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0-14

    我愿是朵怒放的雪莲---西藏游(二) - [关于远行]

     

    早上八点半,五辆越野车在楼下一字排开。大伙儿背着行头自由搭配,四人一辆。我,彭,许,心理医生凑成一辆。这个伟大的组合一凑就是十天,直到短线与长线分开的那天我们才恋恋不舍的拆散了四人帮。

    由于我心较宽,所以体就胖了些,故享受起了前排专座,绝对厅级待遇,真是爽翻美瘫巴扎嘿。后来才知自己乐的早了点,没曾想到后排三人的排序是彭、医、许,也就是男、女、男。西藏的路不是颠簸就是转弯,而且司机师傅驾起来也貌似狂野,每次拐弯都象在炫耀自己车子的防侧倾功能似的,爽的后面几个不断发出些哼哼哈嘿的声音。听的我和司机师傅的脚指头都握成了拳头。

    真正在雪域的旅程在这一刻正式铺开。那木错,众神的天湖,我们8小时后见。

     

    先前一直以为坐上几小时甚至一整天的车是件无比痛苦的事,但在西藏你根本无需这样的担心,车窗外不断变化的景色会让你有一种受宠的心慌,只怕那些刹那飞逝的自然美景还没在心里留下印记就被下一个景色无情的代替了。美丽的景色只是献给眼睛的,更何况叫一个大男人花过多的时间去描写山水露雨、花草虫鱼多少显的有点纤煞煞,故在景色方面就少蘸笔墨了,恕罪恕罪。

    那木错,藏语意为天湖的意思,海拔4700多米,是西藏几大圣湖中海拔最高的湖了。当然也是世界上海拔做高的湖了,而且是咸水湖。司机师傅说你们要是在拉萨就倒下了,那么到了那木错还不都得灭了,更别说还想去5000多米的珠峰大本营了。师傅的话听的我们个个瑟瑟发抖。

    去那木错的要经过一个海拔将近5200米的山口,开始还是风和日丽,越接近山口天气就越发的恶劣。到了山顶就索性风雪交加了。我们在山顶稍做停留,下车感受了刺骨与冰冷。

     

    终于,那木错到了,她像一个美丽的少女静卧在念青唐古拉山脉。云很低,大团大团的撞在积雪的山间,阵阵风来,云在不停的变幻着它的形状。据说高原气候瞬息万变,时而狂风大作,时候乌云盖天,风雪过后,那木错湖面依然波光鳞磷。扎西岛是那木错五个半岛中最大的一个,是观赏那木错景色的最佳地方,也是整个那木错唯一建有接待设施的景点。所谓的接待设施就是由几个较大的帐房组成。晚上,我就将安身于此。

    放下行头,兴奋的向湖边走去。向导一再叮嘱我们走路说话都要缓缓的来,不能过与激动。因为这里毕竟又比拉萨高了1000多米的海拔了。不信你往我们的帐房里去瞅瞅,以李加文、欧阳、田斌、罗军、胡亮他们几个为首的高反份子已率先倒下。

    据说在那木错,骑着牦牛或马绕在湖走上一段或再拍几张照片是一件很美的事,所以不断有藏民前来招呼。

    大家以各自不同的形式和姿态出现在湖边。彭老师长跪与地,双手合十,闭目且低头不语、心理医生静坐于水边做双目远眺状、我,忙不停的使唤着我的佳能30D、大张在和一个买饰品的藏女在不停的杀价---“这个多少钱?”“800!”“20怎么样?”“…”、蔡老板借着清澈的湖水大摇大摆的洗着手又漱着口。我说那是圣湖,你不能这样的!他“啊”的一声将半口水又吐进了湖里。

    过后,大家又围着一头牦牛轮流的骑上去拍照。我就是那个为大家拍照的可怜的摄影师,最后连牦牛的毛也没碰到过一根。不过还有一个比我可怜的,那人就是胖胖。他在骑牦牛留影的时发生了一件让牦牛惧怕人类的事件。就是当他一只脚跨上牦牛时,估计牦牛也根本就没想到他的份量,牦牛竟然一个趔趄--四脚发了软。这还了得,本来就有点摇头晃尾巴才攀上一只脚的宝贝肉疙瘩同志被这突如其来的牦牛的趔趄失去了平衡,一头牛和一个人在刹那间大乱阵脚。牛低估了人的份量,人高估了牛的能量。顷刻间,胖胖从牛的背上噶然坠落。

    此时,一头牛无论主人怎么牵引它还是情不自禁的后退着,一片湖在胖胖坠地的瞬间被振起一阵巨大的涟漪。

     

