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7-31

    怀念的杨梅时节(三) - [有关怀念]

        (接文章分类《开始怀念了》第二页--<怀念的杨梅时节2>
     
        半年前突然接到冬伟的电话,很是诧异。他说现在不出海了,跑船太累了,我说是你升领导了吧,他嘿嘿的笑了几声,还是那样的质朴。后来都说到了老婆的预产期,他比我小一个月,没想到他儿子也比闪闪小一个月。他在宁波,我在杭州,虽然不远,但电话里传出的声音有一种遥远的东西,象熟悉也象陌生。我知道我们年少时的杨梅时节是回不去了,但冬伟还是问了我今年的杨梅时节回不回家,我说到那时候哪还用空回去啊,他说是啊是啊。

        这篇文章的上一辑还停留在去年的6月25日,一直想写完,一直没有一个合适的心绪,直到今天又看了一遍一年前写的故事,然后又生长一些感叹时光荏苒之类的思绪,也好,就趁机了结并复习一段珍贵的回忆吧。

     

        杨梅时节对于乡下人来说除了热闹更重要的是可以卖钱。有些会打理的人家半个月能挣上上万元的收入,这在当时也算是发了笔横财。一般随便卖卖的至少也有几千元,只不过像我们家这样客人比较多的人家卖杨梅也只是走走形式罢了,买来送客人的支出远远要大于卖出的收入。当然对于我来说也是美事一桩,因为我有回扣啊,虽然很辛苦。

        晚上,一家人在院子里悠哉地吃完晚饭后(最诱人的是有汽水或鲜橘露),就拿出所有的筛子之类的东西,开始挑拣白天从山上带下来的杨梅,有的是新摘的,有的是树下捡的。这些以质量好坏和生熟程度分类,价格从几元一斤到几毛一斤不等。到最后总能装上个五六篮子,再从院子里摘几片杨梅叶子放到杨梅上面,感觉新鲜又诱人。睡去的时候总是会做着数钱的梦,那感觉啊,啧啧,赞嘞!

        大概临晨三四点钟就要起来装车了,杨梅装车是门学问,高手们可以在自行车上装上十几篮,骑起来即不洒落,杨梅也不会震出水。像我这样的芽儿最多只能装六篮,分别在后面的行李架上用两根小扁担撑开。骑起车来非常有难度,因为后面太重了所以导致前面的车把非常的轻,又不能走的快,一快就震,一震杨梅就出水,一出水就卖不出好价钱。而且这个时候天基本没亮,骑车走山路的困难可想而知。

        不过我每次去卖都要和舅舅阿姨结伴,这样爹娘才会放心。

        集市在离家大概三四十里路的地方,是个镇,叫芦花。(很多年后这个地方出了好几个以后在我学画生涯里的一些重要的朋友,比如李卓杰,比如小和尚等。我最后一次到芦花卖杨梅是在十六七岁,那年的春天我已在杭州玉皇山结识了小和尚,最后一趟去卖时我留了两篮最好的晚稻杨梅送给了小和尚,不知道小和尚还记不记得那咬一口会甜死人的滋味。)到了芦花也才五点多的光景,(为了占个小位置所以只能起这么早了。)所以集市上基本还没人。摆好摊头,备好秤砣,叫舅舅阿姨们看一下,自己直奔小吃部。

        那是我每天早上最爽的一件事儿了,每次我都会冲进店堂对着老板大声的喊上一句:老板,来碗肉丝米面!然后吃的神气活现,喝完最后一滴汤水摸着肚皮再大摇大摆的走出小吃部。有时还会打上几个漂亮的饱咯。(这情景与《兄弟》里的李光头敲竹杠吃肉丝面如出一则。)

        我总是比人家卖完的早,因为我不喜欢讨价还价。几天下来就会有些固定的买主,现在叫长期客户。

        基本上一季的杨梅时节过后我也算是能小挣一笔,按现在的话说叫市场营销得档。这是我童年时的最丰厚的收入了。至于那些巨额款项具体是怎么支配的,我实在是想不起了。

     

        一直到杨梅时节快落季的前几天,家里就不怎么出去赶集了,因为要存起来做杨梅烧酒。有的送人,有的来年再吃。那味道啊,按现在的广告说:再顺一个?

     

        以前再忙,到了这个时节总是会想家,总是想回老家看看老人们,看看那些已经长高的杨梅树,然后再爬上树去吃个痛快为止。杨梅时节对我来说已经不是单纯的杨梅季节了,更是一种对家的想念,对过往的怀念。

        等明年儿子会走路了一定再回去转转山间的小路,然后再讲这些故事给他听。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这地名不错啊!芦花,哈哈!强烈要求坤哥多写点文字,好看!
  • 文章1,2,3都看了.很好看!博主写字有自己的特色.喜欢.只是第三篇好象没有前两篇细腻了.有点急哦~~呵
  • 每次看坤哥的自传文章&nbsp;&nbsp;感觉像翻开老照片细细体位&nbsp;&nbsp;&nbsp;是弥足珍贵的生活~~~~~~~
  • 我要吃杨梅烧酒!!!
  • 坐沙发看坤哥怀念文章是一见美事。原来你这么早就下海经商了,佩服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