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1-06

    一公尺总是有的吧

     晚上十点来钟,走油肉来电,全文如下:

    “你在哪里?”

    “家里。”

    “还以为你在加班呢。”

    “加好了,你在干嘛?”

    “医院。”

    “干嘛?”本想问他是在阿波罗还是宝善门诊。

    “挂盐水。”

    “怎么了?”

    “肉身欠康。”

    “怎么个欠法?”

    “脚气引起的脚指缝糜烂,导致严重发炎,殃及无辜部位,发烧数日,今天扛不牢的。”

    “我靠……

    “所以实在无聊,给你打个电话。”

     “哦,你在哪个医院?”

    “同德。”

    “那医院啊,你胆子大的。”

    ……

    挂下电话,稍感不适,于是再次拨通徐肉副总的电话:

    “你刚才和我说话时手机离脚不会很近吧?”

    “不是很近,放心,电话不会传染的。”

    “哦,那再见!”

    “你打电话过来就是问……”挂了。

     

    我猜想此时一个巨大的身躯正卡在输液的凳子上用略显迟疑的目光丈量着后肘子和手机的距离,心里说着,一公尺总是有的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愉快的事 2008-11-06

    评论

  • 这个脚气有点猛的。
  • 我看了这文章脚都开始痒了!
  • 我看了这文章脚都开始痒了!
  • 哈哈,估计没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