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5-15

    黄品源 - [有关怀念]

        几年前我也算是一个地道的黄品源(黄品的源头),也有客气的朋友叫我声段黄爷,更有江湖兄弟抬举,封我做黄帝。

    做我们这行的几乎人人都能拿出几个象样的段子,越是资深的前辈越是有精辟的故事,所以大家常常可以根据段子的精彩程度来判断他在这个行业里江湖的老和嫩。同志们对于自己压箱底的宝贝更是看护有加,一般是不会随随便便的讲给你听的,起码要在酒过三旬后在开怀畅叙间神神秘秘的轻声细语的说:我还有个绝的。只要此言寄出,你将倍受爱戴,端个茶送个饭敲个背捏个腿呼个风唤个雨你是要啥有啥。老生我讲起此类故事也算是抑扬顿挫声情并貌颇有意境,故也享过几次这样的清富,那滋味很是怀念。

    记得一次在北京,席间兴起,讲了一个《洒龙水的故事》,结果把服务员小妹笑的冲出了饭店,我们还是能清晰的听到她在马路边清脆的笑声,再回来,再笑,再跑出去

    朋友给一个著名的老艺术家化妆,边化妆边讲故事,最后艺术家说:太下流了太下流了!马上又说:还有吗,再来一个。

    有些故事很短但很品头,比如《电梯里的故事》:电梯里,一男子说:怎么有股精液的气味。一陌生女子低头答道:对不起,我打了个嗝。于是我们不难想象此女子刚刚发生的一些事

    因为这个段子害我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只要碰上在电梯里打嗝的事都会忍不住逛笑,特别是有知道这个段子的朋友也在,只要互相看一眼就肯定止不住。

     

    一次公司岁末联欢,我们创作部演了个小品《赵一曼的故事》,故事大概情节如下:

     

    (赵一曼女扮男装参加战斗,刚好碰上她的生理周期,一个炸弹在她身边爆炸,不幸负伤。红军甲向连长做了伤情报告,说是赵一曼同志的小兄弟被炸掉了,伤口长十公分左右,还流着鲜血。在被抬往医疗队的路上赵一曼同志醒了过来,她马上意识到了发生的事情,于是挣扎着要下来,连长表扬了她的勇敢叫她忍一忍,并要听从命令,赵一曼又不能实话实说,坚持不去,最后连长火了,骂到:你伤口都炸的跟逼一样了,你还逞能!)

     

    我演连长(配有手枪),李芬试演赵一曼,刘蓓蕾演卫生员(配有医药箱),小沈演红军甲(配有冲锋枪),王刚演红军乙(配有冲步枪),小胡演红军丙(配有冲手雷),清一色部队装(军训学生那里借的)。背景音效:拯救大兵瑞恩。演出的效果出人意料的好,80%的人笑瘫在地,15%的人地上打滚,5%的人不省人事。创作部最终摘得金奖。

    那是多年前的事了,现在想来都令人捧腹。

     

    很多精彩的段子简单明了,形式新颖,创意独特,所以另很多广告人爱不释手。当然我们取其精华,也拒绝下流,会心一笑,无伤大雅。

    因为我们要与时俱进,所以后来出现了短信,精彩的段子渐渐地被无聊的顺口溜取代。

    与时俱进,诸如此类。

     

     

    感谢好友朱兄,在我繁忙而无绪的工作之余送来一个成色相当的段子,与大家分享:

    一个男病人去看病,女医生写了一个单子叫他先去做个检查。过了一会,只见病人满头大汗拿着单子回来:医生,你写的做13超的地方我怎么找不到呢?医生看了一眼,说:我写的是B超啊。病人勃然大怒:靠,你的B也分得太开了!

    分享到:

    评论

  • 段王爷吉祥!!~~回想同在飞时达岁月,唏嘘唏嘘!~~~
  • 看来都是喜欢的啊
  • 哈哈,最爱听黄笑话了,好笑好笑...
  • 这孩子
  • 幕名而来!!今天中饭吃的我很不爽,因为喷了好几次!!果然精彩!
  • 沙发笑掉大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