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0-17

    新疆游记系列-《遭遇戈壁》 - [关于远行]

        当我面对这无人的戈壁,我忘了我自己,虽然已经期待你漫长,可看到你还是惊奇。多少激动多少叹息,在生命中越来越没意义,于是我开始信赖你,像我们祖先一样神秘...

        当我对面这无人的戈壁,我抬头望见你,你的安详透过我流浪的心,融化了长存的孤寂。你的存在不只是神化,人们的传说不知过了多少世纪,你看到沙洲漫漫点点绿绿,你看到一个人变老然后死去...

        当我面对这无人的戈壁,我觉得心浪伏起,告诉我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做什么,告诉我为什么忙忙碌碌,却不知道走到哪里去。看苍天蓝蓝唯你独自占有,告诉我是不是真有上帝...

     

        车行在戈壁颠簸,身体也随着不停的晃动,把车窗都摇下来,看着漫无边际的远处,任凭风沙吹打着脸。手中是紧紧拽着的iPod,耳朵里是最大音量的这首《太阳》。曾经很多次的幻想听着这首歌站在戈壁滩上的感受,身陷其中时,你会发现心里有一种积累已久的狂野与挣扎透过你安宁的外表朝着你嘶吼,而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自觉的竖起了汗毛。

        一行四辆越野车载着我们的惊奇与悸动,扬起的沙尘早已遮住了来时的车辙。

        下午三点半左右,我们进入了戈壁深处。再深处有个叫木垒的地方,那里有传说中的胡杨林。向导司机陶师傅凭他多年的拉力赛经验给另几辆车子开道。再历经车子陷入沙土、爆胎等种种困难后,约莫一个小时后,老远的便可看到三四个蒙古包了。有几个驴友在蒙古包前悠闲的晒着太阳,偶而也和我们讲讲着胡杨树的神奇。这更让我急不可耐的想见到这“活一千年不死,死一千年不倒,倒一千年不朽”的传奇生命态势了。

        果不出所然,再向里面走了一两百米,在一片片叫骆驼刺的唯一的戈壁灌木丛中我见到了胡杨树。它们其貌不扬,弯腰弓背,在金黄的沙土与悠蓝的天空映衬下张扬的生命的张力,亮出一道道绝奇的美。虽历经恶劣环境的磨难,但却犹如群鹤站舞台,用金嗓齐唱大漠的绿歌。几棵早已枯死但依然屹立的树干与树枝不知被风化了多少年的沧桑,静静地守望着几个世纪的荒凉,任凭风霜抖落着灿烂与悲哀。还有些早已倒落的根枝,犹如神龙卧于沙海,以永不泯灭的灵魂尝食着远离人间的烟火,在其生命的轮回里剩下了最后一千年的落寞...

        手中握着的镜头只能记录些矫情的影像,在苍茫戈壁的苍穹下渺小的像是一场自渎。

     

        当然还是有快乐充盈着朋友们忘情兴奋。我说,奔跑吧,我来记录你们的身影,在这非洲原野般景色里。一个,两个,三遍,四遍......个个婀娜,个个投入,有长发的根根飞扬,有身手的个个矫健,有赘肉的块块荡漾。我说,跳跃吧,一个,两头,三跳,四跃......有身姿的个个曼妙,有脂肪的都如抛尸(此话针对号称自己是后现代文学青年的那一头)。我说,摆酷吧,一组组人马就象训练有数的滚星,你上前来我段后,你叉腰来我抬头,你挑水来,我浇园(不好意思,那是天仙配,太顺口了)......直到夜幕笼罩,大家在拍了一张手牵手的剪影照片后才不舍的离去。

        种种因素,本来说好的蒙古包的价格从几百元涨到了几千元,靠,不蒸馒头蒸口气,伤自尊了,老娘不住了。钻进车,朝着漆黑的戈壁,走人。

        夜行戈壁滩的困难是我们使料未及的,由于没有固定的路线,没有定位系统,没有移动信号,没有卫星电话,四辆车子走散了,各自开始迷失方向,虽然头上亮着耀眼的北斗。除了沙石还是沙石,除了黑暗还是黑暗。大家唯一担心的就是汽油烧尽,那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而我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揪出这里的土地公公给老娘指条道儿。几个小时后,经过千辛万苦车子才算汇合,而每个人的脸色却比土地公公还要灰头土脸。慢慢地,碰上了很多辆与我们有着同样遭遇的车辆,司机们索性停下车来商量开了。看到十几辆车都在迷路我们几个的心情开始变的高兴起来,要死一起死,这是我们每个人心里在说的一句话。我们也跳下车来,诗情画意的看起了漫天的星辰。不时有流星划过,不时有我们的惊叫。

        “胖子,流星!脱着尾巴的!”我看到了一颗硕大的。

        “哪......里......啊......”等胖子往嘴里塞进最后一大口午餐肉又缓缓地转过他巨大的身躯后,连流星的爷爷都不见了。

        “又......骗......人,小心屁眼长在头顶心......”这就是号称自己是后现代文学青年讲出来的话。

        (在半个多月的日子里,这句话几乎与这位走油肉同志形影不离,只要他一开口,屁眼肯定又会跑上去,以至于我们对他正而八经的说话感到浑身的不自在,就算他真的没说也总是有好心人会在他的话尾补上这句话,这样才能使大家悬着的心放下来)

