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5-24

    致91年

    张大伯死了

    再不能给我送饭

    石板小路已被水泥压上

    长桥的厕所不收费了

    池塘边的茅坑

    也不再装粪

     

    买酸奶的小店

    用大理石砌成了门面

    打过架的街角

    种满了奇异的花草

    王可去动物园偷来的波斯猫

    是否和家猫杂交

     

    下雨天我已有了伞

    玉皇山都是白天去了

    阳台上挂火腿的大户人家

    变成了加工厂

    我在家里却找不到

    铅笔和颜料

     

    回不去了

    就像搭不上当年八小时的长途车

    只有刻在墙上的字

    还在坚持风化

    九一年万岁

    那是我用年轻的楷书写成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世博掠影 2010-05-24

    评论

  • :( 原来偶已经这么老了......
  • 91年  还未意识到自己
  • 91年,大二.逃课,流连于杭州的山水之间.无所事事的年轻的忧伤着,没心没肺的傻乎乎的快乐着.如今想来,却是青春最美好的时光.是啊!回不去了.十多年之后的今天,重回校园,角角落落,满是当年的记忆.岁月的沧桑,那些曾经的面孔都已改变了模样.当年的梦想,却是如今无法触摸的,伤.
  • 太好了,特别是最后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