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2-10

    《怀念的青春》- 夜话 - [有关光阴]

    《怀念的青春》- 夜话


    现如今一到晚上不是加班就是看碟,要嘛上上网,要嘛拨几下琴,就算是去泡吧也尽挑那些不大吵的或是直接去咖啡馆甚至还会被小娘们儿拉去茶室嗑着瓜子唠着嗑一起讨论某人的家长里短,特别会经常聊到夫妻情感出了些问题又该怎么解决这样的鸟事,这种情况下一般轮到我发表言论时总是两字:离了。所以时间一长就基本不采纳我的建议了,这样一来也就不大会再叫我了,就算是去了我最关心的事情也莫过于鸡翅怎么这么快就没了?鸡爪不知道味道好不好?小姐~再拿个茶缸!
    当然也会出去溜达,不是逛商场(最多看看G-STAR、TOUGH)就是荡书店(也就看看谁又出书了封面设计的不好之类的事顺便沾点书倦气充充文化味)要不就是淘淘碟什么的。总之就算是忙,回头想想也是比较乏味。不知道是不是上了年纪的缘故,我想肯定是有这方面的原因的,要不怎么会喜欢回忆以前的日子呢,以前就算聊天也是美事一桩。

    那时候聊起来花头精还是比较透的。
    有一次大家都心潮来血(我们习惯把心血来潮倒过来说)都非常慷慨又客气的互相通报自己父亲的名字,对于一般人而言这是非常避讳的事,喊一声父亲的名字象被咬了一口一样心疼还觉得大逆不道。可我们无所谓,只要关了门互相通报太公的名字都无妨(罪过罪过),只是没一个知道自己太公的名字。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众父亲大人的名字分别是:
    老蒋的父亲:蒋观富。
    记得老蒋当时这样说道:“唉,我们家是不会发财的,看我老爸名字就知道了,你们看看,观富,那就是只看着人家富啊。”(感谢老蒋这番让我记忆尤新的解释,毕业后大家有一段时间都失去了联系,也不知道在什么单位,那时候又没有手机,还好在毕业纪念册上留有地址,那也是比较含糊的,也就到一个什么镇为止。收信人要是写年轻的同志基本无人知晓。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蒋观富就派上了用场,不日后我与老蒋顺利接上了头,老蒋兄颤抖的捧着我的问候老泪纵横。)
    蔡厮的父亲:蔡锦途
    徐大师的父亲:徐承浙
    问:“继承浙江的什么呢?”
    答:“哎呀,随便什么。”(哎呀是大师的口头禅)
    大师就是大师,一般人是很难理解的。
    许大炮的父亲:许树林
    “爷爷说我们家五行缺木。”
    陈坚的父亲:陈亦林
    邵兄的父亲:邵岳强
    我们对邵大叔名字的记忆也是尤新的,好几次在背后聊起邵朗有时候会一下子想不起丫叫什么所以常常叫他邵岳强的儿子。如:我昨天和那个那个那个,噢,对,和邵岳强的儿子一起踢了球。
    邵兄是客气的,做生意也应该是把好手,因为他在那个年代就已经采用买一赠一的连环消费心理模式。在他父亲的名字得到了广传播与泛普及后他趁热打铁又送给了我们一个意想不到的礼物,那就是他奶奶的芳名—叶子莲。此名道出,所有我们知道或不知道的名字都黯然失色。叶奶奶的芳名给我们的印象是深入的,因为当年我们七根旱葱都是叶子媚的忠实粉丝。应该是铁丝,铁杆的粉丝。喜欢一个人需要理由吗!?
    当然我也诚实的交代了父亲的尊名。

