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1-03

    日子

      由于上星期天晚上去参加了一个Party,搞的我对类似的聚会兴趣全无。本来今晚在Loft有个关于“天地不容”的讲座沙龙,主讲的是孔夫得.豪格,挪威美术评论家,原挪威国家美术馆馆长。原想应该是场不错的讲座,可惜被上次Party上那个美院的鸟教授喷了一晚上的口水搞的我现在听到讲座两个字就有点畏惧。唉,还是在家陪领导罢了,替领导做做饭,替领导按频道,替领导赶赶蚊子,生活啊~~!(典型的三替公司的)
      昨天义乌房交会布展最后一天,得到老居的口令一早杀去又连夜赶来。回来的高速上1.8T的阿宝冲在前面,2.0的小毕跟在后面,1.8T上的就两个瘦人,2.0里一群壮汉外加一个会晕车的大妈,命苦啊我。1.8T以120的时速飞驰,跟的我两眼反白脖子发僵腰椎麻木为止,命真的是苦啊。命苦的还在后面呢,由于先要到萧山把会晕车的大妈夫妇送到家门口,无奈夜色太阑珊,也无奈城市发展过与快,这对在湘湖生活了几十年的夫妇硬生生的不认识了家门。害的我在类似叫什么风情大道的路上象个没头苍蝇一样的转悠了半宿。胡乱中却也让我瞟上了一眼休博园的大门,真是难得。
      好象很久没看书读报了,这显然是要被万峰骂的。也很久没碰ipod了,生活不知道是忙碌了呢还是糜烂了。曾经的长毛张大侠突然来电,说月初某电视台会播出他的记录片,当然还会有陈J。据说摄像跟了他们三个月才收工。还说片子里会播我们以前写的歌--《那里》。他说的眉飞色舞,我听的西里糊涂。完了说他搬过家了,有两首歌的词失踪了,《只因有梦》和《关于秋》。我说我还在,怎么给你,邮箱还是QQ?他居然说还是平信吧,难得还有比我更原始更怀旧的人,佩服之佩服之啊。
     
     
     忙活了三天的成果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继续冒泡 2006-11-03

    评论

  • 长毛张大侠,谁????
  • 阿坤真是个24孝老公啊!羡慕小周领导~~~~~~~~
  • 万峰,我的偶像啊。不学习,的确要被骂的,我就被他骂过2次。你要小心。周领导一切无恙吧?全家关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