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26

    民谣又想起

        那天卢涛也提起了陈建年。其实他的《海洋》在我的电驴包里躺了已经有段时间了,还有他的另一张《大地》。以前也就粗粗的过了几遍而已,很质朴,很乡土。一个很不入流的台湾某个小地方的会弹吉他的警察。这几天晚上塞着耳机塞着陈建年又让我想起了一个叫民谣的词汇。

        虽然后来补听过的民谣都是些诸如Bob Dylan、Leonard Cohen、John Denver、Paul Simio、Eric Clapton等大师的歌谣,但那些仅仅是为了不得不听而听,很少有感动的成份。千万别对我说他们中的谁让你感动的不行,我不信。当然那些大师里面我最钟爱Leonard Cohen这个魅力不减的老头儿。

        其实最早在国内听到民谣一词那是在九二年,艾静出的那张《流浪的燕子》,被破天荒的称作城市民谣,里面就有那首《我的一九九七》。那张唱片是张铭到我们学校搞的一场音乐讲座上推荐的。专辑现在听来依然经典,汇聚了当时国内顶尖的音乐人。值得一提的是《流浪的燕子》的MV出自顾长卫。

        九四年,沈庆拿着他的《青春》找到了当时在大地唱片做总监的三宝(也好象是黄小茂),希望能出张关于校园民谣的专辑,估计当时也是年少,一拍即和。于是又找到了高晓松他们,不久后就推出了《校园民谣1》,没想到这张唱片开创了一个新的音乐天地,唱片自然也成了经典。高晓松、老狼他们也瞬间红遍大江南北。这张唱片里面有老狼三首、有丁薇、有郁冬等日后的次重量级人物。当然后面又出过《校园民谣2》,《校园民谣3》,虽然也有几首比如现在在三里囤做音乐总监的李晓东唱的歌还算不错,像《冬季校园》,但总体不及第一张,《流浪歌手的情人》依然是和朋友们喝酒时必唱的曲目。

        九五年,高晓松和宋柯他们组建风行音乐,推出老狼的《恋恋风尘》。这是张严重经典的好唱片,设计、收歌、录音、制作都勘称精良。《美人》出自已故的高枫,《蓝色理想》出自现在咋看咋不舒服的黑楠老师,《昨天今天》出自郁冬,还有几首自然是现在肥的跟猪头似的矮大紧(高晓松)同志写的。不管怎样,这张唱片必须珍藏,因为它是一场青春的祭奠。

        大概在97年老矮大紧也出过一张作品集,叫《青春无悔》,当然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民谣,但民谣至少也占了一半。《模范情书》《青春无悔》《月亮》等也都算有滋有味。专辑里面叶蓓唱了一首《白衣飘飘的年代》后正式浮出水面。现在这姑娘签了大公司也减了肥,更加的面面俱到,只是唱的我却记不住了。

        (虽然时隔多年矮大紧和小羊(老狼)他们又出过《晴朗》专辑,但我却只能记得许巍写的这首《晴朗》。还有小羊自己做制作人刚刚推出的《北京的冬天》,里面也只有翻唱郁冬的那两首老歌和钟立风的《弄错的车站》颇为悦耳。)

        也就在那一年,我放假在家,无意间在定海东海路上的一家音像店看到了郁冬的《露天电影院》,欣喜万分,买回家听的磁带起茧为止。《红色天空》《露天电影院》《时光流转》等都不错。后来拿着口琴天天吹《露天电影院》的前奏,爽极一时。那时的郁冬签约正大国际,风华正貌。谁曾想到现在的他在中关村上着小班,做着与音乐毫无相关的事情,前段时间说他闯了车祸,把一个人给撞死了。真是世事难料。

        总之那两年还能记起几个人名和几首歌的也实在不多,比如还有路学军的《爬山》、马格的《女孩与四重奏》、李琼的《姐姐明天就要嫁人了》。说起《女孩与四重奏》必须提起创作人---就是长发才子金武林。那年他出了张叫《严肃音乐》---很不严肃很实验的专辑,也是上品。那拨一起出的还有陈劲的《雾气里的昆虫》,和被喻为中国首张蓝调唱片的丁薇的《断翅的蝴蝶》。(当然这几张都不算民谣唱片行列)

        再几年后,小柯也算是杀出一条血路,他的那张《夕阳往事》还是值得一赞。现在的他已经商业的跟狗屁似的,最好笑的是那天听到收音机他竟和汪涵、黄健翔一起唱着一首傻逼极了的歌,差点没喷粪为止。

