个弟兄先后汇聚上海滩,一个自广西,一个自北京,如今他们有着各自的美满生活,有着各自的丰功伟业。想起毕业时大伙儿的猖狂与迷茫,就象昨天。
        一次在浦东,在玻璃做的大楼里,我靠着老J办公室的落地玻璃,晒着太阳,看了一个下午的街道边的红色屋顶。一次在北京,在工体后面的某个饭店,和许X们狂啜一顿后又在我住的某个宾馆的大堂嘻嘻哈哈的没心没肺到天亮。
        实在不想开车去上海,认路有没老居猛,到时候就怕像陆Y一样扬浦大桥走个八趟。还是搭乘和谐号子弹头嗖嗖的去再嗖嗖的来,我还要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我要来一个“再别扬浦大桥”。典故如下:
        (N年前一次和广告公司陆Y老板去浦东找个地方,无奈何陆大侠开车没几日,再加上天生方向感方面偏智障,于是乎一不小心就拐上了扬浦大桥,拐错一次吧也就算了,你重新开回来又拐错,再于是乎再走一次大桥。这样一模一样的情况这位爷爷竟然连错四次,让我等在车里来来回回的走了八趟大桥,别说是扬浦大桥了,就是银河鹊桥也把老娘看疯了。从此,我对自己方向感方面的信心有了长足的提升。)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好有趣的上海行,看的我狂笑不止
  • 一直关注你的博客,在注视“白花花的银子”同时,偶尔斜视蓝天和女人,是我欣赏的人
  • 回陆小曼:世事难以预料,无法想像的事情很多很多。我永远感怀渔村和山岙的年幼时光。看来你是我发小级的朋友,可否露个脸。
  • 你已看不出你原来的样子,我无法想像你是从山岙里走来,开朗而愉悦的心让人想起阳光。
  • 就是银河鹊桥也把老娘看疯了!!!老娘!!哈哈~~~
  • 坤哥,你的文章最大的亮点就是"想不笑都难"!~
  • 嘿嘿^_^,抢个沙发座座。文章写的不错,欢迎回访。
  • 就是喜欢看坤哥的文章,关键是有好笑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