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4-17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TOPYS的专访

       

    (也是长久未与朱先生谋面了,上一次碰面还是一年前我的婚礼上,朱先生特赶来杭州为我庆贺,还把老婆小孩撂在别处,让我愧疚万分。今日无意看到他的一篇专访,很受教,特转载。)

     

    朱海良(THOMAS),毕业于厦门大学广告专业,文案出生,从事广告创意十余年,现为智威汤逊上海创意总监。曾获得D&AD,ONESHOW,嘎纳,CLIO,亚太广告节等多项国际奖项,在香港4A,龙玺,时报华文广告,中国广告节等区域广告奖中也多有斩获(其中1次香港4A全场大奖,2次中国广告节全场大奖)。


    TOPYS1、在4A公司中,您是为数不多的真正土生土长的大陆籍的创意总监,请问您是如何熬到这个位置的?
    THOMAS:时间和空间。没有人可以大学一毕业就做到创意总监,不管做哪一行,每个人都需要足够的时间来磨砺自己。我觉得一个人从入行做到创意总监用上8-10年的时间,那是正常的,也是必要的,因为这基本上是一个比较科学的规律。不过,这个圈子其实和我们这个社会一样,到处充满着浮躁的气息。很多年轻人急功近利,都希望做1、2年的文案或美指就可以做创意总监,所以他们频繁跳槽。或许有的人命好胆大,真的用很短的时间就速成为了一个创意总监,恭喜他,不过我个人觉得这不是好的成长轨迹。没有足够的积累和沉淀,有一天总要为之付出代价,像《无间道》所说:出来混,迟早要还的。那是不是像国营单位那样论资排辈,每个人做满10年就自然升值?当然不可能,因为除了时间,你还得证明给人看,你的空间有多大?如果你的空间始终局限在自己想东西的小框框里,那真给你10年的时间,你也不一定可以做到破茧而出。

    TOPYS2、和非大陆的创意总监相比,干同样的活,拿不同的钱,您觉得公平吗?
    THOMAS:真的吗?干同样的活可以拿不同的钱,世上竟有如此好事?我还以为他们拿的和我的差不多呢。没关系,世界从来就是不公平的,还是用我们给安踏做的新形象片里的文案来和大家共勉吧:让世界的不公平在我面前低头。

    TOPYS3、您已从事广告十年有余,都说做广告辛苦、又没大钱赚,您曾经有没有想过逃离广告界?
    THOMAS:想啊,一直想,可是到现在为止还是没想到去做什么。哪一天你在这个圈子里看不见我的时候,说明我已经想到了。不过真的到了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你应该是该恭喜我还是该为我感到遗憾。

    TOPYS4、您服务耐克前后共有8年,能否形容一下您和耐克之间的感情?
    THOMAS:以前我们有个同事谈了8年的恋爱,有一天失恋了,他很痛苦地说:“8年呐,这哪里是失恋,这简直是失去亲人啊。”这8年,我们为NIKE付出很多,帮助他们在国内市场的发展;NIKE也给了我们很多,让我们拿了很多奖。确实,在国内,像NIKE这样给你很大创意空间的客户很少,所以就显得它很珍贵。看看现在的NIKE广告,我们可以欣慰地知道,失去它不是因为我们做得不够好,做得不用心,个中缘由只是因为双方对品牌发展的大方向上存在分歧而已。虽然,比我们预想的快,后NIKE时代已经不可避免地来到,让我们开始感受到了越来越大的压力。不过没关系,塞翁失马,焉知祸福。况且,要做好的创意,一个好的客户固然重要,但也不是那么绝对。像我们做的NIKE“随时”系列,那种创意的空间,更多是靠自己争取来的。这样说,希望你不会觉得我阿Q,哈哈。

    TOPYS5、您曾先后在李奥贝纳、智威汤逊从事创意工作,您觉得这两家公司有什么差别?
    THOMAS:95年在李奥贝纳的那一年,真是我职业生涯最轻松愉快的岁月。那种朝九晚五的安逸,像秋天的阳光在我身上洋溢。可能你无法想象,那个时候,我居然每天下班,都骑着自行车回家做晚饭,而饭做好的时候往往天都没有黑。当时,李奥贝纳更像是一个上海办事处,在长乐路的一个半地下室里。它还不能算是一个系统的广告公司,所谓的创作部也只有一个文案,一个美术,做的基本都是一些翻译润色之类的工作。而智威汤逊,相对来说系统化的比较早,所以要说两者有什么差别,真的还没有可比性。不过,我非常欣赏李奥贝纳的那句名言:“伸手摘星,即使摘不到,也不会弄得满手泥污。”真是励志呢。


