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4-14

    《残酷青春》之---烫手 - [有关光阴]

      看到卓杰对那幅烟头烫手照片的回帖,不禁又想起当年不堪回首的一幕。(耳边突然回响起赵薇的一首鸟歌:往事一幕幕,伤心一幕幕...)
     
      记得是在一次毕业会餐上(打着毕业的幌子会了很多次餐,具体哪一次记不得了),已经无数瓶最廉价的西湖啤酒摄入后,大家的情绪都变的诡异起来。不知道是哪一个杀千刀的猛厮提出一个杀万刀的建议:是男的,是兄弟,就一起烫个烟头留个纪念吧。没想到的是女生们个个欢喜雀跃并说好好好太好了,真是杀亿刀的。
        于是男生们麻利的把烟头吸的跟初升的太阳一样面露笑意的寻找着自己心仪的猎物。更没想到的是我被好几个人同时看中,估计他们觉得相比之下我的手更具肉感,这点我承认。好说歹说的劝走了几个,最后还是有三个烟头秉在一起朝着我玉手的七寸下了手,当时我清楚的记得他们脸上有快乐的神情,但却道貌岸然地挂着悲伤的感觉。
      先是嗅到了汗毛的焦味,然后是肉的焦味,再一会儿竟然飘来了烤肉的香味。最意外的是我没感到有一丝的疼痛,我深信酒精有麻醉的作用,感谢西湖啤酒厂。
        终于轮到我了,我也把烟头唆的闪着锃亮,同时搜寻着亲爱的手们。我的理想选择是人要瘦,最好手上青筋暴露,我要烫的就是某根嚣张的筋,奶奶的我非烫你个死去活来的,非烫你个生活不能自理!(耳边又响起一首歌:死了都要烫,不淋漓尽致不痛快...)一圈审视下来,幸运降临到了小白菜身上。他愉快的把手伸给了我,他的大方让我突然间感到了自己的残忍。在下手的瞬间我想了很多:一,万一烫死了我该怎么办?二,烫残疾了怎么办?三......其实还没想完三的时候我已经闻到了当年在玉皇山偷火腿回来后半夜里那袅袅袭人的香味了,久违了,我的火腿。
        万辛,菜同学至今健在。
      事后又不知是哪位大仙说一定要在伤口上洒点酱油才不会有疤,于是又纷纷响应。现在想想那巨大的疤痕都是酱油惹的祸。然后又说一定要合张影,于是又有了下面的那张照片。(《我把青春献给你》(三)里的第六张)
      几天后毕业了,回家了,伤口就开始腐烂了。我骗我娘说是在小吃部不小心被老板的火钳烫到了,娘很纳闷的说火钳怎么会烫的这么圆这么深啊。后来又专门给我买了药膏来敷。一同学说我慌说的真好,他就不敢给家人看到,看了大人会觉得自己像流氓一样的。我说你不用像的,本来就是。另一同学天天用手表遮丑,一到晚上摘下来的时候就会把肉也一起扯下来,因为都粘牢了。
        总之大家都烂了很久......
      (直到后来的很多年里,每当我看到电视里有消除妊辰纹的产品广告时都有一种立即订购的欲望,后来朋友说皮肤和肌肉组织都不一样的,没用的,后悔啊。)
     
      我最终由于这张照片的不小心露面,就漏了大馅,娘看了说:你们都是兄弟了吧,活该,烂死你!
     
      年少的青春有时就是这样的无知和残酷。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看着,笑着,不经意会想到自己的学生时代。虽说没有这样的惊人之举,但是,也有许多美好的回忆。
    回复禾禾说:
    那还不是。
    2008-11-17 09:47:03
  • 一边吃着哈密瓜(超甜的)一边看,结果笑岔了气,被噎得死去活来,看样子愚蠢的悲剧还在延续啊!
  • 青春往事,任你怎么残酷,还是回味无穷。
  •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啊!我在等等!到时候帮他儿子也烫一个!以此来延续当年的风采.....
  • 年轻时滚烫的记忆!
  • 手表一直挡住了我的疤,但想想还是挺留恋那时的人.景........当现在我已经抽了不计其数的香烟,但在也没有烟头落到手腕上,也许是老了,少了当年的冲动和激情
  • 这个残酷的青春简直杀好几亿刀,比别人多了几刀
  • 我也烫过的,不过我是被流氓烫的,还不止一个.现在我看到烫烟头的就躲!!
  • 打倒法西斯!对于这种野蛮的行为表示强烈的愤慨!
  • (声音抖抖)噶残忍迪说~~~~~~~!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
  • 太法西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