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2-15

    《怀念的青春》- 楼上 - [有关光阴]

    《怀念的青春》- 楼上
     
        楼上512是94财会班的美女集中营,楼下312是93造型女生们的寂寞深闺。刚好在她们中间的是我们92届老大的寝室也叫炮房。
        96年生活在那块肥沃的地皮上的人是幸福的。
         
        临近毕业,当油菜花开的正艳的时候,蔡磊正计划着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他这种反常的马脚是在他不停更换发型和内裤的忙碌中露出来的。于是晚上寝室长大人陈坚同志及时的召开了内部常委扩大会议,会议一针见血的批评了小蔡同志近段时间擅自背着组织乱搞男女关系的右倾主义的想法和行为。各常委也各抒起见,都尽最大的能力帮助和挽回蔡磊同志越陷越深的个人主义错误。会议是严肃而深刻的,蔡同志虽然不服,但还是基本坦白交代了事情的经过和做了感人肺腑的检讨。会议历经几个小时,席间无一人中途离场,最后在105.4西湖之声-《悄悄告诉你》主持人甜美的声音中顺利结束。
        根据小蔡的交代,事情的基本情况是这样的:一次学校搞舞会,小蔡同志无心插柳的请了个女孩跳他最拿手的慢四,没想到在他进三步退一步姑娘退三步进一步之间,在他眉来和姑娘的眼去之间,柳却成了荫。
        那一晚小蔡捏着姑娘的手没舍得松开。他只狠舞曲不够长,舞会不够久,曲终人散时,伊柔情万种,厮肝肠寸断。
      接下去的日子对厮而言是蠢蠢欲动是度日如年是神经兮兮的。从此寝室镜子前多了一个会动的雕塑,他长期霸占着房间里最吃香的地块。让我们想臭美的时候美不上,让我们想数腹肌的时候数不着(那时候老生我还有几块隐约可见的传说中的肌肉,我吐)。他开始不停的改变发型,什么三七、四六、汉奸头,什么二八、一九、马桶盖,统统尝了个鲜。这种恐怖的症状也是导致这场会议的直接导火线。
      姑娘名叫飞鸽,那可叫一个水灵,曼妙身姿更是要啥有啥。那忽闪忽闪的眼睛要是瞅你一眼,保证让你心里乱七八糟的。还好先瞅到了蔡厮,要是同时瞅了我们七人,恐怕转塘会多几次血拼事件。更让人欣喜的是她竟然住在我们楼上,以前上面要是发出点床头柜移动的声音定会遭到我们的漫骂,现在不一样了,现在要是来点同样的声响我们肯定会说:
      “蔡磊,肯定是飞鸽移不动柜子了,快上去啊!要不然她会砸到脚的,砸伤脚她就不能和你跳慢四了,哎,那个谁,好像明天又有舞会是吧!”
      我们知道这时候蔡磊虽然嘟囔着别瞎鸡巴操心了什么的,可心早已经飞上了天花板。
      蔡磊性情文气,不好意思主动约女孩看月亮数星星,看他一个人这样闷骚着也不是个法子,总不能眼看着厮日渐憔悴啊。要嘛怎么叫兄弟呢,于是大伙儿又迅速的为厮制订了一个绝佳的计划。计划是这样的:同512结成友好寝室,邀请她们都下来玩。活跃的气氛有助于消除俩人的尴尬更重要的是可以让更多的姑娘走进我们的炮房。
      可谁去请呢?下来后他们见了邵朗和大炮会怕吗?为什么会怕他俩,这里插个故事:94财会的512女生刚来学校的那天,姑娘们洗洗刷刷后就开始晾晾晒晒,床单被套衣裤胸罩滴滴答答的一应俱全。可没想到下面竟然晒着两位爷的被子(他们也难得会晒晒被子),等两位爷晚上回来时,窗外竟上演美丽的“二潭印月”。两位爷见遭此大劫气的红毛眼绿、捶胸跺地、怒从心中起,于是两人二话没说两步并一步冲上五楼对着512的门一个大脚解围一个凌空抽射(两人一个踢后卫一个踢中锋,且有功力)。破门而入后又破口大嘛…#%@$%:(^#^#*:(…又各自抢得一床被子后拂袖而去。可怜的姑娘们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其中有一个惊慌失措的姑娘在十年后成了我的妻子)
      解铃还得系铃人,请人家下来一定还得他俩去,外加一个蔡磊,也算是善恶兼备。姑娘们是善良的,不但不计前嫌还欣然赴约。这让我们有点措手不及,在之前的三年多时间里我们的炮房从来没有来过这么多的姑娘,多少有点受宠若惊。还好我们的房间先有准备也算收拾的比较干净,且有自认为较有情调。所有的席子都铺在地上,一律脱鞋(还好夏天脚不臭)席地而坐,上铺之间拉上绳子,把几个手电筒挂在上面就算是射灯,画板上铺上花布(我们的床廉)就是考究的茶几,撒上姑娘们喜爱的瓜子花生蜜饯芒果干,甚至还有徐大师贡献的霉干菜烧肉,角落里放几个调在同一个频率的收音机算是环绕音响,而且个个穿着整洁笑不露齿。七个神仙姐姐入席后大家互相通报了姓名我们还奉送了绰号,那一晚我们聊山聊水聊人生,谈天谈地谈理想。说了很多真话假话笑话,笑的姑娘们前仰后合。讲了很多鬼故事,吓的姑娘们阵阵尖叫。(尖叫声让不少隔壁寝室嫉妒又垂涎,还时不时的来敲一下门再学几声姑娘的叫声)那一晚我们的口才格外的好,老蒋的国语也开的特别的标准,该翘舌的翘,该后鼻音的绝对加G,从不含糊。`黄`绝不说`房`、`花`绝不说`发`、`发`也绝的说`花`,`化肥会挥发`绝不说成`发肥费飞发`,`粉红凤凰飞`也绝不说成`混轰奋房飞`。
      就在大家最为状态的时候,没想到发生了一件意外事件,并且从这件时间可以看出陈坚同志的高尚品格。
      事情是这样的,大家在一阵欢言畅叙后做了大概几秒的短暂休息,可就在这寂静又浪漫的时刻,一个我们公认为最文气又最漂亮的姑娘估计实在控制不住花生与干菜肉在肚子里的化学反应,口子一松发出一声清脆的肉与肉振动的声音,一个B小调的和弦音瞬间产生。这让我们如何是好啊!总不能当面说些不雅的言语,可实在憋不住啊。有人夺门而出,有人把头埋进两腿间身体却在抖动。此时邵兄以为B小调原自陈坚,拼命用脚蹬着陈的脚,意思好象是说你他妈的真是无情肛!可陈坚有不好意思反驳自己的清白说不是我是她。没想到可怜的陈坚默认了邵朗的误会,硬生生无条件的认领了神仙姐姐那团放射性的气体。直到姑娘们走后陈坚才歇斯底里手舞足蹈口沫四溅的澄清着自己的清白又大骂邵厮的卤莽。
      经过这次背黑锅事件,我们对陈大人肃然起了敬。
        一整夜的神聊与欢笑,姑娘们直到天亮才姗姗离去,在她们走后的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我们恢复了各种野蛮的姿势并迅速睡去。
     