    TOPYS6、您是厦门大学毕业的,您觉得您在厦门大学学到最有用的东西是什么?
    THOMAS:我公司里有好几个厦大的,天长日久,我们其他同事对我们的评价是:厦大的人都很单纯,并且个个都有奇怪的厦门情结。是的,我们怀念芙蓉湖,我们怀念白城,我们怀念土笋冻,我们都不可药救地怀念厦大。要说厦大给了我什么,我觉得她给我的是做广告的一种理所当然的热情,因为厦大是全国最早设立广告专业的大学。那种热情是“舍我其谁”,那种热情是“虽千万人吾往矣”,那种热情是“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而那种热情正是做创意最不可或缺的精神。

    TOPYS7、你和你老婆是从事同一个行业的,这么多年来,你们之会不会产生审美疲劳?
    THOMAS:人性都是喜新厌旧的,审美疲劳谁也无法避免。不过两个人之间,除了你审我的美,我审你的美之外,其实还有很多东西可以审,只要那些不疲劳就可以了。


    TOPYS8、现在在广告界流传这样一句话“关系比创意重要”,您怎么看?
    THOMAS:这是说找工作吗?可能有这样的现象存在吧。你有关系,人家有空缺,进去可能是比较方便,不过如果你仅仅靠关系,不是靠创意,那进去得快也会出来得快。属于资本主义的4A公司很现实,不会为了关系白白养着你。或者是说工作状况吧,关系比创意重要,那可能是指那些比较搞政治的公司,可是,如果你一个做创意的,就靠关系混着一份薪水,是不是自己也会觉得很无趣啊?

    TOPYS9、奥美这几年收购了几家本土广告公司,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THOMAS:不是很清楚他们收购的是怎么样的公司,也不清楚他们收购的意图。有一些收购是为了生意,因为现在的推广越来越倾向全方位的传播,广告占的份额越来越少,所以传统的广告公司需要收购设计公司,PR公司,线下公司,或是网络推广公司。但也听说国外有一些公司被收购,是因为他们虽然不大,但创意很牛。如果奥美是这样的收购,我觉得对我们来说也不失为开了个好的先河,起码可以考虑这样一条出路:去开一家小公司,一门心思把创意做到最好,然后等着人家来收购,然后就可以退休了,哈哈

    TOPYS10、这几年,随着房地产业的欣欣向荣,国内出现了一大批专门服务房地产的广告公司,而且某几家公司扩张还挺快,员工工资也比行业平均水平高一些,您认为房地产广告公司能够长久发展下去吗?
    THOMAS:不好意思,基本没有做过房产广告,并且,作为一个消费者接触房产广告也仅仅是自己要买房子的那段时间,对于这个问题,真的没有一点发言权。


    TOPYS11、如果现在有个新人要进入广告圈工作,您建议他(她)去本土公司还是4A公司?
    THOMAS:我还是建议他去4A公司,虽然现在进4A公司不是那么容易。4A公司有比较健全的作业系统,并且汇聚了比较多的资源,特别是人才资源。对新人来说,学习最重要,4A公司更像一个学校,当然,修行还是在个人。

    TOPYS12、在中国那么多广告网站中,您经常上的是哪几个?平心而论,您最欣赏哪一个?
    THOMAS:可能我们中国人都习惯什么都高大全,所以那些广告网站也都想什么内容都涵盖。我觉得还是单纯一点比较好,要说圈子里的八卦就说八卦,要讨论专业就讨论专业,要秀作品就秀作品。我很少上广告网站,有时看看cnad.com,或者madisonboom.com,虽然顶尖文案这个网站刚刚接触,不过看起来好像有我欣赏的那种广告网站的特质,说真的,不是拍马屁。

    (转TOPYS专访)

     

    另:我的首页左侧栏《开始怀念了》里面有[怀念朱先生]一、二。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十年 2006-04-17

    评论

  • 奥美现在大概想做房地产的品牌生意吧?
  • THOMAS ZHU是我崇敬的大师啊~~~
  • 我接下来也要八卦一下朱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