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2-13

    久违的事---想起那家伙

       多年前看了石康那本小说《晃晃悠悠》,讲的无非是关于成长关于青春的事儿,周遭的故事像极了我的当年。于是找了很多地方买来了石康所有的文集。但最喜欢的还是那本《晃晃悠悠》,到今天,里面的故事几乎已经模糊,但却知道了那家伙和石康居然是同班同学,那家伙的名字估计地球人都不知道,他叫王阳。大学时候组过青铜器乐队,任主唱。那个时期的作品里现在只记得一首叫《弗洛伊德弟子》,好象搞的蛮悬的。

    很多年间里我都喜欢听点小曲儿,摇滚的、民谣的、电子的、实验的、无聊的、恶心的,要是没有iPod,没有网络下载什么的,唱片的数量估计可以砌墙了。在众多纷繁的圆形塑料片堆里,那家伙的几张唱片一直都没舍得扔掉,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它是正版的,几十元一张省吃检用买来的,仍掉肉要痛的。

    听那家伙唱歌没有伤心,也不会有绝望,更多的是一种淡淡的忧伤,他会把你拽回过去,与曾经的人曾经的事莫名的碰撞在一起,于是你会感叹时光的流逝,也会追溯往昔的情怀,一不小心,你会突然发现有一种叫岁月的东西已慢慢的爬上了自己的额头。

     

    最早那家伙也是出现在九四年校园民谣里面,那懒散而温暖的声音给我留下了不错的印象。九五年宋柯组建风行音乐工作室做了他的第一张唱片《恋恋风尘》,也是汇聚了当年的一批中坚力量,高晓松(我叫他矮大紧)、黑楠、郁冬、高枫(已翘翘)、王小茂、曹钧他们一拨,制作也很精良。几首比较冷门的歌更是种爱有加,《昨天今天》、《蓝色理想》、《你陪我一起唱歌》。记得当年文艺台午夜节目《凡人咖啡馆》,谷永华曾经无数次的播放《蓝色理想》,音乐一出,同志们就会无比安静的瘫在各自的床上徜徉着属于自己的梦想之类的思绪里。有人还会轻声吟唱:可是我的蓝色理想现在哪里,我曾幻想的未来又在哪里升起,世界总是反反覆覆错错落落地飘去,来不及叹息,生活不是平平淡淡从从容容的东西,不能放弃......

    大概在98年的时候“矮大紧”出版了一本小说《画在墙上的脸》和一张创作辑《青春无悔》,里面有那家伙唱的几首歌,那首《久违的事》再次把我击中。当然最难得的是“矮大紧”的扉页文案曾被我剽窃后再嫁接,卖出过一个精彩的稿子,耶!

    02年,那家伙悄悄的出了一张阔别七年的专辑《晴朗》,又是郁冬的《虎口脱险》把我轻易拿下。《晴朗》是许巍写的,在他去年《在路上》的专辑里,许巍自己唱的版本几乎和那家伙没的比。

     

    今天在城西的一家新开的唱片店里买来那家伙的最新唱片《北京的冬天》。我放慢车速,在古墩路短短的七公里内浏览了所有的歌曲,凭心而论,就《北京的冬天》这首,还是十年前郁冬自己唱的有感觉。《弄错的车站》好极了,是钟立风写的,我喜欢钟立风,下次就写写他吧。

    这家伙变的很阳光很暖和了,自己还做了自己的制作人。家伙长大了,也没有以前的忧郁了,家伙用了十八年来和现在的老婆恋爱,十几年里,那家伙偶尔会让我感伤,偶尔会给我想念,偶尔另人悲情,偶尔也会让我觉得平静。

    不再青春了就容易怀念,其实也不然,昔日我曾经苍老,如今却风华正茂。

    对了,关于那家伙,有个绰号叫老狼。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在这里先祝坤哥新快乐合家欢乐,大小通吃!!顺便祝愿闯进来的各位快乐了哈哈
  • 新年快乐!:)
  •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啊!兄弟,不好意思了~~~
  • 快过年了,我来逛一圈.昨晚我老婆说做梦做到你了,说你送我半条鱼,还是活的,我看看外面,是白天,于是乎我就走出家门,安心上班...
  • 其实看你写的文字也都会有一种淡淡的忧伤.当然,有时候也会让我笑的喷饭.经你一说,这张新专集还是比较期待的,买去~~
  • 想不到你小子和我一样的喜好关于这个人的专辑偶都有,8过经过几次搬家,都丢了,因为是盗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