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0-22

    新疆游记系列-《惊魂赛里木》 - [关于远行]

        “应鸣,撒尿去不去?”

        “...去......的...”

        “那快起来啊!”

        “....才...五...点...啊....!”

        “......”

        “喂,应鸣,撒尿去不去啊?”不解的又问了一遍。

        “...去......的...”他还蒙在睡袋里。

        “那快起来啊!”我有点纳闷。

        “....才...五...点...啊....!”转身又睡去。

        “......你,......你他妈的撒尿还规定时间的啊!”我踢了他一脚后大骂。

        听到有几个在咯咯的笑。

       

        “你半夜里是不是和我说过话?”早上走在湖边,应鸣对我说。

        “是啊!”奶奶的你知道啊。

        “和我说什么了?是叫我起来去看日出吧?”这家伙估计是睡傻了。

        “我是叫你去不去撒尿,你说去的,那我说快起来啊,你说才五点,于是我就懵了,心想你撒尿还规定时间的啊,这病落下有多久了啊?”

        “我靠,我一直记得七点起来看日出,怎么你叫我五点就去看了。”

        “你小时侯,头有没有被门夹过?”

        “......”

     

        新疆的时差和我们差了两三个小时,所以七点天才蒙蒙的有点亮。头天晚上赶到赛里木已经半夜了,大家都挤在一个蒙古包里,很新鲜也很兴奋。从右到左分别直挺挺的躺着(钻在睡袋里只能直挺挺的,这对我这样习惯了鸡尾虾造型睡姿的人来说是件多么难受的事儿啊):心理医生-梅姐、爆肛大侠-大张、囊囊-应鸣、小姐妹-老娘、新发型如扬开慧的-祁央、走油肉-胖子、囊囊的同班的她-韩斐同学、广告公司美眉-燕儿、地产大鳄-胡建、容易受伤的医生-蹄蹄、形影不离的夫妻-某杂志社的欧阳与快报美女阿丽、制片人-许放、他儿子-尼莫、还有美丽可爱的小尼莫的妈咪-林萧。蒙古包很大,中间还摆放了几张矮桌子供我们吃早餐。当然这无可厚非的第一时间成了小尼莫的杂耍舞台。

        小心翼翼的摸出蒙古包去嘘嘘,推出门,黎明前的黑暗拌着拂过湖面的刺骨又清新的风朝我扑来,夜空下繁星闪烁。更意想不到的旁边竟然有个黑影正衣冠楚楚举止幽雅的抽着小烟。原来是胡建,差点把老娘的半截龙水又吓了回去。

     

        赛里木湖位于天山西段伊宁市的高山盆地中,古称“乳海”,又称“三台海子”,蒙语称“赛里木卓尔”意为“山脊上的湖”。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海拔最高,面积最大的高山湖。每年入冬,这里雪涌冰凝,椭圆形的湖面镶在冰山雪原之中,宛如洁白的丝面上点缀着一块晶莹的翡翠(形容的颇为幼稚)。到了夏天,湖畔林茂涧清,草深花繁,放眼望去,草原上幕帐点点、炊烟袅袅、牛羊只只、骏马匹匹(好多了)。

     

        七点,天微微能看出点轮廓,沿着赛里木湖向不远处的小山头走去。我们一拨几个人拐上了就近的一处小山头,另一拨自以为能找到观赏日出更好的地方,朝着更远点的山腰走去,谁也未曾料到山那边等待他们的是什么。

        因为穿了很多诸如羽绒服之类的东西,一座小小的山包就爬的我等矫声连连,香汗淋漓了。等我们上了山头很久,回头看看胖子还在山腰艰难的移动着,每迈出一步,随时都有雪崩的可能。万幸,他还是上来了。但看的出他是多么的不易,因为上来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要爆肛。此话得到了大张的积极回应,顺便又带上了欧阳。那一幕是残忍的:赛里木,黎明时,雪山上,冷风下,三只肛,拼着命,诉衷肠......

        就在冷风刺着我们的骨时,太阳还是照常升起,也是见过的日出最美的一次。她又象一只本鸡蛋的蛋黄一样,橘红、鲜嫩。射出的光束都如七彩的利剑,剑剑刺向我们几乎被冻僵的身躯。眼前的赛里木湖,象一锅正在沸腾的钢水。每个人都有抑制不住的喜悦和赞叹,每个人都有拥抱旭日的疯狂与造型。

        (此处省略几百个字对日出景象的描写,总之都是一些没见的人看起来非常虚假的形容,见谅。)

        下山时,我和囊囊不时的回望,走走停停,下下上上,紧握相机的手已被冻的几乎麻木。赛里木的这一幕日出,将永载我的史册。

     

        下山才知道永载史册的不止我一个,也不止是关于景色的。比如有些人被野鹿攻击。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另一拨自以为能找到观看日出更佳的地方的人,与我们走开后,跨过一排排的栏栅来到一处平坦的山腰,心想,这里可真好啊,又不用爬山,又没有遮挡,又能见到太阳公公简称太公。一行人是纵情的欢乐着,他们唱啊跳啊笑啊......他们的声音就这样非常犀利的挑衅着赛里木寂静的黎明。

