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5-17

    九一年的梦 (五) - [有关光阴]

    这个试考完,也算过了一茬。第三天父亲就要回家了,临行前父亲帮我买回去了一个小卫石膏像。看着他蹒跚的背着一个硕大又易碎的家伙挤上南山路上的30路汽车时,突然觉得父亲是如此可亲又如此伟大。汽车开远时,有一种东西又模糊了我的视线。

       

    随着天气的转暖和美院考试的临近,玉皇山又来了许多背着黄袋的各地香客和背着画夹的考生。“小和尚”也是在这个时候来到我们班的。小和尚因为个子矮小而且又是光头而得名,以至于到后来没几个人能想起他的真名,不过我记得,他叫李海滨。这厮一天到晚唱着一首小虎队的歌:把你的心我的心串一串,串成一串幸运星什么什么的。特别是唱到‘你的心我的心’的时候手指一定要指一下自己和别人来配合歌词的内容,这杀千刀的和尚在几个月里面不知道指过多少人,最后也没见他和谁串成过幸运星。倒是和我偷成过一只火腿。(偷火腿一事后续中有详情)

    小和尚和我是老乡所以平时里经常在一起,别看他成天‘你的心我的心’的,倒也有着极强的交际能力,一日突然神神叨叨的要带我去认识个人,我说谁,他说“舟山”。

    (“舟山”原名陈均雨,可能他是舟山人的缘故,反正大家都叫他舟山。是美院、南山路、玉皇山一带最有名的大侠,已在玉皇山盘踞多年,学生遍布美院的每个角落,据说很多美院的老师都是他带出来的。平时以平头配披风的造型著称,且深得人心。好几次经过我们班门口总能换回无数追随的目光并发出“啧啧”的崇拜之声。我也是在这个时候见过他几次。有人说他有武工的,有人说他画的神了,有人说他只和老外交朋友,有人说他喝酒不会醉,有人说他从六楼跳下来都没事,有人说他遇见过鬼的...总之关于舟山有太多的神奇传说。世事难料,后来他竟成了我的大哥。十五年后的一天,他竟西装革履的参加了我的婚礼。)

    第一次到他画室,他正凶神恶煞的紧闭双眼一动不动的坐着。真把我吓的够呛,再一看原来他正再给学生们做模特。

    第二次见他,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据小和尚说他已经醉了两天了。问:他不是不会醉的嘛?答:一个人,二锅头,三大瓶。

    第三次去他那里他竟和房东老太太一起晒着太阳聊着谁家的床上趣事,逗的老太太开怀大笑红霞乱飞。

    那天舟山心情颇好,也简单的和我聊了几句。可能是我的言行比较顺眼,所以受到较高的礼遇---叫我留下来一起吃饭。这对我来说已是意外。小和尚自然忙不停的到处找烟找酒的来孝敬偶像,还主动的生起了煤炉,嘴也不亦忙乎:把你的心我的心串一串,串成一串幸运星……这杀千刀的花和尚!

    其实舟山是个非常侠气又善良的人。他叫我有空就到他那里去画好了,他说他不会收我钱的,多我一个不多的。当时我感动极了,而且他那里小兄弟们的水平都在我之上,况且还能得到他的亲自传授。

    于是只要班上的课一结束我就去舟山那里画画,画石膏、画头像、画速写、画油画,总之什么都画。一段时间下来我的水平有了明显的提升,在班上几也乎是不错的水准了,老师们总是不停的表扬我,同学们也总是把我列入为数不多的几个准进生的名额。

    那段时间自己也常常累的不行,牙痛脚酸流鼻血,有时地上坐久了根本就起不来,有时随便哪里一靠就睡着了。一次去长桥公园画速写竟然在石凳上睡着了,半夜冻醒,吓的半死。一次去火车站画速写,也是坐在民工堆里见了周公。更绝的一次是在舟山大哥的床边一只手随意的搭在额头上沉沉的睡去,后来大家说我睡觉时一只眼睛根本就没闭上。那时候年轻,觉得这些都很正常也不觉得苦,唯一想的就是啥时能吃上一顿丰盛的有肉的大餐。

    大伙儿都这么想,舟山大哥也是几天没吃到带荤腥的了(后来才知道大哥带着的这些个小兄弟几乎都没收他们的钱)

    那天下课早,我和小和尚在去往大哥那里的路上无意间发现了路边一户人家的二楼阳台上挂着一只很牛逼的火腿。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掠影欧罗巴1 2012-05-17
    跟往事瞎扯 2010-05-17

    评论

  • 楼上的,你可要常来啊!
  • 很久没来,已经更新这么多了,期待更多哦
  • 下一篇赶紧
  • 小和尚是帮你“手”的那位吧!嘿~嘿~嘿!!!
  • 对对对,好象就是这样唱的!
  • 歌词是这样滴...把你的心我的心串一串,串一株幸运草,串一个同心圆,让所有期待未来的呼唤,趁青春作个伴...这是我上小学时候很喜欢的歌,还有动作呐!!!
  • 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