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6-15

    千里徽州一日还

      

        前天晚上没看法国和巴西他们的比赛显然是很明智的,两场比赛才进了一个球,那晚熬夜的同志们命似黄连啊。

        早上六点,大雨漂泊,心头窃喜,再听气象,说有暴雨,安徽差事,估计泡汤,雨天路滑,不去最好,钻进被窝,周公万岁。

        十分钟后,电话响起,小曹你好,安徽之行,就是下粪,也要去的,起来才知,如同行尸,为醒头脑,赶紧冲澡,杀千刀的。

        唉,要先去富阳接上一批乌合之众(罪过,其实是客户大人,我的上帝)。车上不停收选电台打听凌晨的两场球赛。这时大概7点钟,按理是新闻最集中的时间段,可除了听到台湾要罢免阿扁的不算新闻的新闻外就是听到养命酒的广告说什么工作看球夫妻生活三不误真是瞎鸡吧糊扯,接下来还是壮阳药广告,再接下来是一个可以延迟女性更年期的药品特约广告时间。好不容易过了这广告,电台开始报道交通路况,耐着性子听完路况,又出现了人流医院的广告,这个版本还算有点意思的。

        女:......,男:......,背景音乐传来张浩泽如泣如诉的歌声:不是我不小心......

        另外有个版本形容人流手术技术之高明的,也可与这则一比。

        女:......,男:......,背景音乐还是张浩泽的‘好男人不会让心爱的女人受一点点伤’......

        可怜的老张都快成人流医院的带言人了。

    ?/P>

        八点多到富阳,接上一批娘们后往新登方向再穿临安,上高速。

        车在青山白云间走也是美事一桩,看着美景,摸出手机,喀嚓几下。

        12点下高速,此时已坐的我尾巴骨隐隐作痛。

    ?/P>

        接下来就是谈事情,无趣而认真。期间收到陈飞波线报,晚上蓝宝茶楼,设计与品牌论坛,着非正装出席。回复:我在安徽。

        有件事情还是比较有意思的,由于自己给他们设计的男女洗手间的名字分别叫做‘涌泉’和‘听雨’一时疏忽大意,挣渡,挣渡,误入女界深处。当时我还浑然不知,还大摇大摆的哼着小曲洗着小手,突然发现镜子里面有人在关坑门,心想哪个臭小子连这十公分左右的缝隙还要关上。此时,另一钟异样的感觉瞬间产生,我用余光搜寻了一下小便池,发现没有。走为上记,我慌忙脱身。门口竟又碰上一女子,我们愉快的打着招呼,她看我从容的从女界出来,脚步轻盈而敏捷。我察觉到她掠过几丝复杂的表情。

        没想到在里面如厕的竟是老板(真名:H玉凤,背后我们喜欢直呼其名‘玉凤’,总觉得他老公应该叫‘金龙’),她后来笑嘻嘻的对我说:小曹,你刚才去哪里了。

        (心想,原来是你在里面啊,洒凤水吧你,说不定还在眨凤眼呢。罪过罪过。)

        下午4点,回杭,临安一段修路,超慢。到富阳8点半,下车转转脖子、揉揉尾巴骨,回家。

        开到龙井顿感腹中乏食矣,电曰:备上酒肉!我来也!

        到家一看,就一碗汤粉干我靠!看我面露不悦,补上一句:里面有肉的哦!

    ?/P>

        我的尾巴明显痛的更厉害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欧洲那个杯 2008-06-15

    评论

  • 太好笑了!!!
  • 美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