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7-18

    怀念朱先生(二) - [有关怀念]

    先生平时工作松弛而认真,没想到他兴起之时也可爱万分。

    那时还有龙翔桥排挡,大家忙后常去捧场。什么二仲、王大姐、孟记等等一家一家吃过来,酒过三旬后常常去宝淑路上的“点歌台”唱歌,一解酒气。

    每每这个时候,朱先生就成了雷打不动的麦霸。别人麦霸都唱自己会唱的拿手的,这个麦霸从不点歌,而是在你唱的最陶醉的时候突然进来一个不在调上的声部,恐怖而无赖。于是你只好放弃,供先生享用。只是我们点的歌先生大都不会唱,都是先生临时做曲的。那种感受会让你坐立难安,似万蚁攻心。

    先生在KTV还有一绝,伴舞。不管你唱的是哪个流派的歌他总是能轻松抓住主题并瞬间扭动腰枝。极端兴奋时他还会攀上沙发靠背的转角台上(也就可以放下一盆花的三角区)继续狂舞。谁见了都会觉得他是疯人院里练杂技的。那天趁他还在上面张牙舞爪时,小沈点了一首《中国功夫》,伴舞难度之大可想而知。当中国功夫四个大字在画面出现时,我看到先生的额头瞬间闪过一排细汗...最后先生还是被中国功夫轰然载倒。

    在以后的那么多年里不知先生还有没有再上过那个宽广的舞台。

     

    先生临走前的那个晚上,大家都喝多了,他说来杭州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了我们这帮兄弟,话语竟乎哽咽。半年时间里,我们创作部的几个几乎和朱先生日夜相守,一起熬夜,一起畅聊,一起看欧锦赛,一起聊人生,一起谈女人,一起想念他的儿子朱一茗,一起迷醉街头...

     

    第二天,朱先生给了我一张唱片,封面写着‘阿坤,我爱你’,反面的曲目都是这半年来我们共同的记忆:

    01 男人的私家花园  (那段日子朱先生住在施家花园)

     

    02 我爱吹排箫  (听说中北大酒店有小姐会吹排箫,我们很是向往)

     

    03 在十一楼C/D座的那个角落你给过我  (还真不知道有谁给过他没有)

     

    04 龙翔桥 龙水长  (我们把撒尿称为洒龙水)

     

    05 中大的回味   (每天吃着中山花园的中大快餐)

     

    06 等你在中北桥的那一头  (我们在中北桥的这一头)

     

    07 暧昧在夜半十二点的朝晖路上  (无人跟随过,不知道有没有和谁暧昧过)

     

    08 早安晚安 君安  (楼下有家君安小店,老板娘长的跟画皮似的,却很风骚)

     

    09 飞起来的时候我们一起达到高潮  (曾经辉煌一时的飞时达广告)

     

    10 酒后的点歌台  (酒后必去)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个懒人,已经过了十天了还没有更新,害我一天天的浪费表情!
  • 顺其自然你是。。。。。?
  • 看过,路过,留过
  • 看你的文章好像又回到了那段令人感动的日子,可惜花无百日红。
  • 只要你一开唱,就伴舞没商量!
  • 啊……他还会伴舞啊……惊人啊……你要被杀了灭口了……
  • 嘿嘿 ~有意思  一大早便欣赏了大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