    应鸣在脖间也挂着一个佳能30D悠哉的朝我们走来,对我们来说他应该是个老驴了,西藏已经来了几次,还声称自己要来十遍。所以这次他还兼顾着领队的职责,只是常常领着领着就去领他去年领过如今还留在拉萨的美眉了。因为胸间配有同样的武器,所以我们也是常常交流些关于光圈和快门的鸟事。

    “走,我们上山去。”应鸣叫上我和玲姐,我又喊上蔡老板,蔡老板后面又跟着胡建,浩浩荡荡的向山头走去。要知道在海拔4700米的地方连走平路都缺氧的条件下我们几个竟不顾安危的去爬山,我开始佩服起了自己的勇气。

    果然,在这里爬山远比想象的要艰难的多。几乎是一步一小喘,两步一大喘,三步一小歇,要不小命就要歇菜。最致命是风,巨大的风吹的你几乎难以呼吸,而且在这样的山上根本找不到一处可以避风的地方,除了光秃秃还是光秃秃。所以你只能任凭着冰冷的大风在你身上肆虐。一会儿工夫,嘴唇和鼻子周围的一圈全部发紫。随着缓缓的移动,那木错湖渐渐地以鸟瞰的角度进入到视线。此处省略若干赞美风光的描述。两个半小时后,我们成功到达山顶!放眼望去,夕阳欲坠、紫霞满天、雪峰连绵、湖如镜面。我们在山顶望情的雀跃,疯狂的留影。总想把这绝世的美景一股脑儿的全部塞进自己的眼睛,塞进这可怜的相机。彭吉吉竟然在我们留影的时候貌似活生生的出现在众人面前,即呆滞有疯狂。据说许放同志在我们上山前就已下山了。这样看来,那天在那木错的山顶,先后曾有七条猛汗放眼山顶,骄傲而威风过,激动而狂放过。

    大概晚上九点光景,我们顺利的钻进了温暖的帐房。外面,狂风大作,冰雹乱砸。

     

    上过山顶的人回来后开始发冷,那是被风吹的。我端着一碗热腾腾的稀饭不停的哆嗦,想想不能撑了,还是去休息吧。所以没等一碗喝完就匆匆的钻进了睡袋,又压上了一床死人一样的被子。半夜,突然被一种恐怖的声音袭击而醒,那声音总在我耳边盘旋着,经过仔细的辨认,原来是对面的蔡老板的呻吟。可怜的蔡老板,可怜的呻吟着,可怜的让你真为他感到可怜啊!

    后来得知那一晚又发生了些有趣的事情,比如胖胖和大张是如何被高反折磨成阿呆和阿瓜的,比如半夜里的星星和银河是如何的触手可及的,又比如大张半夜尿意袭来又怕出去太冷,怕被冰雹砸晕,所以大侠又使出了他独门看家功夫---上下颠倒功---把拉又硬生生的改成了吐!苍天啊大地啊是哪位可爱的天使姐姐传授此功给他的啊!!!而且足足喷了三大袋,最后搜的一声掠过罗军和彭吉吉的头顶飞出窗口。而且中途滴滴答答一路塌方

    第二天大家在湖边合了影,我们要回拉萨做短暂调整。因为下一站将是珠峰大本营,一个听了会让人浑身颤抖的地方。

    汽车渐渐开远了,我摇下车窗频频回望,蓝天碧云下,那木错湖就像一颗晶莹的宝石镶嵌在万里羌塘草原上,那么宁静、那么浩瀚、水天相融、浑然一体。

     

    (精彩待叙...)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温柔的归途 2011-10-14
    补大片 2008-10-14

    评论

  • 期待第三篇!!!
  • 回家了,还是感觉我的jiao有异味,现在想起来,昨天晚上留在亲亲家园的味道不知道散了没有?还是一路跟随我也上了舟渡8号?仔细研究了一下,原来我的jiao搽了“扶他林”,估计那玩意有强烈副作用,真不好意思,难为大肚婆了。
  • 连看了两篇# 也有一种去过西藏的感觉。而且也是这样的疯狂!
  • 你施了魔法把西藏的空气带到重庆来了么?我怎么先看这文章觉得有点头晕,到后来就连喘气都有点困难了呢?最后 ,我要忍不住快吐了!先不说了,下次喝了板蓝根吞了红景天再来看~~~~~~~~
  • 坤哥加油写啊:)
  • 精彩的旅程,更精彩的文字!绝妙的文采,幽默的刻画.不凡的!!!真是笑死人不偿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