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5-12

    偶尔的错觉生活

    偶尔我是扇破旧的门
    关的再紧都会有裂缝
    一道道陈年的伤痕
    象老头子脸上的皱纹

    偶尔你是座荒弃的城
    住在里面的只有鬼魂
    一次次的兴衰昌盛
    都化作了厚厚的灰尘

    偶尔我们是棵枯萎的树
    已没必要扎根太深
    一阵阵滋润的春风
    和一场场寒冬没有区分

    偶尔我是风尘的女人
    胭脂的面孔空洞的眼神
    一次次无奈的温存
    象一支支退色的口红

    偶尔你是个年迈的医生
    最后自己也是别人的病人
    一点点体温的残存
    已没有力量和自己抗挣

    偶尔我们是镜子里的面孔
    天天看自己表演的天份
    听 身后一串风铃的响了
    那是傻逼们愉快的笑声

     

    (于02年,今晚翻出不禁唏嘘,略做修改,为现在留念。)


     

    分享到:

    评论

  • 你们太猛了,比诗人还要诗人,无语了,佩服中...
  • 不再喜欢照镜子因为知道自己无法抵御岁月刻下的风霜不再需要表演因为知道上帝在关上所有的门时还为我留了一扇窗风铃依旧在响当我不再抱紧自己的忧伤夜,便不再漫长
  • 看看镜子里的面孔偶尔也问问上帝 猜猜自己表演的天份看得懂别人愉快的笑声叮 身后一串风铃的响了挥挥衣袖还是愿意继续  满面风尘
  • 拜读你的文章恋恋不舍,但天色已晚,为了明天的工作不得以给你留言后就寝,链接了回头继续读.
  • 有人说过,也许生命本身就是一场错觉
  • 沙发错觉的生活才丰富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