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9-22

    转载流川枫的《只因有梦》

        (这是十年前我们身边的故事,ZS那个城市某个报纸上的一篇文字)
     
        认识国存的时候是在阿辉的办公楼里,那天有事找阿辉帮忙,刚好国存在他身边聊天,于是大家就这么认识了。
        阿辉说星期六是国存的生日,邀请我参加,我有点为难,因为星期六刚好去甬考试,怕来不及赶回来,只好说能及早回来的话就去。
        星期六回到家里已是夜幕降临,一放行李就连忙赶去了。
        到了国存家里,第一个感觉的就是小屋具有个性,反叛及前卫。墙上挂着披头士的肖像,床的一边是一件黑色的T恤立在那里,上面有唐朝的画像,阿辉说那是国存自己制作的。
        打开用易拉罐做的小吊灯,屋里顿时充满了温馨。那些会弹吉他的朋友在席间不断给国存献上自己作词作曲的歌谣。我不懂摇滚,分不清主流与非主流,更不知道R.E.M、GREEN RIVER、U2……,因为他们倾向于反对性别歧视,精神上的宣泄,宣扬暴力、SEX或对政府的不满,特别是趾高气扬的枪炮与玫瑰乐队的那种长发形象和嘶声裂肺的“嚎叫”声更让我受不了,一直认为那是惨绿少年青春期的游戏,摇滚在我心中一直是属于另一个“疯狂世界”里的。
        但当时出自我周围人的自由歌谣,让人感觉有一种埋率,直接了当的表达自己的心情。那些爱摇滚的朋友今天难得聚在一起,真是有缘,因为听阿辉讲他们不是纯粹的专业摇滚,因为喜欢它、爱它,所以是摇滚把他们连在一起。这个时候我似乎有点明白ROCK,那些摇滚音乐人在对旋律进行一番血腥屠杀的同时,又将这些支离破碎的片段用令人神魂颠倒的强劲力度重新组合起来,直言不讳、尖酸刻薄、一针见血的歌词和无可匹敌的绝佳演唱弥漫在万众敬仰的摇滚圣地中,无孔不入。对于摇滚来讲面对这个变换的世界中各种各样的愤怒,倾轧和犹疑,这在情感和创造力上确实是一种挑战。歌手们所愤怒的是在他们易受伤害的岁月里和心情中就已了解了生活是如此的不合理,那种似乎带破碎家庭的声音唱出了你的感受,直接述说了孤独和不公平等难以解决的问题,也许是种种的问题,创立了那些摇滚人的不同风格和个性;又也许是那些种种的问题,使一些优秀的歌手浸泡在海洛因和迷幻剂之中。
        这时国存对我说:“虽然我并不是专业的,但我实在是太喜欢它,真得很难相信,突然有一天离开它之后我会怎样。”我知道自己并不是属于那个圈子的人,常人也许会认为他们的打扮和稀奇古怪的饰物有点不可理喻,但我发觉他们用一个叫“皮克”的小玩意拨起吉他时,所发出来的琴声会打动每一个人的心弦。
        就像他们当中的一位说的,“琴声漫漫,诉你衷肠,只因有痛;赤热的心,肆放犷野,只因有梦。”
        只因有梦,他们的梦是摇滚,所以才使他们那样的执著。


    给阿坤,小付,张大侠等人,为着那曾经的十年~~
     
                注:文章写于十年前  作者:流川枫,我们叫她“电视报”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闪功了得 2008-09-22

    评论

  • 流川枫,这名子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