        “哇塞,有头鹿耶!”没多久后,戴医生咧开他那迷人的笑容,兴奋的叫道。

        大家惊奇的回过头来,一只硕大的麋鹿与一个娇小的男人四目相对,麋鹿不动声色,男人手舞足蹈。男人想:我要来摸你,给你拍照片耶。思忖间,男人微笑着伸出了手。麋鹿想:我靠,你个小四眼臭男人还真敢来啊,别逼老娘出手啊。男人的手已落在了它胸口,贪婪的抚摸起来。黄花大麋鹿恼羞成怒:你这个臭男人啊,你们这些没心没肺的灵长类家伙啊,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只听见“啪”地一声,麋鹿纵身一跃,两前脚高高扬起,击出一记漂亮的右勾蹄。

        见此情况,众人失色,四处逃窜。再看那位,被麋鹿击中左侧太阳穴的瞬间,他顿时神志全无,六神无主的愣在原处数秒后,撒腿就跑,连滚带爬的翻过栏栅,在一个看起来非常安全的角落里隐藏起来,还不时的看看栏栅内的情况,口中“哎呦呦”的呢喃着,心脏剧烈的撞击着他那瘦弱的身板。

        叫喊与逃窜既伤透了野鹿的自尊,但也更激发了它的斗志。它追一个揍一个,追两个踢一双。许放捡起一坨以为是石头的马粪向它狠狠的砸去,鹿儿见有东西向它飞来,身体微微一侧,马粪落空。麋鹿想:小样,敢砸我!迅速的又想许放跑去。许放还是灵活的,硬是没让它追上,这举动让麋鹿的自尊再次受到创伤。

        它一转身,看到了韩斐同学,韩同学外套刚好特别的鲜艳。麋鹿又想:好嘛,花姑娘的干活,给我死拉死拉的伺候。韩斐同学哪里是野鹿的对手,一个趔趄倒地,任凭硕大的野性的身躯在其身上肆虐,毫无招架的力气。只是抱着头痛苦的向野鹿央求道:别打脸,求你了。

        这时,在一旁边逃边避难的胡建大侠一个箭步冲向鹿的脚下,紧紧的护住韩美眉,上演了一处英雄救美的好戏。鹿又想:呀呵,活雷锋啊奶奶的,我叫你英雄救美,我叫你英雄救美,小样,弄死你!接着,胡建的身上落下一串暴雨般的拳脚......拳拳致命,脚脚都是要害。(很多天以后在禾木的山野上,我们晒着太阳,有人曾看见胡英雄一个人独自揉着满身的乌青,静静地舔着伤口....)

        (事后的每一次吃饭,韩斐同学总是第一个斟满杯中酒,双手奉上,深情的道上一句:恩人啊,我敬你!)

        后来,鹿觉得灵长类的人类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它自己也倦了,算了算了,喝早茶去喽。他们也总算是逃过了一个大劫。看着麋鹿远去时那悠然的背影,戴医生久久的回不过神来。(戴医生因此落下一个叫“戴右蹄”的美名,简称:蹄蹄。)

       

        太公已经跳出湖面很高了,那个殊死搏斗过的地方又恢复了平静,我们下山是正好碰上了他们,个个精神恍惚,表情木纳,只有蹄蹄的笑容还机械的挂在僵硬的脸上,缩也缩不回去,额头边多了一道血红的记号。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夜拍案 2008-10-22

    评论

  • 回囊囊:是好心叫祠侯你呢。不是男人,是姑姑或小姐妹,有时候也是老娘。
  • 回棱角:~~说我说得很爽么! - 反问:你小时侯,头有没有被门夹过?~~ 奇了个怪,撒尿也要人陪,这是什么男人啊!
  • 回复小妖精:热烈拥戴你去阉了胖子,到时候我帮你磨刀子。(根据某张照片显示,好象已经不用费心了。)
  • 回复过客: 一,我就是在看戏,咋地~  二,我压根儿不是什么知识份子,爱咋咋地~~
  • 死胖子,反了啊你!!仔细我把你阉了卖到泰国当人妖!胖人妖!!还怕没人要呢!
  • 本人对韩同学的不幸遭遇深表同情。同时对楼主的诙谐生动的幸灾乐祸表述感到悲哀:分明是在指手划脚的在看戏嘛~那有丁点男人气概?这是中国知识分子最内心深处丑陋面的自然流露。
  • 哦也不错等第3集啊怎么没把韩左脚也写上啊只有戴右蹄不对称啊
  • 侮辱我的美!!!
  • 才看了三分之一,就笑断肚肠了,要你赔!!!害人精啊!简直不敢往下看,还会怎么描写我们这些倍受摧残的生灵!
  • 笑死人了!!!对鹿的心理活动描写超赞.胡英雄独自舔伤口有点可怜的.
  • 据说许放那天逃跑的时候还学了一把刘翔,一个漂亮的跨栏动作,直接蹿到了栅栏外......正得意大笑,没想到那鹿比他还刘翔,蹿得更矫健......
  • 坤哥仅凭事后听别人描述加上想象就能把故事写得如此活灵活现,真是让我对您的景仰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