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0-17

    我愿是朵怒放的雪莲---西藏游(三) - [关于远行]

     

     

    下面运用好莱坞大片式的电影镜头出场,机位:航空俯视拍摄。---画面一派高原美景,雪山湖泊、牛羊满山、白云乱飞,几辆越野车不经意的进入画面,他们在藏南高原飞驰,时而过桥,时而爬坡,时而有人下车拍照,时而有人停车撒尿。镜头渐渐拉近,对准其中的一辆---尼桑途乐,侧拍,并平行前进。画面中又出面几张熟息的面孔:前排是司机师傅和扎红头巾的绝对潇洒的老生我,后排依次是绑蓝底白花头巾的许放大侠、戴酷似牛仔帽的心理医生阿梅姐(简称心理姐姐)、染一头黄毛的人民教师小彭吉吉。音乐渐渐进入画面:我确定我就是那一只披着羊皮的狼,而你是我的猎物是我嘴里的羔羊...爱你的嚎叫还在山谷回荡......    

    最后镜头进入车厢,音乐渐渐淡出,同时另一道声轨慢慢推上,欢声笑语又渐渐进入--    

    "冲动是魔鬼!"司机再次用这句话制止了我掏相机的冲动。    

    "可我真的很冲动啊!"    

    "现在就冲动了,等一下上了山顶还不定疯成什么样呢!"    

    "大不了成魔鬼喽,现在再冲动充其量也就是个小妖~"    

    "坤哥,还是再来个谜语吧?"    

    "一只乌龟盖了所房子。猜一个保健品~~不知道吧,盖中盖嘛,那一只乌龟又盖了一所房子呢?"    

    "不知道~"    

    "新盖中盖嘛~猪头!那一只乌龟又盖了很多很多的房子呢~?"我接着问。     

    又没人知道,最后又公布了答案:"巨能钙(盖)呗!"     

    一车人又狂乐了一阵。笑的司机师傅最后出现了海豚音!    

    这就是在我们车上隔两分钟就会上演的欢声笑语,要知道在海拔4-5000米的地方笑也是非常冒险的事情,弄不好就要笑的缺氧。但我们还是依然欢笑着旅行着,不是各自蒙头看着车外的风景,就是一个个笑的腹肌狂累。当然,腹肌这个词汇对我而言就显的稍微陌生了点。要是对于司机师傅来说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谈,甚至估计他根本就不认识那两个字。车队有这么一个司机我感到很满意啊,因为和他并排坐,有时候我觉得自己的身材跟龚汉林似的。    

    去往珠峰的路上我们先去看了羊湖,去向圣湖请安。一直盘山而上,一直美景不断。在即将见到羊湖的前刻,司机师傅的那个蹩脚的mp3里又恰如其分的传出优美旋律:'有人说,高山上的湖水是淌在地球表面上的一颗眼泪,那么说,我整颁的眼泪就是挂在你心间的一面湖水。'那是我钟爱的齐秦的《一面湖水》。此情此景此歌,此生难忘。 

        

    羊湖!羊湖!!在见到羊湖的那一刻我惊呆了,你很难想象这是你现实看到的景色,那种寂静,那种碧蓝是我从未见到过的,与其说她是一面湖水,更不如说她是一块碧玉来的形象与真切。比天还蓝的蓝,比碧还绿的绿,还夹杂些动人的青色。云拂过,蓝的更蓝,绿的更绿,青色更动人。    

    羊湖全称叫羊卓雍错,是西藏三大圣湖之一。羊卓雍错,在藏语里是"上部牧场的碧玉湖",海拔4400余米,位于西藏南部浪卡子县境内,是喜马拉雅山北坡湖盆带中最大的淡水湖。    

    我们在山顶不停拍照,只可惜没有一个相机能够装下羊湖的全景。再广的角,再长的焦,在她面前统统败下阵来。祁小姐、舒小妞、许大侠,在圣湖面前激动又欢欣,被我一一关进快门。胡亮和彭吉吉面对圣湖急冲冲的掏着家伙,洒着一种37度的液体。圣湖啊,原谅那些无知的人吧,罪过罪过阿弥陀佛。真是北风呼呼啸,小家伙冻的红娇娇~~北风啊,你就来的更猛烈些吧!    