        不久,水木年华也算是抗起了民谣大旗,但仅限与卢庚戌和李健在一起的那时候,也就是水木的第一张唱片。《一生有你》、《轻舞飞扬》、《蝶恋花》、《墓志铭》、《中学时代》都是比较真诚又感怀的作品。后来卢庚戌变的越来越虚伪了,他开始摘掉高度眼镜,搞了个离子烫,又换上镶有蕾丝的白衬衫,把自己弄成一个古代城堡里的贵族王子般迷人,还喜欢在演出的时候时不时的弄个吉他砸砸以示性格。李健终于受不了他的猥琐,成功单飞,音乐依然真诚,依然感人。

        这里还要说到一首歌和一个人。那首歌叫《再见了最爱的人》,最早被刘海波(厮是偶的老乡,真没面子。当然另一个老乡就猛了,丰江舟。)唱过,没唱红。后来被水木唱成了经典。写这首歌的人就是钟立风。

       小钟是丽水人,小时候放过鹅,后北飘,一次在李健的清华食堂噌贱儿饭,顺便结识了宋柯。宋柯又无意中在一酒吧听过他几次演唱,酒后真言道:要是有一天我自己成立唱片公司了第一个就要签你。钟颇感动。后宋发达,小钟等长了脖子也未见宋来找他,伤心之余去了草原放羊多年。后宋终于成立太麦公司,千辛万苦找来小钟,凑足三人,出了《红》、《白》、《蓝》系列唱片。《白》就是钟立风,专辑叫《在路旁》,宋把他的音乐叫做人文民谣。一张确实在这个悖论的年代里难得沉静的唱片。

        转眼这已经是2006年的事了。

        当然现在的万晓利在民谣之余更有一种深邃的力量,《这一切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糟》专辑也是超赞。

     

        关于民谣每人有不同的感受个心路里程,我说到的只是较为片面的一些,就当它是成长岁月中的一些有纪念性的音符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其实只要自己觉得好就可以了。无所谓像不像谁,李志/许巍/祖咒,其实也没什么可比性。许巍永远也超越不了《在别处》,现在的音乐几乎和汪峰一样快成了伪摇滚了。特别是该死的<在路上>,严重的弹尽粮绝倾向,当然也可能是唱片公司想赚钱的行为.
  • 有人说李志像当年的许巍,我严重不赞同觉得他音乐静谧又深刻的那一面倒更接近左小祖咒
  • 左小祖咒当然好。no乐队时的作品和台湾版的《庙会之旅》都极尽强悍。《在地安门》和《不能悲伤的坐在你身旁》也是绝佳。最近的《美国》是配乐专集,基本体现了诅咒的宽广面。祖咒的音乐地位远远超出了这篇文章所涉及到的艺术层面。李志也是小众,也是上品。《被禁忌的游戏》一度被评为那年度最棒的话语唱片之一。还有《梵高》。他的音乐气质内敛而坚实。很愿意和喜欢他俩的朋友分享这样的音乐。常指教。
  • 左小祖咒和李志呢?
  • 呵,没办法,但事实如此,成长时的某段日月里确实被他们垄断过.
  • 现在一说到民谣,似乎就是老狼、高晓松和Cohen,我们可怜的聆听就被这几个人给垄断了
  • 恢复小萧:你学音乐的?学的是哪门子音乐?真是失敬.
  • 回复庄子的鱼:其实现在老狼的歌是变了,但感觉好象还似当年.
  • 回复饭饭:one more cup a coffee这歌有,而且有两个版本,一个是录音室的,一个是现场的.
  • 在2000年的时候,上大三,工作考研,对未来迷惘的时候,听恋恋风尘整一年。严重经典!!!说校园民谣,只有老狼是最彻底的,至今未变,感谢他!
  • 搞的偶这学音乐的无颜见地啊~~~
  • 万晓利的好!很显然这是70年代人成长是的音符记忆,我也一样,不知道血现在的年轻人是不是有我们一样的共鸣。
  • 民谣得需要现场  那感觉真的太好了 或一个人坐那天  坤哥对民谣似乎很钟爱啊  我只是偶尔听之  有些民谣的确能唱到骨子里头去   现在回头再听沈庆(青春) 感受倍真切~~~ 国外那些民谣一般耳朵比较受用 只在皮肤上滋润 流不进血液里头去~~~ 个人比较喜欢饱博迪轮  可能比较媚俗  哈哈 特别是他那两首( one more cup a coffee)(class rock) 可惜后来一直找不着了  坤哥那有的话  可以共享下 哈哈~
  • Leonard Cohen 这个老头,是人都爱他。。
  • 西西,偶去找来听:)
  • 坤哥生猛,去做乐评人算了!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 真是一堂音乐理论课,很受学。其实高晓松的那张《青春无悔》作品集也算不错的吧。个人很是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