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0-21

    我愿是朵怒放的雪莲---西藏游(四) - [关于远行]

     

        去往珠峰的路途远比想象的要艰难的多,一路坑洼不平,一路尘土扑面。    

        车行至边境哨卡,掏出边防证给予检查。执勤士兵牵着一只藏獒跺着威风的小步,羡煞旁人。    

        依然朝着那个神圣的方向前进着,一路盘山而上,一路颠簸驰骋,一路灰头土脸。师傅说爬上这座山,如果运气好的话,如果没有被云挡住的话就可以远眺珠锋了。我们开始露出了企盼而贪婪的目光。    

        一路上,老外们背着包骑着车自觉的吃着我们飞驰而过的巨大灰尘,还时而瞟来友好的目光。可能对他们来说路途的每一米才是重要的,终点只说明了结束,只是他们回来的起点罢了。这不禁让我想起前几天碰上的那些磕长头的人,他们日夜兼程风雨无阻的一步一磕头的照着心中的圣殿前行着,为的是在圣殿门口释放一个承诺或心愿而已。他们有些在路上要花去几年的时间,甚至有些在路途中就逝去了生命。那种虔诚,那种心愿,我们无法想象。修与行的真谛常常在下跪和起身之间浮印的更加清晰。在他们的眼前,看的是冷冷清风吹飘雪渐厚,鞋踏破,路湿透。他们的身后,听的是渺渺世间轻飘乐韵,人独醉,病消瘦。突然觉得世间的纷纷扰扰与真真假假又是何等的渺小与可笑呢。    

        不知道这些切身的感悟算不算是以往很多从西藏回来的朋友口中说的那种生命的洗礼,我真的不知道。     

     

        烈日当着头,引擎轰着鸣,经过数不清的U字型盘山的弯头,穿过一篇经幡丛,我们到山顶,时间:12:00,海拔:5000米,人物:一帮杭州西厮,事件:疯狂拍照。    

        第一次看到珠峰其实我的心里还是很平静的,这和我想象的有很大的出入。小珠静静的屹立在远处的喜玛拉雅山脉,我也只是静静的看着那些起伏的山峦,雪峰很耀眼。我出奇的平静,平静的像一滩羊湖的水。大家疯狂的和远处的珠峰合影,我不停的为大家效劳。最后李加文也帮我和珠峰留了影,也貌似美美的露着笑意,也手握拳头做着征服状,轻狂又虚伪,骄傲又自恋。云飘来,顷刻间就遮住了远处的景象。     

     

        几个小时的盘山颠簸而下,我们把它称为韩式松骨。司机拿着对讲机不停的和前车的师傅抱怨路况的恶劣,心疼着自己的爱车。我们依然欢声着各自的笑语,一边横扫着窗外的景色。当我们越来越觉得喘吸有点的困难的时候,绒布寺到了。    

        绒布寺始建于1899年,海拔5100多米。尽管称不上多么古老,但它是世界上海拨最高的寺庙,所以景观绝妙。整个绒布寺依山而建,一共五层,现在仍在使用的只有两层。据说当初之所以把寺庙建得这么高,主要是图这里清静,便于休息,曾一度住着500名僧侣。不过由于珠穆朗玛峰近些年来旅游越来越热,庙里的喇嘛们想清静也清静不起来,现在只剩下男女喇嘛50余名了。    

        以前寺庙靠卖点香火来维系生计,随着来登山的人越来越多,现在寺内腾出客房数十间,即方便了驴友又添旺了香火。不过现在寺门口又新建了几家简陋的招待所供驴友歇息,每人每床20-60元不等。我们中间有一批高反严重的人就在这里安顿下来了。只是晚上没电,这让他们很郁闷。    