      这次联欢的影响是出呼意料的,接下来的几天,在人们羡慕与崇拜的目光里我们悠然的踱着方步并开始仰着头走路,走过的地方都黯然失色。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小蔡同志和飞鸽姑娘经过我们一个晚上有意无意的撮合,感请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他们开始频频相约一起坐上308(开往市区的公交车)去西湖划船、去玉皇爬山、去断桥吹风、去太子溜了湾、去灵隐磕头。慢慢地我们也习惯了他们的成双入对。
      我们也开始和楼上的姑娘们有了频繁的接触,因为经过上次那一夜后大家建立了深厚的情谊,我们如果要开水的话就拿着哑铃对着天花板敲两下,我们想叫他们下来玩就敲三下,她们要前面上去帮个忙就跺4下。时间一长我们的天花板几乎敲成了马蜂窝,因为我们生怕她们听不见每次都是拼了老命的敲,每敲一下都能感觉到整个寝室楼在摇晃。两个恶人的态度也有了全新的认识,一次某姑娘的胸罩落入我们的窗台,邵朗大笑说天助我也,等姑娘下来招领时,厮竟把它叠得方方正正并双手奉上。搞的姑娘们一阵阵的脸红。邵兄因此情窦初开,要不然他怎么突然会在每天熄灯后苦炼长拳。(我使用长的拳,哼哼哈嘿)一般有了非正常的行为后十有八九是快要恋爱了。可没过两天长拳不见了,于是我们一直认为厮的恋爱被厄杀在了萌芽状态。更让我们感到震惊的是小蔡同志和飞鸽姑娘的感请也在差不多经历了一个月左右悄然的停止了。没有人知道其中的原因,看着厮日渐消瘦大家心如刀割。还好我们快毕业了,忙的事情也多了。毕业设计、实习、找单位、还钱、喝酒。
      想起某个同学留给蔡磊的一句毕业赠言:寂寞的时候看看天,那鸟儿一定在天上飞。
      是啊,那鸟儿会是他曾经心爱的飞鸽姑娘吗。
     
