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4-17

    九一年的梦 (三) - [有关光阴]

    我们的寝室设在当地的农民家里,就在玉皇山下面。大概是整个村子的小路都是用石板铺成的,所以叫阔石板路。路两旁经常有些小罐小坛之类的玩意儿,听当地人说以前这个地方是刑场,专门用来枪毙或杀人。后来村民们盖房子时挖出很多的尸骨,大家只能找点小罐小坛把尸骨装起来堆放在路边。那天王可(南昌人,以胆子大而受到大家的爱戴)不信,非要去找个罐子砸开来看个究竟。此时已是月上柳梢头了,我们无人敢跟随。待他回来时我们发现他目光呆滞、口齿含糊就知道这事儿的真假了。每个人顿时感到后脑勺吹来阵阵冷风。

     

    那阵子正赶上我们画石膏骷髅,可画室晚上关门早,老师又说了解骷髅的结构又是何等的重要。于是万恶小不点提了一个大胆的议:干脆自己上山去弄个真家伙。说是谁谁谁前几天就挖了一个,洗一洗晒一晒成色还好的很。(对于住在玉黄山村的画家来说,上山挖骷髅头也是家常便饭)

    挑了一个有阳光的下午,我们带上家伙浩浩荡荡的上山去掘坟!

    上山才知道我们来晚了,只要是坟几乎已被洗劫一空,连个骷髅的毛也没找到。有些大侠甚至连土疙瘩也没放过。(现在想来那时候的我们真是缺了八辈子的大德了!!!各路大仙!小弟我在这里给你们恕罪了,我们那时只想拿你们的头画画,你们反正歇着也是歇着,可您的头要是给我们,那你们就是为祖国培养艺术人才做贡献啊。越说越不象话,罪过罪过。)

    骷髅头是没弄到,倒是在某个坟把手的下面被我挖出一个绿色的小罐子。见此宝物,众厮双眼发光(根据当时的兴奋状态分析,只要是带眼的都发了光,人身上最多也就四个眼,从上到下分别是:双眼、肚脐眼、屁眼、鸡眼)。大家一致认为里面有金元宝或银元,最差的也起码有几个铜钱。掏了半天结果连个破石块都没掏到,于是纷纷责骂葬身于此的先辈,骂的最文明的是:你个死不要脸的小气鬼!

    我不舍得扔掉,就带回寝室,搁在窗台,打算第二天摆组静物画水粉。

    没想到当天夜里寝室就发生了怪事儿。

    那晚也象平时那样大家画到十二点左右各自洗刷完毕陆续上床,关门,熄灯。过了一会儿门被推开并发出“吱噶”的声音。我下床再去关上,并埋怨上一个关门的人没把门关好。又过了一会儿门又打开了,还是发出“吱噶”的声音,娄斐下床又去关门并埋怨我怎么也没锁上门。此时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因为我知道自己是反锁上门的。没一分钟门又慢慢的被打开了……这下大家都慌了,小不点颤颤巍巍的说:

    “会……不会那个人回来拿…………己的东西了!?”

    “什…………东西……”汪勤军问。

    ……坟上挖来的………………啊”小不点的声音越来越轻。

    听了这话,大家吓的身上该竖的没竖,不该竖的全都竖起来了。

    此时,伟大的温州人氏—-虔诚的基督教徒—-黄明东同学却镇定无比的起床---从箱子里翻出一本圣经放在胸口—-又从枕头下面拿出个小小的十字架—-口中念念有词的说着:

    “有鬼必有神有鬼必有神有鬼必有神……”开灯,关门。

    从那以后,那晚,门再也没开过。可我们却都清晰的感觉到了伟大的温州人氏—-虔诚的基督教徒—-黄明东同学一直在床上瑟瑟发抖。

    第二天一早,绿色的小罐子被黄鹤等人又扔回了山上。

    这一茬总算是过去了。

     

     

    每天还是没日没夜的画。画室回来后就在寝室里画,没有石膏像大家就轮流做模特。刚开始,三个小时一动不动坐下来每次都是腰酸背痛腿抽筋,最要命的是脸部表情还不能动,要是不小心打个喷嚏或哈欠就会遭来不同的怒骂:

        “喂,我正画你眼呢,眼睛别他妈的动!”

        “妈的,麻烦你打哈欠别张嘴行不行,刚才明明没露牙齿的!”

        “眉毛抖什么抖!”......

        到后来就厉害了,几个小时不眨眼都不成问题,个个练的像正在修行的千年老妖。有一次小不点睁着眼睡着了大家都不知道,如果他不把口水流下来的话。

        在轮流做头像模特这事儿上,我是最占便宜的一个了。因为我天生脸形较为圆浑,在灯光照射下没什么结构啊肌肉啊之类的东西暴露出来,所以也画不出什么花头精来。干脆就不叫我做模特了,哈哈简直就是爽翻加美瘫。

        相比之下画速写我就吃亏了,因为大家觉得我不用做头像模特实在是赚大了,所以把所有的嫉妒和愤怒全部发泄到让我做速写模特的身上了。而且动作一个比一个有难度。什么做搬运动作、推车动作、做体操、跳霹雳、扭曲状、淫荡状、金鸡独立、大鹏展翅、老汉推车、母猴上树......到后来我做硬的动作比雕塑还要硬,做柔的造型比姑娘还要柔。

    大家没日没夜的画着,各种压力也越来越重。有些同学即将迎来四月份的省二轻工业设计学校(现为中国美术学院设计分院)的专业考试,有些同学要迎接浙江艺校的专业考试,有些要去宁波参加纺织学校的考试,有的要去无锡轻工赴考,也有要去考省工和市工的(省工艺美校和市工艺美校,现已合并),还有要去北京中央美院的等等,总之都开始为自己能考一个心仪的艺术殿堂忙碌开了。

    其实大家都知道,这些考试只是在美院本部考试之前的一次次练兵而已。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十年 2006-04-17

    评论

  • 下一篇早点
  • 这样的日子让人留恋让人向往让人伤感。九片兄文风潇洒关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