        “信号弹!信号弹!”在迷失了四个小时后,在司机们感到绝望的时候,有人突然这样叫起来。顺着很多人的手势,确实看到了在很远的地方有红红绿绿的亮点不断的升空。

        “总算有人来救我们了!”有的开始击掌庆贺,有点甚至热泪盈眶。

          十几辆车都朝着那个方向开去,一阵颠簸后,还真的开出了头。走近一看,屁个信号弹,只是有人在路边放几个烟花而已,那天是十月一日。

        “这鬼地方,迷死了也没人知道。”不知谁悻悻的甩了句话。

     

        总算是逃过一劫了,车子开的无比欢畅,车内的气氛也是无比的快乐。继续聊天聊地,继续撩鬼聊神。在我们一号车开上一段柏油马路两公里左右,正当车内气氛诡异之际,电话突然响起,我们的二号车翻了。每个人顿时汗毛倒立,脑子里闪过四张熟悉的面孔。想的最坏的是全部OVER,也就是挂了,想的最好的是下届的残奥会将多几个杭州选手,画面又出现:热烈的运动员进行曲中,有个旗手气宇轩昂,风姿翩翩,他,他,他就是我们亲爱的果老啊,他身后的三位正满脸笑容的朝着我挥手再挥手,是挥了又挥啊挥了又挥......

        一切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四个人安然在站在路边,一辆路过的货车正拉着滑下路基的我们的二号车,没多久就拉了上来。人完好,车也基本无恙,感谢政府感谢党,感谢新疆人民好心肠。

     

        这一天也算惊心动了点魄,踏着夜色,有的心潮起伏,有的沉沉睡去,偶而一脚刹车,胖子身上的肉又抖了起来。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马啊 2010-10-17

    评论

  • 回复橙子醒酒:夏季的北疆的确漂亮,但只有到美,再也无法突破;在秋季短短的十来天里,呈现在人们眼前的美,那叫惊艳,美得让人叹为观止.
  • 楼上是?
  • 可惜不是夏天听一个新疆人说那时候最美 草原有百花盛开  好吃的也最多 水果品种丰富听一个电台主持说那时候夜晚的星星最大还有那个葡萄沟到哪里去了?想看啊!
  • 以前听着(太阳) 感到一种热血在奔腾~~旋律也会将自己带进这神秘的戈壁,那也只是想像中的而已,在此只能羡慕的份
  • 文笔不错,可我更爱照片.后续....没了??
  • 文笔不错,可我更爱照片.后续....没了??
  • 太阳和戈壁滩~
  • 好羡慕!好羡慕!如此惊险的狂野  真感怀戴头巾的日子
  • 终于盼到了阿坤的文字,还是一如既往的精彩,没白盼啊!再接再厉!
  • 哈哈....对"走油肉"的描写经典生动.
  • 还是盼到了坤哥的文字,风格一惯。期待其他系列。
  • 好象还留下不少私人珍藏嘛!那可不行!全部统统滴交出来!!(日本鬼子都这么说!)
  • 什么走散了一直没走散你怎么不写燕子姐姐爆肛戈壁捏~!!!!嘎嘎还有胡老大那该死的巧克力嘿嘿
  • 我靠就知道做贱我这个后现代文学青年
  • 呵呵,那天晚上偶们那车真是......先是师傅一脚油门从对面迷路折回并向偶们狂闪大灯的车辆旁呼啸而过,直接驶进了没有车辙印的戈壁荒滩,最后在偶们四个人愤怒的惊叫声中,在戈壁上猛打了一把方向,才愤愤不平地停下.老实巴交的李师傅那天晚上脾气不是一般的大啊!然后是前面的车都跑得没了影,头车上的手机居然全部关机,火死.好容易打通了胖子的手机,这头还没弄清方向呢,那头师傅已经一个急转开始倒车,结果偶还在叫"小心小心",就发现车已经斜挂在路基上了,一只半后轮在水沟里.有那么几秒钟,偶们全傻了.坐在车里一动不敢动.这还好是条水沟啊,要是悬崖,不全挂了么!残奥会什么的倒是没想过,偶们还是比较乐观的,想来命不会那么苦吧!(什么人呐,您盼点儿好行不行?)所幸有惊无险,福大命大啊!回头想想,还是满刺激滴.:)
  • 精彩的旅程,精彩的文章。
  • 回小妖精:归~~归~~~归阿扁啊~
  • 大家公认你"有才"了吧!众望所归啊!
  • 回猫猫爪:屁文采啊!你这样说我都不好意思再写了。
  • "偶而一脚刹车,胖子身上的肉又抖了起来",经典!!小姐妹的记性贼他娘的好啊!!!
  • 沙发哦!说真的,你还是去写书吧。前半篇好文采,后半篇超搞笑,你太有才了!偶像啊~~真期待下次有机会与你同行,哇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