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5-22

    九一年的梦 (六) - [有关光阴]

        火腿悬于一大户人家二楼的阳台,估计是刚挂上去不久,要不我们早发现了。隔着围墙看着火腿,我们的口水急剧加速分泌,两眼开始放起了光芒。

        晚上12点左右,经过强烈的思想斗争与内心挣扎,我和小和尚悄悄地溜出了大哥的画室,以麻利而矫捷的步伐向火腿逼近。行动马上开始,战斗即将打响!

        我们设计了一套最行之有效的方案:我先蹲下,让小和尚踩在我肩上,这样他就可以顺利的攀住围墙,然后再从围墙爬上阳台轻松摘得火腿。(总觉得多少有点飞虎队的意思)

        可当小和尚踩在我肩上时,我竟起不了身,急的小和尚差点推倒了墙。最后使出浑身的劲儿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就在小和尚刚刚扳牢墙面时,由于我紧张过度再加上小和尚又蹬了我一脚,双腿一软瘫倒在地。小和尚突然失去了双脚的支撑只能死死的扳牢墙面像个吊死鬼一样颠了起来,见此情况我又迅速起来用手托住小和尚的脚拼命的往上推。大概3分钟后,小和尚成功占领了围墙。又2分钟后,轻取阳台。再2分钟后小和尚背着火腿又站到了围墙边,我们打算用同样的方法下围墙。可这次小和尚抱着宝贝双手不好使劲(现在想来真是傻,只要小和尚先把火腿扔给我再下来不就行了嘛,怪我们做贼没经验),正当慌忙之际,这家的狗他奶奶的从外面溜达回来了,见有俩贼就疯狂的吠了起来。这下还了得,吓的我是二话没说撒腿就跑!

        此时,小和尚正腰上插着火腿双脚乱颠的挂在围墙上......

        我一路飞奔大气小气乱喘,众人见我如此脸色惨白气急败坏的样子真是受了大惊。听了我说的话后一时都没回过神来,突然又齐声大叫:小...和...尚...!

        大约一小时后,也就是大概1:30左右,在众人焦急的等待中,浑身湿透了的小和尚抱着一只所硕大的火腿笑嘻嘻的出现在了门口。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我跑掉后,小和尚也跳了下来,他用石头吓了吓狗开始飞快的向长桥那边跑去,后来左思右想还是跳进了西湖。问他为什么要跳西湖,他说不跳进西湖到时候会被狗闻出来的。后来他绕了很大一圈的路才回到画室。

        显然,小和尚受到了英雄般的礼遇。大哥还把他最爱的黑色披风披到了他身上。由于我多少觉得自己有点对不起小和尚就自告奋勇的提着两个热水瓶骑上车子去武林门打老酒。等我回来火腿已炖的香气四溢,我把酒给大哥斟上时,我感觉他的脸上掠过一种很难言表的神情。那一晚,大家吃着我们偷来的火腿个个泪光闪烁。我知道那泪水有辛酸和幸福,也有被火腿咸出来的。(tmd真是超级的咸啊)

        从那以后,舟山大哥就成了我铁打的大哥。

     

        那段时间有个记者和我们同吃同住呆了半个多月,后来写了一篇记实报道《玉皇山,寻梦人的天堂》轰动一时,里面当然也写了我们偷火腿的事。

     

        我天天听着崔健的“浪子归”,魏伟喜欢理查德的“Right Here Waiting”,黄鹤唱着赵传的“我很丑”,汪勤军钟爱张国荣的“风继续吹”,周正爱唱王杰的“你的背影”,小不点喜欢郑智化的“你的灵魂”,那个已忘记名字的小妞还是“梦醒时分”,当然小和尚还在“把你的心我的心串一串...”

        以至于现在一听到这些歌就好象马上又回到了那个年代。

     

        日子在我们每天不停的画画中过的象用一罐颜料那样的快。五月的南山路,绿色苍翠,梧桐成荫,柳絮开始飞扬,美院里面开满了蔷薇。

       考外地学院的朋友们都提早上了路,我们班上的准考证也及时的发了下来。大家突然多了一种莫名的惆怅,想到再过几天就要各回东西,大家开始不停的合影,不停的聚会。有人开始在墙上提诗,有人开始在树上刻字,互相留言,互相赠画。

     

        几天后考试结束,玉皇上一下子变的相当的寂寞。留下的画都堆在路边的垃圾堆里,比山还高。

        偶尔一阵夹着柳絮的风吹来,那些画便像塑料袋一样飞了起来...

      

         那是我生命中无法抹起的1991年的春天。

     

        (全篇终)

       

     

        后记:直到把91年春天发生的事情写下来的时候才知道它根本就写不完,那些刻在年少岁月里的事总是在不经意间会清晰的浮现出来。我们总是在不停的成长,有天都会赫然老去,当你回头想想那些陈年旧事,你还会砰然感动吗?是啊,那些年少的记忆就像是一杯陈年的酒,虽然失去了新鲜与芳香,但却一样的醉人。

        那一年发生的许多故事就不一一叙述了,或许以后有机会和你把酒畅叙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新机出新片 2009-05-22

    评论

  • 91年,偶也曾经在玉皇山一带出没么,不过,与画画无关,西西:)
  • 从流泪到大笑,这情绪起伏得真是太快了,还没回过神来,文章完了!
  • 成坤你好,就这么撞上了,我说是舟山或乱汪你肯定不信,我说是小和尚或铁蛋你也肯定不信,我也不是利波不是识务不是王斌你还能记得谁吗? 我想念大家.
  • 回复:[匿名] 无酒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请问兄台是...?
  • 从你在朋友的勃客留言转来的,曹成坤.不知是不是这么写的
  • 回味年少的岁月,有些青涩,又有些温暖
  • 回复:SSP你可要把那些牙齿给找回来啊~~
  • 回复:老妖感谢你的长期关注,其实91年还有许许多多的故事。待以后有心境再向你们慢慢道来吧。
  • 笑得满地找牙
  • 九一那年偶刚进初中,没什么记忆可言,而你却可以拥有这么多美好回忆,真是羡煞旁人.一直关注着你的九一,却就这样的结束了.心里难免些许遗憾.时光继续它的流走.岁月继续它的沉淀,我继续关注你的博客..........:)
  • 青春如梦。你写的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