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1-13

    婚礼和光棍节

        11月11日据说是光棍节,也不知道是哪些死不要脸的死光棍们想不来的,自己讨不上老婆或嫁不了人不说还大张旗鼓的嚣张起来了,唉,什么世道。过了光棍节你又能怎么呢,第二天还不照样不会是扁担。不过今年的11日,过的也象节日一般的开心,先是有几个朋友造访寒舍,中途又收到现报说北京的驴友小薛同志在杭,邀大家一聚。我虽在西藏和薛同志没有一起走过川藏线,但在拉萨和八一镇也有过几面之缘,更何况有小彭老师一起去。凡人咖啡馆里晃满了人,加文忙着招呼着朋友,玲姐忙着在柜台里面收钱,好一派生意兴隆的景象。为了获取加文手机里的那一段在西藏的视频,一群貌似时髦的年轻人竟搞不定区区小蓝牙,汗颜。后来来了很多朋友,有点闹腾。一点半,有人竟还想去SOS Happy一把,靠,一把老骨头了,省了吧。和小薛道了别,回到家二点。第二天下午收到短信:我已在机场,昨晚很高兴,下次去北京别忘了联系。

        11月10日是飞波老弟的大喜日子,离光棍节仅一步之遥,好悬。新郎着一件白色休闲的衬衫,系一条自产的缎面领带(打的颇为松垮),牛仔裤加一双白色球鞋,这是个更像伴郎的新郎。当然,他是不想弄的太俗气才这样,这种正而八经的傻事也是有我们做做的。想当初化了莫老老的银子配得一身新郎装,还喜煞自己,现在它们静静地在衣柜里被我关着禁闭,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出来放放风。飞波父亲那番真挚又略显紧张还带着点海鲜味的讲话让我感动又喷饭:“...最后希望我的小俩口子恩恩爱爱,希望他们找点时间找点空间,领着孩子常回家看看...”父母对儿辈的心愿其实就是那么简单而实在。就像自己日渐苍老的父母,电话只能寒暄,就象母亲根本不想让我们知道她的腰椎间盘症有犯了一样,所以打算近日返家一次,虽然也不会帮我父亲揉揉肩,不会帮母亲洗洗碗。

    分享到:

    评论

  • 是的,偶也赶紧着,给老娘打了个电话,听她说说,家里的琐碎......
  • 大哥  你的细腻总是在不经意之间调侃到我敏感的思绪  在对你倏然气井后 陷入自己淡淡的忧伤
  • "一把老骨头了一把老骨头了" 不要这么感叹嘛
  • 孝子啊
  • 唉,没见到小薛美眉,好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