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2-07

    《怀念的青春》- 闹鬼 - [有关光阴]

    413朝北,又阴又冷终年不见太阳公公,关键是还要隔三差五的闹鬼。

    413闹鬼经选一:
    深秋某日,夜自修尚未结束,我们几根旱葱就急着想回寝室(具体事由实在是想不起了,有可能是想去玩邵朗的蟋蟀。那时候他的床下除了几十只没有两只是一样的球鞋和上百只一到天冷就可以站立外形酷似霹雳手套穿着它可以剪脚指甲的袜子外,还住着几个什么将军什么司令级别的小型动物。),此时寝室楼还未开灯,只能摸黑上楼,由于都没带钥匙所以只能叫楼道大姐来开门 。走廊内伸手不见五指,大姐慢悠悠的走再我们前面,手上晃着一大板钥匙在空洞洞的漆黑走廊里发出撩人的声音,有点像农村死人做法事的铃声。
    大姐开了门,说:“喏,里面有人还叫我开门!”说着转身离去。
    我们纳了闷了,应该没人啊,这不都在门口吗?思忖间,脊背开始发凉..
    进屋后我们找了个遍,甚至连许俊胜放霉干菜的抽屉都没放过。其实也不是特别黑,还是有月光从窗户照进来的,有没有人还是清晰可见的。结果连个人毛都没有。此时某些同志从脊背发凉转为头皮发麻。我不发凉也不发麻,清晰记得自己的身体在震动,口语叫发抖。
    再次把大姐叫来问个究竟,她说开门推进去的时候就看到有个人坐在离门最近的左下铺,穿着坐姿都看的清清楚楚。此时大姐从开始的说话发抖转为两腿发软,最后带着哭腔跑会房间。
    那晚我们无心玩弄蟋蟀...
    第二天大姐就不再出现,此后来了个大妈代替了大姐的工作。只有我们知道其中的原因。
    我们在413的日子里也就没提前回过寝室了,特别是在还没开灯的情况下。

    413闹鬼经选二:
    某日大概晚上六点半左右,两个小厮坐在我下铺-邵朗的床上聊着小天,寝室就他们俩个。
    甲厮问乙厮:“你图案画好了吗?”此语寄出,刚好熄灯。
    乙厮:“我还没画完。”黑暗中回答。
    紧接着床铺骤然一阵晃动,在他们的头顶又多了句回答:“我也没画完。”(据两小厮说,那声音不像常人。)
    此话说完,床铺又归于静止,而且亮灯。两厮表情僵硬相互凝视:
    “你说的?”
    “没有啊”
    “曹成坤走了吗?”
    “刚才走了!”
    “那这句话谁说的?”
    “不知道啊,你摇床了吗?”
    “没有啊!”
    两人互相顶着一身鸡皮疙瘩夺门而出...(此时想起蔡厮跑起步来那特有的造型)
    晚上在我进被窝时发现了几根灰白色头发,足有一尺多长。问其原因时,乙厮蔡同学哽咽的说出了经过。
    那晚,我第一次和睡在我下铺的兄弟同床共眠,虽然我们一直都在振动,口语也叫哆嗦。
    (几年后重游413和学弟们聊天。也同他们讲起了曾经发生在这里的故事,结果那晚竟无一个人睡在413,听说过了很多天后才有胆大的陆续返回)

    从此,我们的413大门上多了一样东西:一把镜子,一把剪刀(民间称为照妖镜)。这招确实狠,在阴间应该也耀武扬威了好几天。
    直到被校长发现.


    对面的412是我们梦想的天堂,对我们来说那里就是阳间。虽然只隔一条走廊。那里不仅有奢侈的阳光,还可以鸟瞰操场上的风云变化,最关键的是可以晒着太阳抽着股份制香烟(凑钱买的)面露荡意的评论着每一个走过球场的美眉或恐龙。
    于是当我们接到可以搬到412消息的时候无不欢喜雀跃、热泪盈眶、喜极而泣、老泪纵横。

    在413的日子那是1992年,我们很怀念的岁月。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洗头奇遇记 2006-12-07

    评论

  • 若要心中无鬼,先把心挖了
  • 老曹漏了,当时在看杂志,除了回音之外,无故书中间突然滴了一滴血,我们立马检查每个人以及楼板,都没问题,而且血滴很大.正在这时寝室的灯熄了,熄的很蹊跷,因为还不到熄灯的时候.几个人对视了一眼,吓的一口气跑到一楼,回头看却发现寝室的又亮了.
  •    那是1982的某个深夜,从乡里看完露天电影回外婆家的蜿蜒崎岖的山路上,我请清楚出的记得......天越走越黑,路越走越怕,忽然我身边闪出一白胡子老头,从我身边飘过来(他根本没有脚),我吓得拼命的跑,越跑他越快,直到跑回有灯亮的地方,他才消失.现如今我想见都见不着了!鬼从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