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5-09

    逃离回民街

     

        “当着回民的面这事我不好说啊!”

        “回民?谁回民?!”

        “啊,你不是啊...?!”

        “......”

     

        我始终弄不明白为什么出租车司机会把我当回民。

        在上车的时候我分明没有一点羊骚味,也没戴白帽子,这事我确定。

        那是前几天发生在西安的事,当时我们正钻进一辆出租车想去回民街海吃一回。

     

        当你可以闻到烤羊肉串的飘香时那就到了。

        放眼望去整条街都烟熏火燎云里雾里的,这情景让我兴奋,因为与我的想象超乎的吻合。宾馆手册上说如果兵马佣和回民街只能选一个地方去的话那就选回民街。应该不会错吧,我想。

        曾经听一西安朋友说,到了回民街从街头到街尾一顺溜的吃下来保证每一样都不重复。希望真是如此!

     

        一路看下来最多的就是烤羊排和烤羊肉串,那小火扇的旺旺的,小肉烤的滋滋的。

        于是就经不起了诱惑,火速冲进一家相比之下还算干净的小店。点上啤酒几瓶、羊肉数十串、炒凉粉两大盆、马面鱼烤一条、烤羊排三斤!迫不及待的咪上一口当地的什么什么啤酒,那个心里爽的呀~巴扎嘿~~。

        服务员小妹满脸堆笑的先送上两大碗炒凉粉--那个在外面看起来比红烧肉还迷人的宝贝。满心欢喜的尝上一口先--没感觉。再来一口,还是没感觉。试着多扒几口,结果还是一点好吃的味也没搭出来,他鸟鸟的腿!(最后走时这宝贝疙瘩还剩了一碗半)接下来喷香火热的羊肉串上桌了,那肉比我们平时里买的大多了,几串下去一致认为还没有在杭州用老鼠肉代替羊肉的假新疆人那里烤的好吃。(不要以为我们的食量不够猛,曾经三四个人在大关也消灭过一百多串呢)唉,又是失败!于是我们对下面的烤羊排也失去了信心,果然不出所料,羊排也不咋地。虽然吃的满手满脸满身都是碎沫沫。只是惊叹于回民朋友的好客程度,三斤东西我们一致认为那是三公斤。莫非他们的计量工具与我们不同,应该也不会啊,几千年前小秦同志已经统一了度量衡这些玩艺儿了呀,而且还是他们当地人!还是烤鱼做的还凑伙,三两下就把它弄了。大失所望后也不想再吃酸菜炒米之类的东西了,迅速走人为妙。

     

        外面依旧是烟熏火燎云里雾里,刚刚还下了点小雨,雨水夹杂着油污和一些不知名的污物侵蚀着我的纽巴伦。

        难道就这样回去了不成,当然不成。

        怎么着也得再吃点,那就来块玫瑰镜糕吧,看在它很象河坊街定胜糕的份上。恩,还不错。虽然一个大男人嘴里叼着一块香糕多少有点纤色色。

        “要不你来块蜂蜜凉糕?”

        “我才不要呢,嘎无聊的东西!”周同学对此有点冷淡。应该是相当冷淡!

        依旧是各式的叫卖声、吆喝声、什么东西下锅声、什么肉的冒油声。难道就这样离开了不成,当然不成。

        怎么着也得再吃的别的,什么柿子饼、猕猴桃片、酸梅汤、灌肠包...,罢了罢了,要不再来块玫瑰镜糕吧,这回要个八宝味的。众人晕。

        看到两个回民小孩大摇大摆的流着鼻涕,我突然感觉八宝变了味。于是闪过一个念头:撤。
    分享到:

    评论

  • 以后去吃吃开
  • 我还是对东北的烤羊肉串更感兴趣有啤酒,有肉串,再来一个拍黄瓜那才叫爽呀,呵呵.
  • 我去的草原,那里的羊肉真是没话说,可惜因为时间关系没吃上烤羊腿.内蒙的筱面也很好吃.下回我也西安的.
  • 由她去吧~
  • 那妞真嗲哦!你看好啦哦......嘻嘻
  • 奶奶的,明天我要去银川了.还希望美美的来只烤羊羔...胃口大减呀!
  • 回民街上忽悠的就是你这样的外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