        很多登山专家认为绒布寺所在地正是观看珠穆朗玛峰的最佳位置,当然能上珠峰大本营就更好了。所以,我们的目标就是大本营。从这里出发经过峡谷、悬崖与怪石到珠穆朗玛峰大本营,步行需2小时。徒步上山对我们来说几乎是天方夜潭了,如果再背上装备,估计走出几十米就要缺氧而死了。我们选择了马车,30 元一人,大概要走一个小时。我和许放一辆,在地球最高的地方坐上马车领略极地的风光那真的很不一般。只是颠的厉害,有一种被颠的不止两块屁股的感觉。也有一种威风凛凛的气势,活像去吃唐僧肉时的白骨精她娘。     

     

        下午五点,我终于站在了素有地球之巅美誉的珠峰面前!这一次她离我是那样的近,那样的伸手可及。虽然无数次在影像资料中目睹过珠峰神韵,但当站在其脚下静静仰望时,一种神秘与肃穆的心情在心中油然而生,此时,我真的很激动。若不是怕缺氧,我一定会大喊大叫大颠一通。  

        与这种心境相对照的则是珠峰大本营的一派繁荣景象:至少有几十顶帐篷分布在大本营各处,有旅馆、茶座、商店帐篷,还有登山队员、科考队员等的工作生活帐篷,还有很多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搭建的小帐篷,整个珠峰大本营如同一个繁华的小城镇。一种亲切感逐渐浮起,突然觉得珠峰离我们很近,不论你这一生是否领略过她的风采。    

         我、彭吉吉、许放、罗军、心理姐姐、祁央住一个帐房。主人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一口一个姐姐,一口一个叔叔的叫着,天真的像只小鸟。她用极不熟练的汉语招呼着我们,一会儿倒水,一会儿搽桌,一会儿又为我们烧起马粪生火取暖。我们瘫在各自的铺位做上山后的短暂休息。等跳平了心,喘匀了气,又自拎着相机杀了出去。
        加文他们忙着在帐房上喷着自己公司的LOGO,我举着相机替他拍了些照片。加文是个绝对的文艺青年,他有他的理论和视野,有他的执着和蓝图。几天后的拉萨的矮房子酒吧在我生日的前一天夜里我们喝着青稞酒畅聊到深夜。他忍着剧烈的头痛喷完LOGO就下山了回绒布寺过夜了。而我一个人在石滩边做了下来,本想堆了马尼堆做个留念,后又想起应鸣的话:如果在西藏很诚心的堆个马尼堆,你死后的灵魂就会回到这里。这话还是让我胆怯了,因为我不想让我死后的灵魂远离家乡。再加上在海拔5200多米的地方体力实在有限,所以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我静静的凝视着珠峰,像一个千年的冰雕。此时,真愿自己化做一朵不败的雪莲,怒放在这片天地间。
        刚回到帐房,心理医生跑进来对我说:快来看夕阳!我匆忙又钻出了帐房。一抹很嫩的红色正打在雪白的珠峰上,瞬间又变成紫色,那景色美极了。只是还没来的急拿出相机就匆匆消失了。生命中见过的最美的景象只能铭刻在心了。我知道那是个永恒的瞬间。
        大家都等着罗军来煮青菜鸡蛋面,据说他曾是三级厨师,这让我们很兴奋。能在这样的地方嘻哩哈啦的吃上一碗热腾腾的面条心想是何等幸福啊。只是在海拔这么高的地方水是沸腾不了的,最多只能烧到七八十度。而且下面条的时候又没有灯,大厨几乎是摸着黑毛估估下的。所以就不难想象最后端在手里的这碗面是何等的面貌了,等吃了一口后我坚信自己的水准应该有特级厨师的称号。(罗军真是对不住了…)
        据说大本营晚上的温度是零下十五度,慌的。拿出睡袋,盖上衣裤,再压上一床被子,大家都像泥鳅一样的钻了进去。小妹为我们生着火,他叔叔又拿出一把四弦的木琴为我们轻轻的弹唱着,声音古朴而悠扬,动人极了。
        伴着这样的天籁之音,伴着几个人的头痛,伴着没有蔡老板呻吟的寂静,我们在珠峰貌似甜蜜的睡去…
        "陈云梅~~陈云梅~~我不行了!我不行了!!"半夜里,迷迷糊糊听到祁央的叫声。艰难的在珠峰的后半夜的高原反应袭来了。许放麻利的为祁央接上了氧气。后来祁央竟说是我之前讲的笑话让她笑的伤了元气,把她笑出了强烈的缺氧症状。唉,天地良心啊~~
        乘醒来之际,发现自己吃的那碗青菜鸡蛋面也在大肠里做起了乱,乘机出去埋了个地雷。那个冷啊,不竟有想起那段绝句:北风呼呼啸,小鸡鸡冻的红娇娇…!北风啊,你就歇歇吧~~。那个夜里大家都睡的迷迷糊糊惨惨烈烈云里雾里的。
        没想到那一晚有很多人都去埋过地雷,比如蔡老板,一早还去认真的寻觅了他的宝贝疙瘩,回来时兴奋的高呼着:"结冰啦,已经结冰啦!"
        事后李加文对我的这个壮举颇为欣赏,意味深长说:能在珠峰留下自己的东西并溶入那一片天地,真是有意义啊。