    半小时后,我们有辛来到湖边,进入湖中。清澈见底的水轻微的荡漾着,几只雨鸥自在的追逐着,几朵白云悠然的盘旋着,一切似乎都不曾被人打扰过。湖边铺满了小石块,大小不一,厚薄不等,或尖或圆,这些石块经过湖水千百年的冲刷,颜色灰白,平平展展地铺在水边,紧密而灵感。我随手捡了几块薄一点的石片打起了水漂---一二三四五...再打一漂---一二三四五六七,再来一漂---"噗嗵",一漂都没有。几漂下来,喘的厉害。再一想,这可是圣湖啊,能打水漂嘛,唉,算了算了,就当是给湖大仙挠个氧吧。    

    心理姐姐对着圣水双腿一盘做起了一种看似逾珈的造型,舒小妞一声不响的望穿起了秋水,彭吉吉忙着冲洗他在山顶放水时踩到的狗屎,其余几个端着苦命的相机忙着喀嚓。几个司机师傅跳上一艘小船朝对面划去...    

    离开时,心中倍显不舍。那一抹幽幽的色彩,就像是哪位神仙偶然路过此地遗留下来的一块美玉,随意的铺在天地之间,那么神圣,那么幽远。  

       

    我们依旧前行,朝着珠峰的方向。路更加的难走,人更加的稀少。一条似乎开不到尽头的路渐渐的暗了下来,窗外星辰闪烁,月亮高悬。高原美景也渐渐地融入夜色,只能看到车后飞扬的尘土。我们的挡风玻璃已积上了厚厚的一层土,看出去模糊难辨,活像个白内障患者。    

    "师傅,射一下!"我说。    

    "恩!什么!!?射什么?"    

    "喷一下水~"    

    "哈哈哈...吓我一跳。"     

    "流星!"许放大叫。    

    "哪里哪里哪里?"     

    后来任凭我抬瘫了头也还是没看到一颗传说中的流星,看到的几颗星星都是自己头抬了太久后砰出来的,也是一闪一闪的,还拐着小弯绕着小圈呢。         

     

    将近晚上十点,到达定日县,一个看起来很蛮荒的小镇。入住一家叫珠峰家庭旅舍的地方。我们的房间阴暗潮湿,还散发着一股强烈的霉味。被褥比死人还要硬,真怀疑他们的棉花里有没有伟哥的成份。大伙儿的房间都在二楼,辛好旁边还有个露台,虽然旁边是一个大概一平方都不到的厕所。也部知道哪位大侠第一个如厕的,正爽时,玲姐误以为那是间开水房,拎水瓶大摇大摆的往里冲。我见状补上一句:里面是37度的水啊!?众人狂笑不止。    

    那天晚上,我终于痛快的看了一场关于星星和银河的天文景致。美的无法形容。最后在装有伟哥的被铺里美美的睡去,据说鼾声振耳。耶~~!   

    第二天一早我也光临了那个连转身都困难的"开水间",好家活,宝贝堆的比珠峰还高!后来据大张承认,基础是他垒起来的。听他这么一说我也放心了,他毕竟不用功能改变了。一颗替他担忧的心也算是放了下来。     

    (精彩待叙...)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马啊 2010-10-17

    评论

  • 不错,很及没来看你的博了,比较忙
  • 要能在羊湖练一套瑜珈,那才叫爽翻美瘫巴扎嘿呢!能感受无穷的宇宙能量啊!:)
  • 第四篇赶紧啊大哥!!!
  • 说起羊湖............我恨你门啊你门都不说一声就去了我没的去啊~~~~~~~~~~~~!!!!!!!!!!!!15555555555555555
  • 张大侠的基础就是厉害听说某人进去拉的时候一脱裤子就会碰到黄金啊~!可怜的我凌晨拿着登山杖为2位大哥抵住门让他们愉快的拉我也不容易啊坤哥
  • 幸运的37度液体  潇洒在清山之上  游弋与羊卓雍错其间 拨撒之心镜真是令人向往  与大张等人的珠峰比较 犹如挥毫与推磨  极品兴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