    说起父亲大人的名字,班上坐在后半部分的几根老油条(老牛、四海、我、阿炳、小伟)就炼就出来一套指桑骂槐的功夫。模拟如下:
    老牛在无聊的时候会对着四海深情的唱上一曲《送别》:
    “长亭外,古道边…”(四海老爸的名字与`长亭`同音,老牛总是重复着前面两句歌词)
    四海怒:“小心我给你吃套迷宗拳!”(老牛父亲的名字与`宗拳`同音)
    我大笑。于是他俩高唱:“我的爱如潮水…”(里面有几个字与我父亲名字同音)
    小伟凑热闹:“唱的太好了!”
    阿炳大叫:“唱的不好,不好,不好啊!”(小伟父亲名为伯豪。)
    我们集体喊道:“你没权利说话,没权利啊!”(阿炳父亲名字:胡权力)

    再回到412寝室,夜里。
    有时候我们的聊天里经常会出现痛苦的选择题,这一般都是在熄灯后瘫在各自的床上红着各自的烟头百无聊赖之际。
    “如果世界上就剩下两个女人了你们会选择和谁过?”某厮放出话来。
    “那要看是怎么样的两个人了?”某厮答。
    “就是毛大妈(学校食堂承包者,为人小气又臭美,所以经常遭到口头攻击)和刀疤脸(毛大妈的手下,打饭的,态度极差且脸上有刀疤),不能自杀,而且一定要选一个。”那厮继续说道。
    黑暗中弥漫着痛苦的思想斗争…
    结果毛大妈以一票的优势胜出。原因是身材比刀疤脸丰满。(狂吐中…厮都素疯了。郑钧说他一朋友素急了连冰箱里的五花肉都不会放过)
    待情绪略为平息后,某某厮得寸进尺,问:
    “管寝室的大伯(酒色熏心的老头,极猥琐,曾心潮来血突然搂住老牛又迅速转身趴在老牛的背上不停抽动。堂堂粗犷的老牛顿时六神无主差点被吓成羊颠疯)和卖菜票的小伙(长相绝对次品,一年四季没有笑容且不说话,扔给你菜票的同时还翻你一个白眼,巨恐怖)选择一个做自己的玻璃,也是不能自杀,一定要选一个。”
    “我靠!畜生啊,不怕雷劈啊你!”众厮狂怒。
    “宁可让我坐老虎凳灌辣椒水钉竹签子!”另厮斩钉截铁。
    “管我畜不畜生雷不雷劈的,说好了的,一定要选的,除非你不是412的。”
    每个人都喘着痛苦的气,呼着愤怒的吸,眼中不断闪现两张可怕的脸。最终卖菜票的男子以7比0获胜。虽然票选来之不易,但该男子的成绩还是喜人的。看来男人身材并不是很重要的。
    无聊的夜痛苦的夜变态的夜万恶的夜啊…

    只要有春风吹就会有野花开,有时夜里也会绽放一点点美丽。
    我们也聊高尚的有情操的命题。就象对楹联。
    一到此时兄弟们好象个个回到古代,出上联时床会摇晃,对下联时床也会摇晃。根据节奏判断应该都在摇头晃脑学做李白或杜甫状。至少也是个对古典文学或唐诗宋词元曲甚至打油诗颇有研究又造诣不浅的老学鸠。
    开始都较为正经:
    问:春回大地风光好 答:福满人间喜事多
    问:龙日照玉女 答:凤眉引才郎
    问:世上岂无千里马 答:人中难得九方皋
    问:近水楼台先得月 答:向阳花木易为春
    问:一失足成千古恨 答:再回首是百年身
    问:茅坑前面撑竿跳 答:过份(粪)
    “操,那是歇后语!猪头!”
    “不好意思,搞错了”
    问:望江楼,望江流,望江楼上望江流。下联乱七八糟都有。
    ……
    后来就通俗了,开始自己编了。
    问:一颗心风中吹,摇摇晃晃 答:两份爱雨里淋,缠缠绵绵
    问:老蒋那份简单爱,已经沧田桑海 答:蔡磊这个复杂情,还在朝思暮想
    问:大师的爱简简单单 答:我们的情纷纷扰扰
    问:小米步枪加大炮 答:三衩短裤和奶罩(我晕)
    问:吻声叫声 声声入耳 答:房事性事 事事关心(我吐)
    等等等等…
    许大炮说:“我有个绝的,上联是:檐下飞燕檐遮燕,下联不知道,大家一起对。”
    大家瞎对一通,结果有一句下联算是中标,是他自己对出的(估计平时一个人已经想了很久):水中游虎湖淹虎。对与这句我至今还留有疑问,一,`游虎`,有点牵强,比如`猛虎`就比较自然,但句子不大顺。二,也是最关键的就是这只虎好端端的到湖里干嘛去。
    最后我也弄了个绝的,大家想光了头发想破了头皮想掉了脑袋想成了瘫痪也没能想出,结果众诗人一个个都在黎明时分愤然睡去。
    我的上联是:上海自来水来自海上。(倒念也是一样,嘿嘿。)

