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2-08

    北京的冬天----想起郁冬

    最近在电台听到老狼的新歌《北京的冬天》,谁可知这是十年前郁冬专辑的一首,一首令我在很多个夜晚彻夜聆听又深深感触的歌。

    最早知道郁冬是九四年《校园民谣1》里面有一首叫《离开》的歌,词曲唱都是他自己。后来他去了当年红极一时的正大唱片做了制作人,以后的很多年里陆陆续续听到几首他帮别人写的歌,很难在大众传媒的各种渠道知道些关于这个低调的才子消息。

    95年的时候,在舟山的一家音像店最不起眼的角落突然看到一张几乎无人问津的郁冬的《露天电影院》,就宝贝似的买了回来,当年能听到如此平实又感动的歌实在是激动的不行,一个如此敏感和忧伤的歌手,一副质感平实的嗓子,但在漫不经心的声息吐纳间却总有种让人冷到骨髓的冰冷。我记得就在那一年的冬天,我无数次地紧紧关上房门,关上所有的灯,裹上厚厚的棉衣,然后在黑暗里聆听着郁冬的《露天电影院》《北京的冬天》《红色的天空》《时光流转》,在依稀的光影里看录音机上音量均衡灯的起落,夹杂着窗外远处零星的烟火,无数次被音乐中的清冷击倒,伴着磁带的沙沙声大口大口地抽着烟来驱散早已分不清身与心的冷。感谢黄小茂为他做的这张也可能是郁冬唯一的一份真心的沉淀。

    听郁冬的歌首先能让你快乐不起来,然后你会摆出一个低下头再仰首的姿势,接着你会裹裹身上的外套或衬衣什么的,之后你的眼前会有无数清冷的画面交替着出现,所有有关标题的部份几乎都用忧伤、疲惫、无奈、阴郁来概括,最后你就会怀疑一切有关于快乐的理由,再后就是就是不快乐的你和这个不快乐的城市换了一个角度纠结在了一起,无比亲密也无比痛楚。

    郁冬的歌属于青春中老朽的那部份,也就是接近死亡的那部份,看似希望中满含绝望,看似老迈中却又透着童趣,就像是一个耆耆老者在讲他童话般的过去和未来。奇怪的是,这样的歌听起来竟是那样的温暖,十年以后依然如此。

     
    北京的冬天 嘴唇变得干裂的时候
    有人开始忧愁 想念着过去的朋友
    北风吹进来的那一天 侯鸟已经飞了很远
    我们的爱变成无休止的期待
    冰冷的早晨 路上停留着寂寞的阳光
    拥挤着的人们 里面有让我伤心的姑娘
    匆匆走过的时候 不能发现你的面容
    就在路上幻想我们的重逢
    北京的冬天 飘着北雪
    这纷飞的季节让我无法拒绝
    想你的冬天 飘着白雪
    丢失的从前让我无法拒绝
    飘雪的黑夜是寂寞的人的天堂
    独自在街上躲避着节日的欢乐的地方
    远方的城市里是否有个人和我一样
    站在窗前幻想对方的世界
    北京的冬天 飘着白雪
    纷飞的季节让我无法拒绝
    想你的冬天 飘着白雪
    丢失的从前让我无法拒绝
    分享到:

    评论

  • 老大!冤枉呀!你是sina的blog,我不会加连接,找遍了也没加成,痛哭中.......
  • 这是一张很少人知道的唱片啊...难得啊!
  • 饭饭同学见笑了.07年大亚太设计年鉴精彩作品不及想象中的多.我的东西也就凑个数而已.希望明年一起进步!
  • 坤哥  今天看了07年的年鉴 看到了你的大作 银蝴蝶还有格兰道,不错啊,学习了
  • 那张<露天电影院>一直是我深藏又珍爱的唱片!<北京的冬天>更喜欢老的版本.另外,坤哥一怀旧,我心抖三抖!
  • 转眼,居然就十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