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6-24

    怀念杨梅时节 (一) - [有关怀念]

     

       小学的时候有篇课文讲的是杨梅,如果没记错的话第一句就是:端午节过后,杨梅挂满了枝头...还说杨梅吃多了对人体健康有很大的好处,被誉为是水果中的玛瑙。老家留有俗话:桃饱李丧命,杨梅治百病。

        我们老家的杨梅一般分为五个品种:野杨梅、假杨梅、白碎晶、白熟杨梅、晚稻杨梅。

        野杨梅品种最差,但一般每家都会有两三棵,个头小,刺硬,汁还少。所以到了集市上价格也卖不高,一般也就几毛一斤,有些人家根本就不会去卖,任其凋落腐烂。最多也就是卖给食品加工场做杨梅干。

        假杨梅其实不是说它是假的杨梅,只是一种名字上的区分,当然也是地地道道的杨梅。这样杨梅最为普遍,也最为被大家所认识。现在世面上在卖的都是这个品种。比如浙江慈溪、余姚一带也都是这种杨梅。此种杨梅价格从几元到十几元不等,也就看个品相了,味道都是一样的。做杨梅酒基本都用它。

        白碎晶很少见的,这杨梅就是熟透了也是青白色的,不认识的人还以为那是烂品种,其实吃起来味道很赞。

        白熟杨梅也是熟透了也不会红,但和白碎晶不同的是它还透着粉红,个头也很大,果粒柔软细腻,味道堪称鲜美。一般是很难吃到的,最少一百棵杨梅树才出一棵白熟杨梅。

        最好吃的要数晚稻杨梅了,成熟的比其他杨梅要晚一些,当它还是树苗的时候就被嫁接培育过,树干直,叶茂密。味道出奇的好,市场价在几十元一斤,还买不到,关键这品种太少了。(估计和人一样,混血儿总要好看一点)你还舍不得做杨梅酒,因为它个大,刺平,汁多,水分足,只要你稍微咬一下就满嘴流红汁了,味道更是鲜的无法形容。有时候自己都舍不得吃上一颗,常常用来馈赠贵客。离开家乡这么多年里,我再也没有在别的地方见到过晚稻杨梅,更别说吃上一颗了。

     

        那是小学四五年纪的事了,我们常常在下午的时候摘几颗青杨梅放在口袋,如果困了就放一颗在嘴里,那酸味--除了歪七歪八的闭上眼还会让你不自觉的摇头,最要命的还会全身发抖甚至抽搐(如果嘴角再来点白沫就成羊癫疯了我靠)。这时候如果旁边有人观看,那人的表情肯定比你还痛苦,而且还自觉的替你冒着口水。

        儿时的我们总是拿青杨梅来充当逃避午睡的救药。

        等杨梅红的时候,也就是快放暑假了。所以等天稍微有点转热,我们就天天去看杨梅,盼望它能早点红起来。

        暑假里,在家比较热,我们就会卷上一张凉席,带上作业,在杨梅树下玩耍,要嘛写作业,要嘛做弹弓。困了睡大觉,渴了随手塞一颗又大又紫的晚稻杨梅在嘴里。山风轻轻地吹过树梢,熟透的杨梅就会掉下来,如果运气好会掉进你的嘴巴,运气差则在你的衣服上留下一滩红渍,洗也洗不掉。 

        无聊的时候就在山里吹一声口哨,(当然不是嘘尿的那种,而是很响很悠扬的--大侠们用来唤马的那种很帅的哨声,一般有三种手势,第一种是双手合十后握成空拳,对着两个大拇指的中间吹,那声音浑厚而悠扬,熟练的老哨们经常会再尾声时转几个小弯,感觉会很拽。第二种品相就比较差了,但极副群众基础,一般人都会吹,只要你不嫌难看。也就是用大拇指和食指和力揪起你的下嘴唇拼命吸气,下嘴唇被揪的越高就会越响。但这种吹法弱点颇多,一,比如实在是太难看了,有点像吸血鬼的造型。二,用力过大容易揪伤下嘴唇,那样的话就容易变成‘口水癫’,我们的土话叫‘烂茶堡’,说白了就是下嘴唇管不住口水。三,肺活量大的勇夫容易把小飞虫吸进来。四,音频质量极差,不会转弯而且刺耳。最帅的就是第三种,就是先做‘ok’手势,把拇指和食指放在嘴角,也就是大侠常用的那款,响亮而不刺耳,悠扬而不单调,还可以转小弯,鄙人我现在就用这款。以后在黄龙看球时只要你听到一声很美的哨声,那就说明哥哥我又在西看台了。有一次看球,后面有位热血愤青在激动之余耍起了口哨,但他玩的是第二款--揪下嘴唇的那种,而且十声里面有九声是嘴唇肉撞击的声音,听的让人难熬至极。于是我用ok手势长啸一声且在尾声时转几个小弯,那哨声久久的回荡在黄龙上空......,后来的时间里,那位在我后面的大哥再没有用嘴发出过任何一点声响。哈哈,爽翻美瘫,巴扎嘿~~

        (跑远了,还是回到杨梅山上)过不了几秒,山顶上、树梢上、山脚下、水库中、田野里、对面的山上,就会传来不同版本的回应,那感觉真的很美,多少会让人找到点游击队员的感觉。山风徐徐,山虫欢唱,白头瓮最爱吃杨梅,扑腾着翅膀在树梢小啄一翻,瞬间又飞到另一棵树上了,那颗刚刚被啄过的杨梅被风一吹刚好掉在我身边,拣起来干净放进嘴里,真甜啊。老人们常说只要是被鸟吃过的杨梅都是树上最好的杨梅都是很甜的,果不出所然。待山脚下的人家三三两两地升起了炊烟,我们就拎着满满的几篮子(拣的或摘的)回家吃晚饭去了,回家的路上经常幻想到家能看到一瓶冰凉的汽水或鲜桔露。

        就这样在山上呆上半天,有的一天,这叫管杨梅,一可防止杨梅被偷,还可以避暑。童年的暑假我常常这样度过很多个下午,寂寞而开怀。

    ?/P>

    (未完待续...)

     

     

    ?/P>

    ?/P>

    分享到:

    评论

  • 长大后,觉得《我爱故乡的杨梅》等这样的文章是要长大后读着才有味的。偶然路过这里,不错,记住了。
  • 我在咽口水了.每年端午后,我们就会去杨梅林买最新鲜的杨梅,只是太容易坏了,还没过瘾呢,就长虫子了.
  • 没吃过鲜杨梅.看的我只流口水呀!文章也很好,把我们带进杨梅林.
  • 我板凳,超喜欢这张杨梅图,口水都流下来了
  • 没想到曹老师对杨梅这么有研究啊!!另外吹口哨笑死我了。沙发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