    (果然是个很好的现象,几天后寝室开始出现众多诗人,比如卵蛋先生以写词见长,词风潇洒严禁。善于创作忧国忧民的大制作也善长儿女情长的小投资。比如邵兄以即兴做诗并用水粉笔提写于墙上门上或镜子上见长。比如曾写过“稻田边,水塔旁,千里转塘无处话凄凉”这种悲壮的极品。还记得一首提于门背后的大作,虽然旁边挂着一条屁股上有若干个洞的裤衩。我们把这首诗称做是诗人发情期的代表作。请欣赏他的金言玉律,并且我给配了诗名:花祭
    花儿一去不复返
    来日再待她重开
    春花秋月到何时
    黄昏末阳无限愁

    我们可以看出诗人对爱情的无限向往和无奈,对岁月流逝的无尽挽留和对人生的惆怅与迷惘。)

    我们的夜晚是或灿烂或糜烂的,我们的夜话也是或高尚或无聊的。曾聆听过蔡厮的伤心恋爱,曾一起为大炮物色姑娘而出谋划策,曾在邵兄的梦话里打听过他不可告人的秘密,曾分享过大师描述自己初夜的亢奋,也曾享受陈坚磨牙当背景音乐的厅级待遇,还有老蒋怎么得罪了神仙和他奶奶又如何变成了蝴蝶等感人又离奇的故事。


    如今大家多在为了各自的生存与生活不停的奔波。
    今天穿梭在熙攘的人群,明天又顺即消失在喧嚣的车流。
    工作与计划不停的重复,会议和提案接踵而至。
    今天在这个城市入睡,明天又在他乡醒来。
    车票支票发票,过路费设计费介绍费。
    签合同订协议,预付款应收款。
    比稿或投标,亏本或发财。
    有贷款有按揭,有讨钱有跳楼。

    人哪,还是喜欢回忆过去单纯的年代,特别又是在这样没人说话的夜里。
    [/size][/size]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签到 2005-12-10

    评论

  • 写我还是写的温柔点,谢了
  • 牛兄光临,有失远迎。寒舍煞是棚壁生辉!老弟我正酝酿一则有关牛兄的文章呢。还望稍待几日,正呕心沥血写作中呢......常来叙!
  • 看到了曹老师的文章,我很开心,真的很开心,就是我被管寝室的大伯抱过的事,这我连自己都忘了,有这事,在求真中........
  • 那时以后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也奇了怪了.
  • 老曹的记忆力惊人啊!佩服!现在活的好累啊!那时候我们是多么的无忧无虑,有钱吃大排里脊,没钱饿两顿卖卖血,虽然苦但也能苦中作乐,寂寞了谈谈恋爱,郁闷了把自己灌醉.......想想时间过的好快啊,转眼都有家小了,老了!
  • 只是要牢记戴少鹏老师的教诲:看是好看,但格调不能太低啊!
  • 还有色狼看毛片 ,拉屎的时候批评你,小奶皇后......等经典段子,期待中....   许大炮
  • 不错,挺有意思的!加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