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4-24

    九一年的梦 (四) - [有关光阴]

        备些盘缠,带上行头,挤上开往九溪的公交车,再转519路富阳车,途经一个叫转塘的小镇,下车。

        这个小镇已被各路考生填满了每一个叽角与旮旯。所以我们的首要任务是找一个客栈歇上两三天的脚。如果记忆还没出错的话,那个现在想来都感到浑身温暖的客栈叫“桥边饭店”,因在它的确在一座小桥的旁边。

        要了一个四人间后放下行头直奔二轻(原来全名叫:浙江省二轻工业设计学校,英文名叫:The什么什么Industry Design School.经过几次改名,99年后学校正式更名为:中国美术学院艺术设计职业技术学院。不知是那个杀千刀挨枪子的孙子硬是加上了“职业技术”四个痛恨人心的字。)探路。因为明天一早8:30分起就要到学校考第一门课程--素描,所以得去熟悉一下门道。

        二轻巍然的屹立与一片麦田之间,按当时我91年的眼光看,那真是显的空灵而诗意。特别是见到教学楼左侧的那个草坪,更震惊的是草坪中间竟然有个硕大的用钢精混泥土铸成的--传说中的--雕塑,还有一个名字:融。虽然当时稚嫩的眼光看起来它的造型很像变形后又开始分裂的屁股。(5年后毕业时,我们一帮酒后狂徒曾想砸掉这个让我们看来已是视觉垃圾的东西,只是众艺术家们小胳膊小腿被小酒精整的力气狂小,最终只砸掉了围绕于“屁股”周围的一圈石凳。)

     

        第一场考试:地点在学校的大礼堂。时间是早上8:30-11:30。石膏像是勇士。

        素描对我来说几乎没有难度,由于在美院训练的难度和速度远比这个学校要求要高,所以大概只化了我40分钟时间就把一幅色香味具全的素描作品完成了。就提早交了稿走出考场,迎上来的是一大批神情紧张的家长。

        第二场色彩考试:地点在学校的大礼堂。时间是下午1:00-4:00。一堆有瓶子有罐子有篮子有盘子还有西红柿黄瓜橘子之类的静物。

        对于我来说,这是一场挑战人类极限的考试。

        由于中午考试结束后,学校临时通知把下午1:00的考试时间提前至12:45了。因为我们几个几乎都是在不到一个小时就离场了,所以根本不知情。12:45分的时候我们才从旅店出来,当时还觉得是提早出门了呢,因为我还要到考场门口买一个洗笔的水桶。走到大门口才知道这情况,于是也赶不急买水桶了,飞一样的跑进考场。那就赶紧画吧,可是我没水桶啊,刚开始还笑嘻嘻的问旁边的一个女孩洗笔,后来臭丫头不肯了,是啊,这个时候谁愿意帮你啊,都是对手啊!谁不希望对手们越糟越好。没有水没有水没有水怎么办呢,灵机一动,有了!由于笔带的比较多,尽量不洗笔,比如5号笔专门画瓶子,3号笔专门画盘子,没有和颜料的水我就用口水!(哦,真是天才,太猛了)还别说,用口水和出来的颜色还就是好啊!那可一个叫饱和、那可一个叫艳丽啊。有时候我真是吐不出来了,就开是想象自家山上的青杨梅,那叫一个酸啊!如此一来,舌下如泉涌。隔壁的几个小厮见我这样纷纷挪位,靠!又不会溅到你们。最后一点时间里,我真是什么都吐不出来了,使出小命也只有几颗零星小点,沾手数钱都不够。再吐的话可能连舌头都要蹦出来了。

        离场时我已两眼昏花,面色残白了。还频频回头看那幅酸性极强又人画和一的心爱的作品!

        回来一说,个个拱手佩服。

     

        对于第三场图案考试我们心里最没底了,因为在美院不用考图案,所以没有这样的课程。于是找高年纪的老乡去突击学习。所谓突击学习也就是叫他们帮忙调几个套色、要嘛教你怎么使用鸭嘴笔、什么叫四和纹样。回到桥边开始看一些有关图案的书籍恶补。

        朋友们看了一会儿书觉得没劲开始打牌,不时的耍赖也不时的打闹。我也全无看书的心情,百无寥赖的靠在床上发呆,开始想家。

        渐渐地我似乎听到了父亲的声音,这声音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真实,我夺门而出,大叫:

        “爸”!当时觉得就像一个梦。

        “阿爹”!我又用家乡话大叫。

        父亲拎着一个满满的包,站在走廊尽头正要离去。我好象听到服务员在说转塘几乎都住满了,要有空的旅店只有去留下看看了。

        “阿坤......”真的是父亲,他笑容满面的向我走来,我却呆呆的泪流满面。

        什么叫亲人之间心有灵犀啊,在当时这么吵的情况下,我竟然可以听到走廊最外面父亲与服务员的说话声。原来父亲是来美院看我的,听同学说我去转塘考试了,父亲就找来了。到转塘已经晚上10点多了,问了很多家旅店都满了,父亲打算如果这家也满了就去留下过夜。

        那一晚,很少和父亲聊天的我拉着父亲聊了很久很久......后来父亲起了鼾声。听着父亲的鼾声我却睡的无比甜蜜。

        图案考试也顺利结束了,考题是三角型内的牵牛花变形。等在靠场外的父亲问我感觉如何,我说感觉良好。父亲嘿嘿地笑着拍着我的背还叫我叫上一起来的所有同学去桥边饭店戳一顿为我们庆贺。

     

       

    分享到:

    评论

  • 最先看了前面一段差点要吐出来了!后来胃里的东西没吐出来,有液体倒从眼眶里流出来了~~~~~~~~可怜天下父母心!
  • 那是91年的考题,92年考的是邮票!
  • 考牵牛花你还记的啊>以后你就写个我牵着一朵花花
  • 真是不过瘾啊!期待第(五)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