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1-22

    回家

        回家的时候最好能放上一曲马友友的《回家的路》,大提琴温暖的音色如同母亲久违的呢喃。当然,实在没有的话约翰.丹佛的《乡村小路带我回家》也能凑伙。如果你执意要听顺子和陈虹的那两个版本就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我回家需要将近三个小时的车程再加上一个小时的摆渡,虽然家乡的海水从来不曾蔚蓝色。走下汽车,就会被带着强烈鱼腥味的海风肆意的吹拂,卖玉米的大婶们会突然在你身边出现:落国要否?一句地道的宁波话会让你觉得已身处舟山,亲切的不得了。

        五分钟不到,车就上了渡轮。想起十几年前在玉皇山学画那会儿,坐长途汽车到白峰码头都要七-八个小时,一般都是在晚上十点不到的光景到码头的,等渡轮开来要到早上五点呢。所以晚上只能在车上哆嗦着撑到天亮。十几年前,那年春天我没能考进美院,入秋后跟着君裕大哥又来到玉皇山画画,记得一次回家,也是在码头等船,还是一个人,车上零零落落的几个乘客已呼啦啦的睡去,那天我清晰的记得自己只穿着一件几乎发臭的牛仔衣和一条薄薄的单裤,海风从车子的无数道缝隙里钻进来,加上自己落寞的心境,那一晚我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冷。靠着冰冷的玻璃窗,觉得自己渺小的像粒沙子,世界就象车窗外的海一样漆黑。那是一九九一年的事了...

        时间过的真快,世界变的也真快。长途汽车被豪华大巴代替。原来七-八个小时的国道线,现在有了高速公路,要是不限速,到码头两个小时就能赶到。轮渡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工作着,船上面吃的喝的玩的一应俱全。据说08年跨海大桥就能建成,到时候一个小时的海上时光也将化做乌有。那时候回家要提前买票,现在腐败了,自己开着车子,想快就快想慢就慢,身边还有一个小娘子做陪,美哉,美哉。

        船越靠近定海的码头就越是有一种莫名的兴奋,这种感觉很是暖心。也总是在这个时候,家人会打来电话询问一下是不是已经在渡轮上了,我说就快靠岸了,电话里传来小侄女茜茜的叫声。搁下电话,我就闻到了饭香,还没进家门就听见了母亲的絮叨...

    分享到:

    评论

  • 唉,说得偶也想家了......
  • 冒个泡。
  • 我也想回家了
  • 你老娘的桂花炒年糕很是好吃,我还记的,不知什么时候还能吃上老娘炒的桂花年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