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6-25

    怀念杨梅时节(二) - [有关怀念]

    当杨梅红的很旺时,那是乡村一年里最热闹的时候了。家家户户的亲朋好友都会在这个时候赶来吃杨梅,年年如此。

    他们有些是临村的娘舅,有些是外乡的姑爷,有些是平时里从来不来往的城里远亲,有些则是坐着小轿车威风凛凛的某局的局长或某科科长总之是些来路不小的官老爷们,甚至还有些混在干部跟前油头粉面的蹭客。他们来时会非常老练的带上很多做工考究的篮子,以便吃饱后再装上几篮带走,从不含糊。淳朴而热情的乡下人总会备上丰盛的饭菜,待他们用完膳食再前面的开路---到自己的杨梅山上去海吃,临走时也会非常客气的装满他们带来的所有空篮,有时还会自己贴出很多篮子装满送上,也从不含糊。淳朴的乡下人总还期待着他们早点把空篮子带回来赶紧派上下一场客人的用场,但他们拿走后就音训全无,根本不会在意杨梅篮对乡下人的重要性。莫非他们连篮子也吃?!

    这些倒还算好,最让杨梅主人们心疼的是他们看到树上的杨梅觉得好看时就会连着树枝一起攀去。嘴里说着:真漂亮啊,我要回家在花瓶里养起来。根本就不会想到来年攀去的地方就不会结杨梅了,而且他们一攀就是几枝。看到这种情况,主人们总是微笑着,从不阻拦。

    父亲在城里交际甚广,科长经理大官小官的结交一大片,杨梅时节自然也少不了他们的光顾。而母亲和我们兄弟俩则提早几天忙着准备酒水和好菜。腿肉要提前割好,啤酒要趁早扛来,吊扇装上,新毛巾备好,柴火堆满,茅房扫干净,还要装满柔软的手纸。

    我负责火房和跑堂,主要是烧火和准备碗筷什么的。哥哥负责后勤和协管,借凳子买酱油之类的。我们就像要迎接中央检查团的到来。

    那一天,家里来了四十二个客人,中饭翻桌四次,自己还没轮上。他们胃口惊人,走过的地方连树叶都没了。走时自然是人手一篮,有些两篮也不嫌多。要在短短的几个小时摘满四十多篮杨梅就算顾上一百只白头翁也来不急,其实都是父亲背着客人们向邻居们买的。

    等客人走后,母亲常常累的不行。父亲则总是挨家挨户的向邻居们预定第二天要送给客人的杨梅。而我们哥俩却只对桌上的饮料和剩菜感兴趣,因为有很多平时根本吃不到的好东西,比如有一种黑色的家伙叫可口可乐。

     

    当然,也不是所有杨梅客人都是这样的,像来自小渔岛--螺门的客人们,他们从不攀折杨梅树,也不带走一篮篮的杨梅,还一起帮着家里的忙,他们其实是趁杨梅时节来窜门的。因为平时没什么事情亲戚们也不大走动,那时交通也不方便,又没有电话手机。有时渔民们也会在这个时候回家补补网,带点在甲板上晒好的鱼鲞回来。又趁孩子们放假时,他们经常会在杨梅时节来我们家小住几天,也顺便给我们带点喷香的鱼鲞。

    那是我最快乐的童年时光了。

    因为每当这个时候舟伟和冬伟两兄弟也是肯定要来的。他们哥俩的年纪和我们哥俩一样大,黝黑的皮肤,时而调皮,时而听话。我们就是特别投缘,晚上几个小鬼挤在一起总有讲不完的话说不完的事。一次我和冬伟在大人们的鼓动下比起了摔交,结果我输了。当时还信誓旦旦的要报仇,没想到这仇到现在也没报成。

    等杨梅时节过后,我和哥哥也总是会去螺门住些天,我们就象是国家元首一样互相邀请来访。其实我更愿意去螺门做客,原因是每天早上我都可以去街上吃一碗很牛逼的肉丝米面,还可以去海边画渔船,最重要的是冬伟的父亲--我的表舅舅特别溺爱我们,他不像我父亲那样严肃,总有很多好玩的故事,说也说不完。

    小学后我们搬到了城里,狗模狗样的做起了城里人,学习也紧了,空闲也少了。暑假里国家元首也不大走动了。只有在91年,冬伟读上了航海学校,我在家疯狂画画那时来我们家住过几天。后来的很多年里大家忙着各自的学业,谋着各自的差事也都不曾碰面。有时候正月里去螺门拜年以为能见上面,谁知舅妈说今年冬伟又不能回家来过年了,他现在是船上的二夫了,走不开,也不知道现在在哪个海上呢。舅妈说这话时总是饱含神情的看着我,我知道,舅妈又在想儿子了。

    前年回家,听母亲说起,冬伟父亲病逝了。闻此噩耗,我伤心极了,亲爱的舅舅但愿你那边也有我们老家的杨梅可以年年吃到。说是冬伟回来后伤心欲绝,只是没过两天又去出海去了。去年回家,听说冬伟已是船上的大(da)夫了,还说上了对象,姑娘是他同学,美丽而贤惠,很会照顾舅妈。我想这也是冬伟的心愿吧。我由衷的为他高兴。

     

    (未完待续...)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试模板 2010-06-25
    试模板 2010-06-25

    评论

  • 好看。
  • 牛兄慧眼!不妥之处已做修改(1,2两处),请阅.
  • 指出几个错误...1:大夫不是船长,船里分船长,大夫,二夫,三夫,业务,轮机,水手,炊事,基本是这些,条件好点的,如航母还有女人.2:在你小的那个时候,国家还没实行休鱼期,如文中所言,也就估计是一些比较懒的鱼民吧了,(那时因鱼太丰富了,没现在这么紧张).3:白杨梅是杨梅中的稀有品种,它成熟以后的色泽就是白色略带粉色,但味道却是甜美的一庇啊.我已五年没吃到了,目前的状况是怀念中.
  • 我怎么就抢不到沙发呢??
  • 42个客人!!天那,猛的。绝对的中央检查团啊。写的很有意思。儿时的伙伴很感人。
  • 感人啊!!差点掉泪!!期待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