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2-11

    现刚咖啡馆回来

      周五一早带上小林直扑安徽,杭州至临安一带鸡飞狗跳的路拼命的折磨着小毕的米淇林。十二点半到达黄山屯溪,已经饿的我有一种想吃人的冲动。接着吃饭,工作。
      下午四点半上了回杭州的高速,五点半天已大黑。昌化、于潜一带由于修路只能摸黑走乡间小道,无数只开大灯的黄沙车很牛逼的咆哮而过,牛毛细雨拌着泥浆温柔的涂抹着挡风玻璃,时而大摇大摆的狗和忽然出现在车前的大妈大爷们悠哉的过着马路。真是前后前后兜兜转转左左右右分清界限,红绿红绿灯色不变崎岖道路车速太慢,离合离合推推送送只恐没时间啊。
      八点半,摸着微微做痛的尾巴骨踏进家门,嘻哩哗啦的灌进一大盆年糕,爽翻。电话突然响起,是客户大人无奈的求助。接下去又是一番和工程中的古墩路斗坑斗坎斗智斗勇,十一点,又赶到富阳。临晨二点半,吞了一碗面条,三点半茶馆装点基本搞定,四点半再次踏进家门。大概五点半左右终于见到了亲爱的周公。
      第一觉迷迷糊糊醒来好象是九点半,再睡。再醒来,十二点十分,靠!十二点半约了客户,接下来起床和整理内务的速度就基本参照军训了。
      下午,给老居电话,居然在海盐(在南北湖潇洒吧你)。给陈老板电话,居然晚上厂房要搬机器(晚上有酒喝吧你)。给彭老师电话,居然没人接听(在学校泡漂亮女生吧你)。给陈医生电话居然转秘书台(在古荡医院吧你)。给xxx,不灵。又给xxx,还是不灵。好嘛,合着晚上居然拉不到人去富阳喝茶捧格兰道的场了不成!五点,接上猩猩、藏獒、鳄鱼再次杀向富阳...晚上九点半,应鸣来电:明天怎么样?答:你看着办。十点半,又来电:爵色?答:太吵。十二点,应鸣短信:明晚七点半凡人咖啡馆。
    现刚刚咖啡馆回来,一身的烟熏味,等凉的基本没味了再靠近大肚子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很多天没来转了.看来你还是很忙啊.有空多写写啊.喜欢看你写的故事.有趣,生动.
  • 看了几个月,终于忍不住冒个泡,仅冒个泡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