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0-24

    我愿是朵怒放的雪莲---西藏游(五) - [关于远行]

     

    临近中午时分,珠峰在一朵伞状白云的映衬下远离我的视线。想着不知道此生还会不会再次捷足于此,心中不禁升起唏嘘几多。

    再见了,亲爱的珠穆朗玛峰!再见了,海拔5200多米的那个夜晚。

     

    带着对珠峰的不舍,又经过一整天的跋涉,夜里十一点光景我们抵达日喀则,这个整洁而亲切的小城。据说这是外星人韩红的故乡,
    看着蜿蜒的小河和翠绿的胡杨,实在很难让人联想到那块巨大的油肉。不过还是要感谢她钻在车上狭小mp3里为我们唱了无数遍的《天路》:那是一条神奇的天路哎…带我们走进人间天堂,青稞酒酥油茶会更加香甜,幸福的歌声传遍四方…

    这回入住的可是两人一间的标房,无奈没有热水,又一次打消了洗澡的念头。要知道我可是有十余天没沐浴了,这要是搁在杭州,家里的领导早就发彪了。不过这次能坚持这么多天还是要感谢我的快干衣裤,排汗效果还真是不错,十来天下来身上还没有一点汗臭和发粘的感觉,真是居家旅行、馈赠佳人的理想选择啊!走一遭,穿一套,包你想穿第二套。

    和彭老师一起聊着小天进入了梦乡,这一晚,睡的狂爽。据说又起了鼾声,耶~~!(对于打鼾,我一向持否定态度,这让很多与我有过共宿一舍的人愤怒不堪。持否定态度说白了就是耍懒,耶~~!)

    第二天一早,在李加文的带领下,走了大概两里路,去吃了一碗号称很正宗的米粉。完事后打上一辆车,前往扎什伦布寺,据说现在西藏的十一世班禅活佛就在此寺。

     历经近五个多世纪风雨的扎什伦布寺,依然以它恢宏的气势,绚丽的色彩、神圣而庄严的殿宇耸立于日喀则市西面的尼玛山上。扎什伦布寺,也称“吉祥须弥寺”,日喀则地区最大的寺庙,与拉萨的哲蚌寺,色拉寺和甘丹寺以及青海的塔尔寺和甘肃南部的拉卜楞寺并列为格鲁派的六大寺庙。公元1600年,四世班禅罗桑曲结受扎什伦布寺之邀,担任了该寺的16任法台。自此,扎什伦布寺成为历代班禅额尔德尼的驻锡地。

    我觉得这是我在西藏见过的最漂亮的寺庙了。精致、神圣、宝多、人少。还遇到一大群喇嘛,估计是开饭了什么的,嗖嗖嗖的从我身边走过,于是我索性坐在地上拿出相机咔嚓咔嚓的拍了起来。越拍越觉得象电视里的红莲教,拍的我心里慌西西的,生怕有人从后面给我一掌。

    突然来电说要回拉萨,司机就等我和彭两个人了,于是匆匆赶去。没看完整个扎什伦布寺,也没去见十一世班禅活佛,那就等下回吧,再见,活佛。

     

    ( 昨天晚上和应鸣在绿园的千子莲洗脚,俩人幸福的回忆着在西藏的艰难与欢笑。应鸣还不时的和同行的朋友们发着短信,比如蔡老板。关于“蔡老板”这个称呼的来历,应鸣一再强调要纳入此篇游记,故在此插播一段回忆)

     

    那是从那木错回拉萨的中途,我们前往羊坝井,那里有声明显赫的温泉。

    一个巨大的类似于泳池的露天水池正冒着袅袅热气,三俩个男女正愉快的浸在里面,或玩水,或畅游。看的我们心里奇痒无比,好象才几天没洗澡就觉得身上爬满了数不清的蚂蚁。正抓耳挠腮之际突然觉得有人在背后扯我衣服,并听到一句很不标准的国语:“小姐妹,鸡蛋要不要?”这才意识过来又有傻逼看到有扎辫子的人都误以为是姑娘家,想起无数次在西湖边或电影院门口被卖花的小孩拉着衣角簇拥着:“小姐如此美丽漂亮如此温柔大方!买枝花吧小姐!”心里就愤愤不平。如今在西藏这个地方竟还有人把我认成女人,而且还是听上去跟她们混的很熟一样的“小姐妹”我靠。奶奶的,见过这么魁梧的小姐妹嘛!于是我愤怒的回过头没好气的说:“你才小姐妹呢!”那个真正的小姐妹落慌而逃。

    下面的是那个卖鸡蛋小姑娘的回忆:

