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7-18

    怀念朱先生(一) - [有关怀念]

    先生是著名跨国公司JWT驻上海公司的创意总监,据说这是本土广告人在国际4A公司混的最高的级别了,再上面便是传说中的大师劳双恩先生了。那年夏天,西湖边的楼外楼饭店,西湖醋鱼、龙井虾仁、叫花童子鸡、劳先生、朱兄、我,有幸围座一起海阔天空。

    二千年,我与朱先生共事前程,半年后朱先生又回到了JWT。他的案头上又开始堆起了耐克、联合利华之类大客户的创意手稿,靠着椅子,双腿架到桌上,点上一支烟,吞云吐雾。

    不知道此时朱先生是不是还保持着这样优美的造型。

    ?/P>

    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总笑称他为烟囱,因为他走到哪里烟就冒到哪里。以至于后来他不抽烟时也总是觉得他的头顶在冒烟,走进一嗅,烤烟型,焦油含量中。

    我们每天也算有不同的创作会议,像个小官僚似的。什么东方通信什么圣奥家具什么新中大软件什么侨新科技,狗模狗样的ADCDARTAE排排坐上,会议室常常人声鼎沸、鸡犬不宁、乌烟瘴气、淫词浪语。放荡归放荡,最后我们总是能胜利的完成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创作思路,特别是有朱先生一起参与的案例。

    比如那个案例:安绮卫生巾。

    从来不曾想到过有一天自己的工作桌上会堆上那么多的卫生巾,大大小小长长短短厚厚薄薄应有尽有。最开始去超市调研,也就匆匆的走过摆放有卫生巾的区域,两眼做贼似的扫几下那些五颜六色的宝贝疙瘩,还不时回头张望有没有被别人看到。再后来就会驻下足来拿起一包细细端看起来。到最后卖起卫生巾来比竟然比女人还大方,一包一包仔细的比较,近看远看好好的端详。还挎着购物篮一包一包的往里放,最后拎着满满的一篮很牛逼的往收银台一放,大声说到:没有会员卡。没想到收银的小妹倒是脸红了。

    那阵子几乎买了所有市面上有的卖的卫生巾,堆在桌上,身陷其中。后来发现有被偷的迹象,先是护翼型的不见了,后来夜用加长型的也没了,再后来防侧漏的也没了,最后只下几包动感丝薄超值五片装了。唉,就当为妇女事业做点贡献吧。

    客户说了这款卫生巾最大的特色就是带有花香味,让我们好好在这花香上做文章。什么广告语、包装设计、推广平面、促销海报等等都要做。

    会议室里的气氛依然动人。朱先生叫大家先定出一句主题语,再派生到不同的载体上去,叫大家天马行空的想,框框不定,多多益善。

    于是大家各自抒起了见:

    “从花香到花心!”

    “下流”

    “蝴蝶为什么飞不过腰?!”

    “蜜蜂的家园!”

    “靠,干脆叫‘甜蜜下半身’得了!”

    “芳香幽谷”

    “哈哈哈,好好好,就是有点下流”

    “香从下面来!”

    “哈,这句好!”

    “妈的更下流!”

    “好好想想,其实不下流的!”

    “我想了个CF片。上课铃声响起,一个非常严厉而古板的女老师急速又诡异的走向生物实验室,走廊里回荡着她急促的高根鞋声,当她一推开实验室的门时,一万多只蝴蝶和蜜蜂向她的下身扑去。打出字幕:花香的吸引。”

    “哈哈哈...

    “好好好!”

    “那么谁还敢卖这卫生巾呢!?非被蛰的跟马蜂窝似的!”

    “哈哈哈...”一听就是小沈淫荡的笑声。

     ......

     

    ?/P>

    大笑之余,最后还是朱先生做了精辟的结尾:花香怡身,自信怡人。我的想法也瞬间构成:用五片卫生巾拼出一朵朵漂亮的花朵,且有蝴蝶萦绕。色彩效果清新而恬静。

    最终客户出奇的满意,市场反应良好。

    这就是朱先生,能让我们肆无忌惮的打开各种奇怪的想法,最后又能非常理性的收回。也让我明白了做设计的一个道理:酝酿是漫无边际的,形成是严谨而科学的。

    ?/P>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不错
  • 大师兄是很闷骚版鲁迅哈哈。
  • 靠,叫我“朱先生”,阿坤您也太客气了,还要加上“怀念”,搞的我跟鲁迅先生似的。不过真的,杭州的半年像是天堂的生活,很快乐。
  • 酝酿是漫无边际的,形成是严谨而科学的  支持这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