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2-22

    《怀念的青春》- 老牛(一) - [有关光阴]

    《怀念的青春》- 老牛1

     

        把身体的重心放在右脚,左脚向左前方45度迈出半尺距离且不停抖动,双手同时做扩胸运动状,表情道貌岸然的严肃并念念有词道:“像不像搞体育的...!?”这是老牛的招牌动作,潇洒而诡异。曾让不少正人君子闻风丧命,也让无数无名小卒吓破过胆。

        这就是老牛,老牛并不老,只是比较牛,老是一副牛逼兮兮的表情与造型,所以叫他老牛。

        老牛的老家在我隔壁的岛上依然苍老着,92年军训他老排在我的旁边,班上他老是坐在我的后面,寝室之间老隔着一堵墙,现在他在我附近的城市还老是改不了老习惯继续贩卖着他的牛逼。虽然没有老和我形影不离但也称的上老是左右相随了。不知道我们老后,这把老骨头还会不会老是去欺负人。

     

        那时候我们老是欺负班上的生活委员-老朱(宁波人,梁山伯的老乡,标准的大家闺秀,因其成熟老练故叫她老朱)。老朱有一特色,就是在她急到顶点的时候都不会发脾气,只会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慢慢的微笑慢慢的脸红,而且红颜色的面积也会慢慢的扩散。最后她的脸上就会出现两块标准的高原红(经常可以在拉面店服务员的脸上看到,我就是这样判断这家店是不是正宗的兰州拉面)。欺负老朱只有我俩有这个特权,因为她算我们半个老乡,别人是不敢欺负的。

        老朱常在班级的第一条走道和我们狭路相逢,一般这种情况下老朱只要看到我们中的一个就会习惯性的调头,一般也就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总是在她的一前一后。接着两头慢慢地向中间夹紧,最后我们拖来一把凳子坐下,两腿一伸,意思是叫她跨过去。这高度虽然不是很高,但要是没有助跑或助走也是很难迈过的,更何况把她夹的不能转身。老朱就是老朱她绝不生气,她就会按照这样的待遇和你聊着天。若别人看到三人这样的聊天造型也算是开了眼。最后聊的老朱实在是站累了口渴了尿急了才会开始慢慢的脸红,这也是我们坚持到最后苦尽甘来的盼头。最后老朱脸上升起了我们盼望已久的高原红边跺脚边转圈边笑边说:

      “哇,着噶发样啦,噶下啦。”意思是太过分了。

      于是她开始乱闯乱跨乱颠,成语也叫狗急跳墙。我们总归是厚道的,只要到达这种程度我们也就撤了。同时老牛还会发出一长串满足而兴奋的笑声,笑声可回荡在教学楼的任何一条走廊或角落。听的打囤的人精神抖擞、听的要迟到的人准时入坐、听的蹲厕所的人顺间便秘。

        老朱被我们堵路的情况会发生在学校的每一个地方,只是比较佩服老朱的耐力,有时候还没等她脸红的情况下我们已经累的满头大汗而草草收场。于是我们瞄上了刘仁飞。我们物色的对象都是很有把握的,她必须是不卑不亢的、底子老实的、性情温和的。有一天我搞到了刘姑娘父亲的名字,如获至宝,又在第一时间分享给了老牛,并制定了一套实施计划。

        老牛的执行能力是惊人的,远比想象中要高明的多。

        后来每次上文化课的时候,我们会在阶梯教室左边第七排中间的两个位置早早的坐下等待着刘姑娘的来临(她坐在第六排最中间)。等一开课老牛就会扒在桌上,双手捧一本书罩住头部并轻声呼唤:

      “刘强生~~刘强生~~

      刘姑娘是个好学生,上课时间很少和人说话。(这情况在我们上课的时候几乎很少见,三个班级一共六十几个人,五官对老师的大概只有十来个人,头顶对老师的占大多数--都扒在桌上在周公家做客呢!有些人还流着幸福的口水。比如四海同志,一次上英语课,老师估计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叫厮回答问题,可四海还在周公家里醉生梦死,就是拿个锣在他耳边敲也醒不来啊。我大乐,拼命拍他头边叫他顺便喀点油,看来拍头没用,我就抓他痒,也未遂,靠,睡功绝对牛逼,最后我终于用出了江湖上失传多年的含笑七步带鱼拳口中配有哼哼哈嘿,睡狮终于醒了,但还是睁不开眼,我说老师在叫你快起来!待他懵懵懂懂地直立起来后,众人狂惊,原来他的嘴角还流着湍急的口水,我说口水口水的提醒他,他也开始神志清醒了,迅速的用两手去擦,没想到他的口水质量上乘粘性超强就是甩不断,他手舞足蹈的甩啊甩,于是阶梯教室上演了一幕蜘蛛大仙现场做法的片段。后来在他方圆几丈内的人都遭了秧,头上肩上书上眼镜上都留下了大仙的神丝,且有鱼腥味,众人狂晕至死。)刘大姑娘就这样忍了好几天。没想到几天后的一节政治课上,刘大姑娘终于反击了。事情是这样的,老牛又开始了亲切的呼唤:

      “刘强生~~强生~~强生~~强生哎~~”还不停地扯着仁飞的头发生怕她听不到。

      “强生~~强生~~强生哎~~

      仁飞姑娘再也压抑不住心头的憎恨,再也保持不住少女的矜持,一个猛回头对着老牛咆哮道:

      “纳()-外-婆-卵-泡-啦!”字字清晰,分贝超过100

      她的声音在教室里回荡,惊下了老师的讲义,惊醒了蜘蛛大仙四海,惊坏了我的左耳,惊傻了六十几个国家的栋梁,惊的老牛失去了知觉。

        之后的几天里,教室里再也听不到刘强生的名字,取而代之的是老牛略显呆滞的无辜的眼神。我知道这次老牛真的伤了元气。

      可老牛就是老牛,他接下来的一招照样还是一样的牛。经过我们精心策划,除了我以外谁要是在上课的时候轻轻地叫一声老牛或者真的找他有事时,他会答应的特别的响亮:

      “哎~~,叫我干什么啊!”分贝照样超过100

      众栋梁齐刷刷向叫他的人看去,吓的那人大气不敢出。可不出多久又有人找老牛,我叫老牛应的再响一点,果然分贝超过了120

      “哎~~,干什么呀~~!”

      “干什么呀,不想上课啊!” 这回老师只能介入。

      老牛反而提到嗓门并做委屈与天真并存状:

      “就是嘛,上课的时候叫人家干什么啦,人家听都听不进去类,以后上课的时候不要叫人家了!”

      老师也不知如何说老牛所以只能骂那个叫老牛的人,气的那家伙眼睛瞬间布满了血丝。我知道这时候那家伙身旁有刀的话肯定会立刻自尽。也同样在那时候我在课桌下向老牛送去了翘着的大拇指,老牛也偷偷地回了个胜利的手势。

    后来这种由我们创造的损人的行为风靡一时,盗版层出不穷。老牛总算是在哪里跌倒又在哪里站起来了。

     

    有时候我们损人的事情也不局限于学校。一次在放完寒假回学校的汽车上,人实在是太多,行李都放在中间的走道上,进进出出总是会踩到我们的包,由于带了很多好吃的怕被人挤坏所以我们对进出的人说:

      “不好意思大家小心点好吗,我们这一袋里面都是鸡蛋,那一袋里面都是灯泡。”

      “是不是啊,那是要小心点的,你们是学生吧,带蛋和灯泡做什么啊?”有人不解的问。

      “我们是农大的学生,正在做一种教学实验,里面灯都是实验专用灯。”老牛答的很自然。

      所有的人除了相信我们的话外还用一种崇敬的眼光看我们,好象我们是两个非常了不起的大人物—搞科研的。就连司机开车都稳健多了,过个小沟小坎的就早早的踩了刹车,生怕振坏了我们的东西。中途停车撒尿,进出的人都会提前问鸡蛋和灯泡在哪里,我们说在那里,于是除了我们两个袋子没踩到,其他的行李都没能幸免于难。看着这种情景我们心里乐的五脏六腑都拧成了麻花。

     

     

     文章超字数  请看第二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大事》 2009-12-22
    哦,乖~~ 2007-12-22

    评论

  • 一口气读下来,老牛的形象跃然纸上。
    回复禾禾说:
    呵呵
    2008-11-22 00:13:11
  • 希望你再故地重游时,那山那水带给你的会是另一种心境,它不再感伤,不再忧虑..........................
  • 回亿总是让人伤感,这样的日子一去不复返,等我有空了在来一下古地从游,希望还是那山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