    今天我象平常一样,拎着一篮子鸡蛋去温泉池旁边卖,没想到今天游客真少,泡温泉的人更是少的可怜。心想着今天回去又要挨打了。正要回家的时候,我看到从远处开来了几辆汽车,他们还真的在我身边停了下来,听他们说话的口音一听就是南方人,听说南方人都很有钱的,这下好了,我的这篮子鸡蛋有希望了,弟弟的学费也就有希望了。我高兴的朝一个扎红头巾的长辫子阿姨走去,南方人就是有钱,连女人都吃的这么高大。我在阿姨身边站了很久,她理都不理我,总是抬着头看这看那的,她的脸我看也看不到,也不知道该叫她姐姐呢,还是阿姨呢,还是大妈?唉,急死我了。对了对了,上次来过几个南方的阿姨,她们都互相叫小姐妹的。对,我就这样叫她好了,说不定她会很亲切的呢。我鼓起勇气拉了拉她的衣服,轻轻的叫道:“小姐妹,鸡蛋要不要?”还没等阿姨回过头来,旁边有一个穿红衣服、胸口挂着一只手机、腰上还佩着一只腰包的叔叔先大笑了起来,那个叔叔可坏了,后来还骗我们去找他们的老板。后来阿姨回过头来,吓死我了,还冲我很凶的说了一句话:“你才小姐妹呢!”天啊,原来那个阿姨是个男人啊。吓的我转头就跑,还掉了一只鸡蛋呢~~那几个人竟在那里大笑,气死了我。我在那边躲了很久才出来,见来卖鸡蛋的人越来越多,我怕我的卖不掉,所以又出来向那些南方人兜售起来。我们都围着那个穿红衣服的叔叔,希望他能买一个。可他总是闪来闪去的,很不大方。最后可能围他的人太多了,他才笑咪咪的告诉我们他们的老板是哪个,说他很有钱的,一定会买我们的鸡蛋的。朝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一个也穿红衣服的叔叔正朝这个叔叔傻傻的笑着,老板就是老板态度很好的,总是笑呵呵的。我们一群人一轰而上,东扯西拉的要他买我们的蛋,可这个老板真是奇怪了,只知道一个劲的傻笑,好象他的脑袋被驴舔过一样。后来看到那个挂手机的叔叔也在一个劲的笑,还和别人得意的说:我被她们缠的烦死了就骗她们说蔡xx是我们的老板,哈哈哈...天哪,原来他是骗我们的呀!气死我了,当时真想把手里的鸡蛋扔过去,后来想想他们是远道而来的客人,所以又把手里的那个鸡蛋放了回去,唉!最后他们竟一个都没买我们用温泉煮出来的蛋,一个个的躲开我们跳上汽车飞快的走了。我只能吃着他们的灰尘等下一批游客了,老天保佑下我早点卖掉这篮子鸡蛋吧。

    下面是一只鸡蛋的回忆:

    今天真是倒霉,一大早还在我妈肚子下面缓和着的时候,就被小主人一把抓进了她的篮子。其实篮子里已经有很多蛋了,也不知道为什么还要抓上我,还把我放在了最上面,差点把我冻的结冰。后来又把我们放到热水里去煮,煮的我晕头转向的。还没等我熟的时候又把我扔进了篮子,说是煮的太熟人家就不相信那是温泉煮出来的了。也真是奇怪,本来就不是用温泉煮的还要去骗人。后来主人反而被一个穿红衣服挂手机别腰包的人给骗了,呵呵,真是替我出了口气。主人把我们煮的半生不熟以后又急匆匆的把我们拎到了温泉池那里。等了很久来了几辆车,主人高兴的朝一个扎红头巾的长辫子男人走去,主人没有像我一样见多识广还以为长头发的就是女的呢,还说:“小姐妹,鸡蛋要不要?”真是笑死我了,旁边那个穿红衣服挂手机别腰包的人也大笑起来,我们很多在篮子里的蛋都笑死了。结果人家转过身来说:“你才小姐妹呢!”天哪太好笑了,我旁边的那个家伙竟笑破了壳。主人一看原来是个男的,又觉得很不好意思,所以马上跑开了,他这么一跑还把我旁边那个笑破壳的家伙掉到了地上。“啪”一声,那家伙就over了。还好我命大扳住了篮筐。过了一会儿主人又去找那个穿红衣服挂手机的人,希望他能买几个,没想到那个家伙道儿老的很,就是闪来闪去的不买,还骗我主人说那边那个人是他们的老板。其实我早知道那人不是他们的老板了,只是我又没嘴又不能告诉我主人。那个家伙也穿红衣服,好象是个哑巴,因为他一句话也不说,只知道笑。唉,人类有时候真是很难理解啊。主人把我握在手里不断的推销着,突然听到那个穿红衣服挂手机的人在和别人得意的说:我被她们缠的烦死了就骗她们说蔡xx是我们的老板...,主人当时就气死了,查点拿着我向那个家伙砸去,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还好最后主人没下手又把我放回了篮子里。那些人走后我就被主人当中饭吃了,所以后面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本来那只篮子也要回忆的,后来想想不就那些话嘛,所以就不让它说了。

    继续回到从日喀则到拉萨的车上...(精彩待叙中...)

     

    分享到:

    评论

  • 笑翻!期待下一篇文章!!
  • 小姐妹口吻描写太像了  跟真的一样
  • 怎么还有这样的写法啊!?有趣!!
  • 原来你们两个就在回忆这个啊!应鸣是不是又笑出了眼泪?
  • 开始不按常理出牌了!亏你想的出来!不过还是佩服你天马行空的写法,我喜欢的!就是不知道那只篮子说了些啥?
  • 抢个沙发。变得有点荒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