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1-12

    怀念的桌球 - [有关怀念]

        一直以来都对球类运动感点兴趣,什么足球、篮球、羽毛球、乒乓球、毛线球、肉球......众多的球类里面我对桌球常常情有独衷。

        小时侯在乡下的繁华地段(相当与现在的武林商业圈)总在显要的路口摆放有崭新的台球,球袋是个网兜。身着时髦的小伙常常叼着香烟大摇大摆的挥着竿,围观的人看的比自己动手还起劲,要是进一个空心没毛的球,那是可以享受观众喝彩的,三毛钱一盘,生意红火。

        又过个几年,还是那个地段,还是那张球桌,冷冷清清,凄凄惨惨。球桌补的补,破的破,球跑起来也是奔奔跳跳,有些常跑的路线已有了自己的轨道。

        中学时候,打台球是计时的,一般的是十元一小时,稍微好点的是十六元一小时,那是正月里才打打的。为了省钱,我们常常凑上四个来个双打,谁输谁付钱。我和林玮的组合配合的天衣无缝,所向无敌。还常常一竿清台,看的老板目瞪口呆。于是我被灌以雅号:北门第一枪。(家住城北) 也是好不风光。

        在杭州念书时,寝室里哥几个常为转塘没有一家像样的台球店而沮丧。一天某厮在学校旁边的一户人家的堂屋发现了一张巨破无比的球桌,大伙闻讯是两眼发绿。不到三更半夜不肯撒手,然后爬校门返回,时间一长倒也练就了一身飞檐走壁的功夫,至少也不输于香港的飞虎队。

        工作了,才发现时下玩的可是英式桌球---斯诺克。斯就斯嘛,刚好也有同事喜欢斯几盘的。茶余饭后工作间隙总有几个臭味相投的搭子总会趴在一张绿色的大台子上或优雅或粗鲁的时而双目弹出状时而闭上一只眼时而空心缩竿时而白球落袋的互相算计互相撕杀着......

        后来朋友们都忙了,有的远走高飞,有的金盆洗手,近视的更近了,老花的更花了,有的双目已无神,有的迎风会流泪......

     

        很多年以后的前几天,我在一家豪华又专业的桌球馆办理了会员手续,领了卡,充了值,还买了精致又昂贵的专用竿,续起了当年的情怀。环境好了,设备专业了,行头奢侈了,时间宝贵了。

        只是,球却打不进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赐名 2008-01-12

    评论

  • 只是,球却打不进了......这句话最竟僻
  • 回复:侄女他爹瞎说,明明杀的这么起劲的~~
  • 回复:心理姐姐周星星同学那是要多想想的!想的好啊~~
  • 回复:三流水平杀几盘再喝这样枪头准一点~~
  • 有了孩子后,我连边锋的台球也没空杀几盘了。
  • 西西,不知道怎么搞的,想起周星星同学的电影了......
  • 小伙子还这么多感慨!抽空一起喝酒,再斯几把,不过我是行头也不奢侈,水平也三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