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2-06

    《怀念的青春》- 做龙 - [有关光阴]

    现在有高速公路真是好,从舟山到杭州也就三个多小时,08年跨海大桥落成后估计还要快的多。
    17岁那会儿应该是91年。还没开春,记得好象是二月二十几号,我在全家人的殷切期望里和朱老师父亲的频频挥手间坐上了早上六点十分开往省会-杭州-的汽车。这应该是我真正意义上第一次坐长途汽车(8个小时)。途经慈溪,停车撒尿。正当众人瀑布挂前川时,我胃里的两个肉包一碗稀饭和昨晚的一点红烧玉秃不安份的攀上食道撞开喉咙喷涌而出,我做龙了。

    时隔多年我们把“吐”这档子事尊称为做龙。
    曾亲眼目睹亲耳听闻过两桩龙事:
    一,一次与朋友喝酒,期间兴起,某小厮提出划拳,其中一位大侠积极响应,只见他怒目圆睁口沫四溅频频得逞并微露淫笑。众人怒,纷纷拔拳反抗,厮酒量不胜且反击心切激动之余只见一弘乳白色泔水从其口中呼之而出,喷涌时且做仰头状,(与《唐伯虎点秋香》里的夺命书生喷血状如出一辙)而且手势依然在六六顺八匹马两厢好之间不停变化。龙王踏浪而来,众人作鸟兽散。
    二,朋友坐火车去北京,途中邻座(靠走道边的)估计喝高了,刚好有隔壁邻窗者想透个气通个风,才把车窗打开一点(估计缝隙不会超过15cm),邻座酒鬼把头向窗口一撇,据说身体保持不动,口中一条白汤掠过走道掠过三个旅客掠过一碗康师傅朝15cm的缝隙飞扑而去,绝对一个稳、准、狠。白汤足足有几丈之长,且中途无一点塌方。车厢内还弥漫开了二锅头的香味,据此香味分析应该是纯正的红星牌。朋友立刻想起我曾与其说起过的龙事,打消了他觉的我吹牛的嫌疑。感谢这位龙兄,无意中为我的朋友提供了一个我不大吹牛的证据。

    继续我的龙事...
    (省略若干与做龙无关的描述)下车后朱老师叫了一两三轮车把我和四海(现为卓老板)拉到了浙江美术学院(现叫中国美术学院)大门口。南山路的浮光掠影和陈旧班驳却又无限向往的艺术殿堂已无心观瞻,此时的我正瘫坐在大门口的一角无力的喘着粗气。与进进出出光鲜可人的穿着有点齐豫风格的漂亮女生和或光头或长毛的穿着有点丐帮风格的邋遢男生形成了鲜明对比,我觉得我的造型对不起美院的大门。
    没想到接下来发生了一件更对不起还不止是大门口的事。
    经过8小时大巴司机的虐待和四海想吃炒面的迫切的影响下,我龙意又来,一转身一张嘴,龙头朝一墙角撞去...,竟把一个二十公分见方且用手工打造的紫铜做的立体字“培”字喷了个满脸花,退后一步:蔡元培,再退后两步:国立艺专-蔡元培提。因落款是竖式排列,培字已接近地面,所以没能逃过我的龙汤,且带有家乡的鱼腥味。
    也是从那时起我知道自己此生将永远愧对蔡先生。
    以后的很多年里也做过很多次龙,但却记忆模糊,唯独那次深刻我心,虽然自那次起已不再晕车。
    [/size][/font][/font][/size]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名车 2005-12-06

    评论

  • ssp是谁拉
  • ssp大人过讲了.小生不才,胡言乱语。还望指点迷津,先给S大人作揖了。
  • 美文美文(外加一颗小星星)
  • 凹柜凹柜凹你个西施啊!(外加一脸盆洗脚水)
  • 许大炮到此一游!顺便嘘嘘一下>......没带红袖章的毛大妈吧?凹柜呀!