     

        精彩大结局待叙中…

    ?/P>

    分享到:

    评论

  • 回复电视报:赞否?
  • 也有一种威风凛凛的气势,活像去吃唐僧肉时的白骨精她娘。     汗~北风呼呼啸,小鸡鸡冻的红娇娇…!北风啊,你就歇歇吧~~。再汗~~
  • 回复坤哥:怪不得对星空不感兴趣呢,忘了这茬了,您把那最耀眼的星星都摘家里去了呢,况且还有那未出世的小星星.:)OK,算偶没问哈!
  • “回复心理姐姐:埋地雷这么紧张的事情哪里还有闲心看那玩意儿,要看星星还不简单,家里的那颗星星那可叫一个耀眼啊~~呵”哎哟喂,有必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拍小周同志的马屁么?不过虽然肉麻,但是听到这话被拍的人心里还是很甜蜜的哈!呵呵~~~阿坤是个好同志!
  • 回复  颦儿:那东西怎能不写啊,所谓大俗才能大雅嘛!有道是:庄稼一枝花,全靠粪当家!哈~~实在不行那就再好好修养修养吧~~呵
  • 回复 我是大虾:那一晚张老板没有和我共寝一室啊,莫非他又有什么壮举不成?可要给你小道消息哦~~
  • 回复心理姐姐:埋地雷这么紧张的事情哪里还有闲心看那玩意儿,要看星星还不简单,家里的那颗星星那可叫一个耀眼啊~~呵
  • 回复舒小妞: 好好后悔吧,三花小妹。
  • 拜托!阿坤同志为什么每篇必有关于大便的描写?好像西藏除了美景之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有关大便的事了。我刚刚被你从西藏带来的高原缺氧空气袭击晕了一个星期,才爬起来,又被你埋的地雷给臭晕了,看来又得修养一星期~~~~~~
  • 哈哈哈你因该多说说张老板那天夜里的事啊
  • 呵呵,那一个此生睡得最高的夜晚,现在想来还真是很有意思.坤哥埋地雷的时候可曾仰望过那满天的星星?偶最遗憾的是,冒着零下15度被冻成冰块的危险,仰望了半天,居然没有看见一颗流星,整个西藏行都没有看见,过分哪!
  •   羊湖的美可能是一生一次的那种,想以后再也不会见到那样的静谧而让人心动的美了。  而天域之行,让我遗憾的是,没有和你们一起去珠峰大本营,没有同你们一起去感受当时的心境和经历。绒布寺的夜,仿佛置身于一个荒芜人烟被黑夜吞没的无底洞,无奈又无助,想逃也逃不掉.所以后悔没有去大本营,真的有点后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