     
      年轻时代的恋爱是幸福的也是伤感的。
     
     
     
      想想现在,蔡磊已拥有个美满的家,妻子小孩其乐融融。
      陈坚不能吃猪肉(老婆回族的)了所以自己开始长肉,妻如玉,女儿如花。
      大炮也已成家,婚礼甜蜜而隆重,老婆漂亮又大方。
      老蒋停止了漂泊,广西男儿在温州安了家。老婆现在身怀六甲。
      徐大师依然是大师,毕业后音讯全无。只在多年前通过一次电话,他还说我那时候喝他方便面汤是为了想偷吃他浸在汤里的火腿肠。
      听说卵蛋在宁波做大生意,不知道他离开我们后有没有被人灌醉过。
      邵朗依然在杭州,还是离我很近,可大家平时都忙碌的无暇聊天。老婆是天津姑娘,马三立的邻居。我想他的生活里也会充满笑声。
      楼上512的某个姑娘在十年后竟阴差阳错的成了我的新娘,想想也要感谢蔡磊的恋爱,才会让我们互相认识。世间的事情就是这样难以预料。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10年前那些另类有迷人的夜晚。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原来无情钢掌门是此人  真该让大张认识一下  
  • 你能把放屁描写的如此美妙,足见坤哥文笔造诣精湛,不凡,不凡!
  • 股票又升了窝.............
  • 喂~~!?小丽啊~~!
  • 哈哈哈哈,估计今天晚上一过你就知道是偶了
  • 花花是哪位大仙?
  • 回忆是幸福的也是感伤的,留下的却是美好的.只是纳闷:偶那时在学校里怎么不知道还有这嘎子事,一点苗头都噶不到...............      :  (                
  • 不错
  • 在文艺作品里面加入一点点杜撰和夸张应该是允许的嘛,我已经尽量做到了尊重90%的事实.
  • 感谢老曹,回忆总是美好的,听说小杨也已为人妻而且也快为人母了.不过有一点更正一下(他们开始频频相约一起坐上308(开往市区的公交车)去西湖划船、去玉皇爬山、去断桥吹风、去太子溜了湾、去灵隐磕头)同志们这是老曹加的,那时候咱穷啊,条件比较差.唯一的就是送了一对玻璃盆.------再次感谢老曹,眼泪哗哗的!
  • 有些故事我就不给你说出来了.哈,厚道啊.
  • 楼上的故事中有很多不愿回忆起的糗事.....至今回首狂汗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