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后来干脆骗人说这是我小时候种的豆(疫苗)。
  • 回卓杰:当时酒喝多了一点都不痛,我相信酒精绝对可以止痛。我还拼命的吸红烟头找了一个青筋暴露的瘦鬼(右二)下了手,当时那种“吱”的声音还拌着当年我们烧火腿的香味。后来回家后大家都烂了,烂的都很惨。我就骗我娘说是在小吃部吃东西的时候被老板的火钳不小心烫到的。我娘纳闷的说怎么会烫的这么圆啊,然后又给我买来了专门的药膏。后来就是因为看到了这张照片才漏了馅,说:你们都是兄弟了吧,烂死你~~~后悔啊,这就是无知与冲动的惩罚。
  • 烫了烟头那张,大家都笑得那么开心, 就你一个人强忍着悲痛,难不成他们都是假烫,用颜料画的伤口骗你的,你还真烫了,哈哈.
  • 一、貌似偶曾经也有图7中,最左边的MM的棉布裤子的说~~(题外话:打上“左”字时,手里左右比画了下,嗯,左边叫做左,经常干左右不分的事!)二、图8尤其帅的说~~呵呵~
  • 看来前辈也是喜欢回忆往事之人,你毕业后两年,又一批同样怀着对未来有着美好的憧憬的四有青年来到了这个校园,看到你的这些照片也又让我想起我们在学校的日子,虽时间和空间不同也许感情是一样的,也留了不少照片,有时间整理一些一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