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1-04

    你好2006

    2005年的最后一天居然是守着电视等着李宇春的出场,在超女这个问题上一向都认为自己是个“粽子”(按现在的体态应该是只“肉棕”)。可在以周星星同学为首的广大玉米深切又殷勤的影响下竟也慢慢的滑向了玉米的阵地。悲哀,太悲哀了!就象范伟说的:哎呀,防不胜防啊~

     

    窗外是稀稀拉拉的鞭炮声。还加杂着楼上邻居排山倒海的胡噜声。

     

    由于前两天刚烫了发,又刚刚洗了澡,再加上我辽阔的脸形,怎么看都像一朵怒放的向日葵。没想到在05年的最后一夜又一举夺得叫“葵葵”的小名。哎呀,防不胜防啊~

     

    凌晨一点半左右,再次翻出“如果.爱”享受了一次高保真的影音冲击。爽翻美瘫。

     

    早上起来得知黄建福坠台的消息,不禁悲从心起。以后姓黄的上台都要小心了。我想是家驹在天堂组乐队还却个人手吧。据说他才唱了一句:轻轻地,我将离开你...

     

    车子脏的跟鲇鱼似的,每家车行都排起了洗车的长队。找了第六家才洗上,还是电脑自动洗。后来发现根本没人工洗来的干净。

     

    元旦房交会结束,要撤展了,得去搭把手。眼看着三天前拼了老命做起来的展览在顷刻间轰然的倒塌。

     

    一年前的现在,大雪纷飞。一年后的现在,阴雨绵绵。

     

    明天去香港。离上次已有一年了。

     

    你好,物欲横流的东方明珠。你好,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

     

    你好,崭新的2006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闪闪运动会 2011-01-04
    年末自白书 2007-01-04

    评论

  • 快去快回
  • 营养不忽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